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为了一口吃的, 这小幼崽都这么卖力了,秦小鱼自然也没有不给他吃的意思,拿了个肉干就递过去了。

    今天白得的食物,这还是私人的,族长管不到,自然是要族加餐的。

    毕竟大家都辛苦了这么久了。

    在给了零食之后, 秦小鱼就出门了, 才出门, 就看到眼前的情景。

    一大群大老虎小老虎往这边跑了过来,跑在最前面的那只老虎在看到秦小鱼的时候, 登时两眼晶光闪闪,嗷嗷叫着跑得更快了。

    好嘛, 作为队伍里的唯一一只成年大老虎, 秦小鱼很快就认出来了,这就是刚刚的那个雪虎族战士啊。

    他以为变成原形,自己就不认识了。

    这家伙体型庞大, 扬着幸福狰狞的笑, 带着一群小家伙们过来了。

    尘土飞扬之后, 所有的雪虎都停住了,老乖老乖的把秦小鱼给围住了, 一点缝隙都不留的那种。

    一双双虎眼炯炯有神虎视眈眈的看着秦小鱼。

    每一只虎, 都伸着爪子。

    最落后的一只还不会化形的幼崽,因为跑得太快还跌倒了,他打了几个滚儿后才停了下来, 抬头一看,顿时眼泪汪汪了。

    那边已经被挤得满满的了,完没有他的位置。

    小家伙委屈的瞄了秦小鱼一眼,态度坚定并且意思明确的继续想办法。

    突然,他的目光一喜,直接就往小伙伴这边跑了过来,然后……踩着小伙伴们的身体,一跃跳到了秦小鱼的头上。

    包围着秦小鱼的虎们惊呆了。

    秦小鱼:……

    她还能怎么办,只好把头上的幼崽给抱了下来。

    小幼崽奶声奶气的嗷呜叫着,还踢蹬着小腿,想要回到独尊的位置。秦小鱼直接拿了个肉干,塞到了他的嘴巴里。

    这小家伙一愣,随即立马咬住肉干,在秦小鱼放开他的时候,踩着小伙伴们的头,跃下去了。

    其他的雪虎族幼崽顿时眼睛一亮,目光熠熠闪光。

    他们期待的看着秦小鱼。

    “行了,我知道了,一个一个来。”秦小鱼拿出了肉干,慢慢分了起来。

    这些小幼崽们也不闹事,叼了自己份的肉干,就跑到旁边吃了起来。

    秦小鱼分到那个战士的时候,他嗷呜了一声,用头示意先给小家伙们吃,秦小鱼笑了笑,表示知道了。

    这些成年战士们总是这个样子,看上去铁面无情的样子,实际上,关爱都在行动里。

    尽管这些食物是诓来的,但毕竟是食物,大老虎们如果有什么想法,根本轮不到小幼崽们吃的,刚刚这么多小幼崽跑了过来,雪虎族的成年战士却没有跟过来一个,就可以知道他们的态度了。

    等都分完了之后,秦小鱼还塞了一个肉块给大老虎。

    已经成熟了的雪虎族战士,懵逼的感受着嘴巴里的肉块,想嗷叫一声,又怕肉干掉了。

    思想挣扎了几秒后,雪虎族战士如大萌猫一般,懒洋洋的在阳光下晒着虎皮,吃着肉干,那眯起来的眼睛,是幸福。

    已经吃完了的小幼崽相互用爪子抓挠着,追逐着,打滚着,玩闹着……

    ……

    萧怜月哪里敢把自己做过的事情到外面说啊,她跑出了放草药的房子之后,立马就回到了快捷酒店。

    不过这种事情不是她不说就没事了的,她身上的金币和吃的都没有了,到时候少不得会暴露,而且最惨的是,要是到了危急时刻拿不出来的话,她可能就要永远留在这该死的雪地了。

    因此尽管心里很不满,萧怜月还是和自己的哥哥说了这件事。

    虽然平时两人的关系不是太好,但到了这种时候,她不说的话,后面也是会被发现的。

    “所以你看这些雪虎族很可怜,就把身上的东西都给他们了?”萧雷怀疑的看着自己的妹妹。

    “嗯,他们太可怜了,都在吃土,所以我想帮帮他们。”萧怜月尽量回忆着自己之前听说的雪虎族,反正咬死了自己是做好事。

    萧雷不是第一天认识自己的妹妹了,他上下打量了一下萧怜月,说道:“说实话。”

    “就是这样的。”萧怜月说道。

    “你是不是在外面惹事了?”萧雷蹙眉,看着萧怜月目光带着更深的怀疑了,“你不说,我也能出去问到。”

    “别,我说,你别说出去。”萧怜月一急,就把事情都说了。

    萧雷听了之后简直是惊呆了,以前就知道这妹妹有这样那样的毛病,万万没想到,都出来了,还不知道什么人是可以招惹的,什么人是不能惹的。

    他冷笑道:“这回是你运气好,这要是在狮族那边,早就被撕裂了。哪里还有回来的时候,直接就死那了。”

    萧怜月的面色一白。

    她不甘心说道:“我还不是为了朋友吗?”

