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骄网 > > 自动闪避并反击 > 243.围困之墙
    “陛下?”守在门前的仆人冲经过的守卫一挥手,他立即推开屋门,看到那惊悚的一幕。

    代理国王赞格威尔的颈部鲜血喷薄,已经浸染了床。但很奇怪,国王并未伸手去捂住出血的喉咙,

    仆人立即上前,同时从怀中掏出一张画有特殊咒文的纸,将其撕碎。

    “发生什么事了!?”头盔内的朦胧声,迟仆人一步的卫兵入门,望到仆人将手按压到代理国王伤口处。

    但为时已晚。

    “陛下的颈部...被贯穿了...”仆人颤抖着嘴唇回头说。

    难怪国王已失去知觉,仿佛是一把锋利无阻的刃,直接刺穿他的颈椎,使其极短时间内丧失掉性命。

    穿梭在外,刚离开城堡的影子,感受到上衣口袋内一阵炽热。

    他将里边的物品拿出,分别为不同颜色咒印的几张纸,红色的那张纸被烧毁一半,说明王宫发生了最紧急的事件。

    影子立即止步,半身陷于城郊外的一处树荫之内,他紧接转身跳跃每一片黑影,往回城的方向赶去。

    除了影子外,国王城堡大多战斗力不俗的法师、护卫,皆随身协带咒印纸,让他们贴身感受到灼烧。

    不约而同的,众人纷纷往国王寝居聚拢而去——这是优先事项。

    但有一队势力除外,十个宫廷法师,他们去往国王寝居之前,合力释放了一道魔法,绝大的金色十字,悄无声息将国王城堡包围...

    夏左止步在人来人往的城堡空地,环视四周高塔,可以肯定这里与泽别尔的王宫一样,有一处建筑是存放魔法卷轴或魔法书的地方,既然别无选择解决了国王,那趁着现在的混乱,可以去顺便找找看。

    这里并没有白色的塔,根据以往的经验,夏左挑选其中最接近魔法机构的一座塔,在守卫只留下一人,其余三名跟着慌乱的人群一起赶往国王所在地时,夏左看准了时机绕到他身后。

    咯吱一声,推开大门。

    守卫回眸,只发现半掩着的门,空无一人。

    是没有关好吗?他隔着头盔蹭了蹭脑袋,环视四周没发现异常,耸耸肩的将门拉上。

    他并不会担心什么,因为高塔内有十多个魔法师,这里是魔法师之塔,可算得上城堡里最安全的地方,任何敌人都不敢轻易接近,显得把守完全多此一举。

    几眨眼功夫,夏左已经从高塔一层楼梯道,走走停停的登顶,就快到达最高处。如果能在高速状态下连续转弯,他也不用立即停下,看准一段楼梯道的直线尽头,冲过去,「自动闪避」会帮自己止步。

    他之所以这样义无反顾的奔向顶层,不是因为他很肯定存放魔法文书的房间在最上边,而是上方隐隐约约闪耀的金色光芒引起了他的注意,随着接近,光芒愈发显眼,对极致的速度来说,顶层与一层差别也不大。

    最终夏左成功止步在顶层的一处巨大房间前,光芒是从内部传出,房间四壁都是可看到外界的窗口,特别是在最高层,城堡围墙的景色尽收眼底。

    踏入房间,只见一道金色的法阵延伸到自己脚下,抬眼望去,十个魔法师手拉着手围成一圈,嘴里念着咒语,没有注意到半蹲的闯入者。每完整的念出一段,脚底的法阵就会像展开的扇形一般新添十字法阵笔画。

    夏左注意到,那个法阵,仿佛一张城堡的地图——该城堡。

    刚好最后一段咒语念出,夏左稍感诧异的站起身来,向窗口外眺望,果然,王宫被金色巨大十字组成的围墙包围,十字与十字间的空隙,也有一层半透明的魔法墙弥补,数十米的十字顶端,为半球体魔法穹顶,王宫已然成为一处苍蝇也无法出入的空间。

    “什么人!?”就在夏左站起身开始走动,魔法师们有一两个忽然注意到他。

    “有人!?什么时候进来的!?”

    “快拿下他!”

    有的法师举起法杖,将房间门关闭,并顺便在门的表面施加一道封印之阵,为杀掉这个闯入者新添了活捉的选项。

    “我认得这个魔法墙...”夏左左右晃动眼珠,“必须击杀「信标」,才会解除的魔法墙。条件型魔法,甚至无法直接击溃墙体。”

    “你好像很在行?”一位魔法师微笑的说,将法杖前端蓄积的火焰球对准夏左,“你就是引发这阵恐慌的人吗?还是说你是破坏分子的其中之一?”

    “没多少魔力气息,刚刚甚至没被察觉。”另外的魔法师说。

    “究竟是有多大本事,才能在王宫内引起红警戒的释放。”法师将怀中被烧焦一半的纸展开于手中,又看了一眼确认无误,“难道是发信人搞错了?要是弄错这种事情,可是死罪。”

    “你们谁是「信标」!”夏左转身,对他们不客气的问道,因为夏左早就决定,绝对不能被困住,牢笼对自己的自动闪避来说,就是一种莫大的克制,意味着死亡,必须赶快揪出「信标」,处理掉现在的困境才行,“你们是施法者,之中的一个人就是「信标」吧,快站出来,主动解除魔法墙,我会放他一马。”

    听闻,十个魔法师一个接一个的发出讥笑声,一时停不下来。见这位陌生人似乎搞错了状况,现在是十个宫廷法师包围他一人。

    “会解除的,只要你被打残,然后被卫兵拖入打牢,搞清楚你闯入的目的,要不了多久你就会乘囚笼车出王宫,送上刑场。”其中一个魔法师说,法杖蓄积的冰锥瞄准夏左的膝盖,打算不取性命的致残。

    “...目的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们,”夏左平复情绪的深吸一口气,虽然被困住了,但还没到绝境,眼看交涉无果...“我杀了国王,所以才有你们说的那个什么红色信号,没猜错应该是最紧急的事件?替真正的王女处决掉篡位的国王,怎么也得符合这种程度的事件。”

    “什么!?”众人一惊,“...你撒谎!”

    “去确认一番就知道了,在国王刚刚还熟睡的卧室。”夏左补充道。

    为首的法师愤怒大喊:“杀了他这个口出狂言的家伙!”

    所有瞄准非致命部位的法杖,纷纷对向夏左的头颅。

    夏左觉得求之不得,微微弯起嘴角。

    轰然,高塔此方的墙被击穿出一个大洞,灰尘与硝烟缭绕,但那儿并无夏左尸体。

    夏左已经站在十名法师最末尾那人的身后,正收剑回鞘。

    血液同时从十个人眉心呲出,在空中弥漫起一阵血雾,所有法师如断线木偶般摊倒在地。

    顶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