()    好在就在锐他们要做点什么的时候, 前面排队的已经差不多了。

    他们终于可以透过稀疏的人群,看到放着鱼肉的石锅了。

    锅很大,但对于雪虎族的人来说,并不算什么。

    主要是锅里还放着的鱼肉,让虎看上去分外的眼馋。

    前面的几十个锅已经分完了,剩下的就两个锅里还放着肉了, 看着这样的情景, 锐他们的心都提起来了。

    虽然他们估算了一下量, 觉得是差不多的,但是, 排在最后总有点怕轮到自己的时候,已经没有了。

    原本以为是土饼的, 最多就是加了肉的土饼, 再能想象一点,就是加了很多肉的土饼。

    可是现实和他们想象的一点都不一样。

    原来恪并没有吹牛,并且他还说得太实在了啊。

    锐看着那满满一锅的肉, 只觉得心痛到了无法呼吸。

    然而让他更加无法呼吸的是, 当他领到族人塞给他的碗, 装了鱼肉后,他发现这鱼肉实在是太好吃了。

    凶悍的汉子一下子就泪流满面了。

    这、这要是知道是这样, 他先前就能一个打两, 把他前面的混蛋都踹下去,自己跑前面了。

    锐悔恨的泪,汹涌而下。

    在锐之后领到鱼肉的四个族人, 在尝了下,齐齐愣住了,他们彼此对视一眼,开始狼吞虎咽起来,嗯嗯嗯,太好吃了,太太好吃了。

    这一刻,他们的心思是一样一样的。

    那就是,在下次吃饭的时候,一定要踹开别人,早点回来。

    “太香,太好吃了,这魔鬼居然这么好吃,我以前都不知道。”一个刚刚回来的雪虎族,吃得两只眼睛都眯起来了。

    “这肉好软,好……好那个,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就是很好吃,还有种火系魔法的感觉,原来这是真的啊!”

    “我太傻了,早知道就快点飞奔过来!居然到最后才知道,大家为什么跑那么快。”一个雪虎族族人边吃边遗憾说道,快乐和心疼并存。

    “真是太好吃了。”

    因为如今食物的问题得到了很好的缓解,每个雪虎族的大碗里面都放着冒尖的鱼肉,当然,这些鱼肉对于正常雪虎族来说,还是不够的。

    吃完了这碗鱼肉,他们一样要去吃土饼,但这并不妨碍他们吃得笑容满面。

    作为一个战士来说,首要的事情自然是要吃饱的,这样才能够维持战斗力,但是不愿意收到雇佣的雪虎族战士就很难吃饱了。

    能吃到这么一碗鱼肉,他们已经快要幸福得冒泡,想要在地上打滚了。

    忽然的,锐的视线一顿,怎么还有几个地精挤在一众雪虎族里面啊。

    等他看清地精手里的碗后,顿时就想抢过来。

    啊啊啊,这么好吃的鱼肉,自己都不够,为什么还要分给地精啊。

    和锐一起回来的族人显然也是注意到了这一点,虎目顿时就变了,凶悍无比。

    不过还没有等他们气势汹汹的过去,旁边的雪虎族注意到了他们的目光,无所谓说道:“那地精,是在这边干活的。”

    “什么活?放开地精,让我来!”锐想都不想说道。

    锐骠悍威武的脸上写着不赞同,他浑身上下都写着拒绝。

    旁边说话的雪虎族战士,若有所思的摸着脸,这架势,很眼熟啊。

    嗷,想起来了,这不就是当初他和小伙伴的样子吗?

    那时候发生了什么事情来着?

    那个时候,幼崽鱼笑眯眯的对着他们这些反对的人说道:“如果你们干完自己的活,还能够把地精那份的活,都给干完的话,那就可以让地精走,能多干玩几个地精的活,就让几个地精走。”

    当时他和自己的小伙伴们在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欣喜若狂啊,然后没多久,他们就知道了,这个幼崽鱼究竟是怎么样的丧心病狂。

    那丫的,精准的算好了,每个人最大限度能完成的量,光是完成自己的,就已经精疲力尽趴在地上起不来了,就更不用说把别人的量都给完成的了。

    想到这里,旁边的雪虎族战士感同身受的拍了拍锐的肩膀,说道:“兄弟,你们别冲动,等几天就知道了。”

    “不行,一天都不能等了,我要去找族长。”锐无法忍受,有人吃他们雪虎族的东西,这就像是拿着刀在他心脏里比划着玩啊,实在是太让虎难以接受了。

    和锐一起回来的这一批族人显然也是这么想的,在快速又留恋的吃完碗里的肉之后,就准备和锐一起同进同退了,务必要把那些地精们给赶出去。

    那边,地精们也是机灵的。

    本来他们生活在这群壮汉中间,每天都是提心吊胆的,但是在相处了这么一段时间之后,雪虎族战士们的脾气,他们也已经摸得差不多了,现在不能说一点都不怕,但也不至于像最初来的时候那样,怕得瑟瑟发抖。

    不过,要让他们走,是不可能走的。

    他们生是雪虎族的地精,死是雪虎族的地精尸。

    不管怎么样,就是不走。

    在看到雪虎族战士那熟悉的表情之后,老克立马就带着族人们跑了,反正那些雪虎族战士也做不了主,他们先跑了再说。

    至于跑到哪里去?