    “你傻不傻,好好的正室的小孩不结交,出去和野种玩,她爹都是靠那边,一个外面的女人有什么好结交的?要是上位了还说下,没上位你这不是给自己的名声抹黑吗?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也是外面的野鸡生的。”

    萧怜月顿时愣住了,连忙问道:“怎么可能?我才不是外面的野鸡生的,而且那都是她妈妈做的事情,和她有什么关系?”

    “没关系她怎么出生的?那一对兄妹本身就是筹码。”萧雷把身上的东西分给了萧怜月一部分之后,暗暗决定,这回出去了以后,一定要把这妹妹送回家好好教育一下,不然迟早有一天要惹大祸。

    此时的萧怜月还不知道哥哥的想法,不然恐怕会当场气死。

    她在拿了东西之后,第一时间就是想给雪虎族制造一点麻烦的,最好是在他们走了之后发生,这样就扯不到他们身上去了,但是突然的,她就想到了那个雪虎族幼崽。

    那一双仿佛洞察了所有,似笑非笑的眼睛,让怒气上头的萧怜月突然就冷静了下来,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如果再做什么事情的话,她就会变得很惨一样。

    萧怜月懊恼的跺了下脚,转身就往自己的房间走。

    期间她从窗户上看到,自己的食物正被那些雪虎族幼崽们吃着,更气了哦。

    ……

    “怜月,你回来了啊。”

    队伍里的魔法师走了过来,说道:“先前你不在的时候,队长去和雪虎族的人问过了,他们不同意借人,但是答应卖给我们地图。”

    “是、是吗?”萧怜月僵硬的笑了笑,她是真的不想再提到雪虎族了的。

    “虽然没有直接借人好,但是着雪虎族还是不错的,有地图的话,起码知道哪里有危险。”魔法师继续说道。

    萧怜月已经觉得自己太难过了,可是这队友还在说着雪虎族的好,她简直是要忍得肉疼了,还不能说出这雪虎族精明狡诈,敲诈自己的真相。

    她有些痛苦的,抽搐着脸说道:“我们明天还是快点走吧。”

    魔法师看着萧怜月那幽怨的眼睛,问道:“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想要告诉我?”

    “不,没有,都是你的错觉,我就是觉得,这里风水不好。”萧怜月忍了忍,到底没把自己弄坏雪虎族草药,然后被当场敲诈的事情说了出来。

    她痛苦的想着,反正她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想着想着,心情又奇异的好受了些。

    就在两人说话的时候,秦小鱼已经在干活了。

    她在指挥完了其他雪虎族之后,自己也在地里劳动着,“云,今天要记得均匀哦。”

    “知道了。”嘲云说完就飞走了。

    在劳动方面,雪虎族是没有偷懒的,即使是高强度的劳动,也都坚持了下来,但是这对于才过来没多久的嘲云就不行了。

    他一条龙,看着远处的河流,那一片波光粼粼,就仿佛他那一团浆糊的脑子。

    说实话,在房子刚刚建成的时候,他是很得意的,这雪虎族除了活动房之外最大的房子就是他的了。

    可是没多久,他就不行了。

    雪虎族的幼崽鱼天天让他帮忙,比如现在他正用水系魔法卷着一大团水回来,要在天空中形成雨。

    嘲云飞在天空中,看着下面忙碌的雪虎族,脸一黑,到底还是把水卷到了自己负责的那块地上面去了。

    明明每次都打算不干的,可是到了最后,被那幼崽说一下,就把事情给干完了。

    哼!

    要不是、要不是……

    那个雪虎族给他做的食物实在是太好吃了,他才不干哩。

    嘲云也不是没有想过,尾巴一卷,就带着那个会做好吃食物的雪虎族跑路。

    只是他每次一有这种想法,还没实施,就被雪虎族的战士们给盯上了。

    有一回,他实在是没忍住,想带着人跑,结果就……

    想到这里,嘲云实在是太不满了。

    结果那些混蛋雪虎族战士,一群人围殴他一条龙!

    后来更过分的是,他发现这雪虎族根本就没有什么优待伤者的。

    他还是要顶着鼻青脸肿的模样,在地里干活。

    嘲云撇了撇嘴,冷哼一声,在做完今天的量之后,赶紧飞走了。

    在完离开前,他还看了一眼下面走路都带飘,面皮都动不了的雪虎族,再次冷哼了一下,果然,体力还是龙族最厉害!

    嘲云满意的收回目光,飞走了。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袁小鱼、黔南、五音不的鸟、陌路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种田文爱好者 56瓶;寒雪昭昭 20瓶;宁静 15瓶;人丑个儿又低、32062605、柳白依 10瓶;桃、lili、任凭良心、想休息想静静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