    老克觉得,再也没有去地里干活更让他们安心的了。

    程围观地精一溜烟跑了的几个雪虎族,虎目圆瞪,还在想着要不要去抓,就听见族人开口了。

    “别想了,就算抓的话,你们也没办法的,除非你们把他们的活都干了。”那族人才说完,就听见锐拍着胸膛说道:“我可以,我一个人抵他们十个。”

    听听,这多么熟悉的话语啊。

    想当初,他也是这么对着幼崽鱼说的。

    雪虎族战士有些面色扭曲的想到那段时间发生的事情,他以一种作为过来人的经验说道:“别想了,我们每只虎都是按照各自的体能极限做事的。”

    锐不是个傻子,他一听这话,顿时就知道厉害了。

    再联想到之前叫他们回来的恪,惊奇不已道:“我们是回来干活的?”

    “嗯。”

    这么一下,时间就过去了,同为一个河段的雪虎族战士说道:“走吧,吃完了就过去做事,要是你们晚上还有精力的话,可以去找族长说说这事。”

    尽管还有些不满意,但是在听到去抓那好吃的鱼后,锐一行人的眼睛顿时就亮了,一脸的喜悦和愿意。

    当然,在晚上的时候,他们也变成了一只只死虎,靠队友给力拖回来了……

    秦小鱼找过来的时候,锐已经一点力气都没有了。

    他之前在看到同河段的族长炎后,还没说话,就被安排了任务,然后大家一起勤勤恳恳的做事着。

    等做完了事情,族长炎变身虎形,迈着步子回去了。

    他们一行人,靠已经适应了这种劳动强度的族人,拖着尾巴回去的。

    锐看着满天的星星,一脸的迷惑,他是谁?他在哪里?他在干什么?

    好在没多久,他总算是想起了今天的劳动成果,一大堆的鱼!

    这么想着,锐的虎眼又圆了,心情缓和了下来。

    嗷,只要有吃的就行。

    在察觉到来人了之后,锐的表情一变,紧接着,他就看到了一只刚刚化形的幼崽。

    作为族内的精英战士,锐是很有资本的,但是在他看到幼崽鱼的时候,并没有摆出成年战士的姿态,嗯,没错,他已经知道了,族内好吃的是这个小幼崽弄出来的。

    作为一个战斗种族,这个幼崽一点都没有战斗天赋,想来就知道有多惨了。

    锐觉得自己不能再打击这个幼崽了,他的目光缓和了一点,看着秦小鱼,“幼崽鱼,你找我有什么事情?”

    “我是来问问,外面的食物怎么样的。”秦小鱼说道。

    “外面?没什么吃的?”锐疑惑的想了想,记忆中,外面也是吃点烤肉和面包一类的,不过能吃烤肉的并不多,那都是贵族和魔法师战士们等有身份的人才能吃的。

    就算是一些粗糙、干黑和满布面糠的面包也不是所有人都可以吃的,大部分人还保持着每日吃草的习惯,家庭情况稍微好点的,一日两餐里面也会有一餐放着少量的草。

    “那冒险者们呢?吃什么?”秦小鱼稍微了解了一下情况后继续问道。

    “好的冒险者自然是吃肉的,各种烤肉加盐巴,我们雪虎族被雇佣的时候,也是吃这些的,但是雇佣不好的,他们都没安好心,最大的好处就是有钱拿给部落,和吃得饱。”锐根据自己的记忆说道。

    “那你觉得,如果我们的领地变成冒险领地,他们会愿意过来吃鱼肉吗?”秦小鱼问道。

    锐听了这话,顿时虎躯一震,要是那些人过来的话,他们可一定要把河里的魔鬼,不,河里的鱼部给抓上来啊。

    不过很快的,锐又记起了秦小鱼的问话,他收敛起表情,说道:“能,一定能,我们的食物比他们好吃多了,很,很那个好吃。”

    “很鲜。”秦小鱼补充道。

    “没错,就是很鲜,很好吃。”锐说着,又把弟弟彪给拖了出来,“这个家伙,平时是不是都在部落里吃香的喝辣的?”

    彪在秦小鱼进来之前,就用屁股对着自己哥哥了,万万没想到,还被他给拖出来了,一张小虎脸上是郁闷。

    秦小鱼笑了笑,说道:“彪很能干,确实是能得到比别人多的食物。”

    锐脸上的表情又是骄傲又是气恼,好家伙,难怪养得这么壮,只要一想到自己在外面风餐露宿的,他就嫉妒坏了啊。

    秦小鱼得到想要的消息之后就出去了,锐一巴掌拍在了彪圆润的屁股上,没多久,小屋里就传来了一阵噼里啪啦,大老虎小老虎各自的咆哮声。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歾兒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五音不的鸟、袁小鱼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丁丁 28瓶;书虫、午夜梦回、桓季 20瓶;啊、王小虾 10瓶;innanew、梦梦不舍 7瓶;薇薇安、是妍不是研 5瓶;zhaop、彷徨是不对 2瓶;霸王星的小星星、慕枫城、失落的小精灵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