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骄网 > > 自动闪避并反击 > 216.讨伐亚尔维斯
    黑堡地下室,历时数个月,通过层层封印之门的亚尔维斯终于来到了最里间。

    在这个石室的中心地面绘制有一轮四芒星法阵,法阵中央,放置了一个神秘的旧铁箱。

    而亚尔维斯站在法阵外,前进不得半步,伸手触及法阵领空时,就会被一阵雷属性的无形之力弹回。

    “已经破解了五重大门的封印,最后一道的难度竟比之前加起来还要多!”亚尔维斯怒不可遏的顿足,自带的强化魔法让地面碎裂。

    但裂痕只延续到法阵边缘,位于法阵内的地表,丝毫不受影响。

    紧接他双手在半空挥动,手指散发光芒,汇聚成咒文,亚尔维斯将它们尝试性的排列,印射到封印法阵中央。

    轰然一声,破解失败,封印法阵的反噬雷电击打在亚尔维斯身上,具备极致魔法抗性加成的亚尔维斯不屑一顾,连衣装的褶皱都没给他增添。

    但他还是一脸不悦,并非因为疼痛——丝毫没有痛感。

    “桑吉尔夫那该杀的老家伙,究竟藏了多么令人着迷的魔法在里边?”亚尔维斯自言道,平缓呼吸调节着情绪,“哦,不该用「该杀」,毕竟他早已经死了...”

    “不管是什么魔法,我总有一刻能破解法阵,然后得到它,”亚尔维斯直盯着自己充盈魔力的双手,“然后集齐世界最顶级的魔法,一个个练就至极致——通过「献祭」,「献祭」掉那些不陪存活的弱者,让他们的生命在我这儿发挥真正的作用,到时将没有谁能阻拦我,我会成为大陆最强的支配者,泽别尔,就是第一个臣服在我脚下的都市。”

    亚尔维斯弯起狡黠的笑容,但没持续多久,就听见城堡外异常的响动。

    有闯入者,好快的速度。

    他如此判断,因为声响与他感知到的闯入者气息为同步出现,而后者应该领先许多才正常,只能说明对方的速度非比寻常。

    “是夏左?”亚尔维斯转身,以飞行魔法快速离开地下室长而直的通道口。

    如果是他,回来也不错,正好破解法阵消耗了自己不少,急需献祭,补充一下。

    黑堡大门忽然敞开,亚尔维斯从中平移而出。

    夏左只是沉默的望着他,周围陷阱已部清除。

    “你回来了?”亚尔维斯说罢,诧异的环视四周,“夏左这是在做什么?破坏掉陷阱,桑吉尔夫导师会生气的。”

    “没什么,”夏左从容的说,“只是为了让交手,不会有陷阱法阵作为阻碍。”

    “交手?”亚尔维斯刻意的皱起眉头,摊了摊手,“你在说些什么?我准备好咖啡后,发现你不辞而别。”

    “我去用午餐了。”夏左话音未落,抬手便发射满级冰锥,那几乎与话音的最后个字,同时抵达亚尔维斯处。

    冰锥爆裂,范围巨大的扩散状结晶几乎淹没大门,但随着一阵破冰的碎响,亚尔维斯垂直升起,周身带动冰的碎屑。

    他抬起左手,施展锁定魔法「地狱之爪」——平地而起的赤红色能量巨爪几乎快要捏碎夏左,但只破坏了伪装的躯体。

    亚尔维斯没太多意外的断定了一点——夏左早先的逃走,确实是因为发现了自己布下的陷阱,不知以何种手段,所以此次归来,意在复仇。

    「离窍」,躯体hp归零,游魂的夏左重塑——已然近身亚尔维斯。

    “这就是你之前逃走的方式吗?有趣的魔法啊!”亚尔维斯见夏左显形,持附魔剑来袭,立即以自己为中心,向外爆发出扩张的烈焰围墙。

    「自动闪避」令夏左主动撤退,率先拉开距离。

    “不错,你的反应速度极快,让我开了眼界,”亚尔维斯夸赞道,“那是什么样的魔法?不只是我的地狱之爪,我爆发的烈焰,连早些时候在大厅里我安置的陷阱,都被你察觉到了...仿佛有预知未来的本领一般。”

    后撤拉开距离的夏左,稍稍惊讶瞪眼,预知能力...不愧是自己忌惮的魔法师,才交手一次,结合之前的事件,就能判断出这能力与预知有关...

    “不说话吗?”亚尔维斯抬起双手,蓄积能量,“那就让我看看,你的「预知」应对本领,极限如何!”

    顷刻间,他的两只掌心连续发射魔法球,如弹雨般射击向夏左,亚尔维斯没有释放最大威力,不然这座小岛将不堪重负。

    夏左灵巧躲避,几乎用了最精确、最短的位移,极限令魔法球与自己擦边而过。

    这也让亚尔维斯大开眼界,难以置信。

    魔法球发射过快,夏左利用「自动闪避」躲闪,也不是本意,他正在寻找并眨眼不常用的技能,花了些时间,看来还是要更多的去练习。

    绿色的防御屏障迟一步开启,夏左脚边土壤已经被躲过的魔法球轰击出一个个凹凸不平坑洞。

    之后,亚尔维斯的连续魔法球击打在那面满级「抗魔法」防御屏障上,并没有造成任何伤害,屏障不会破碎、不会消退,还在吸收魔法球的魔力。

    “你的魔法境界是怎么回事?”亚尔维斯冷淡又不甘的问道,因为他已经加强了魔法球的威力到最大,光是与魔法盾前爆炸的余波,都能让大地裂开,但绝大部分魔法爆炸,都被绿色的盾吸收,甚至看不出威力有提升。

    “总算消停会儿了,”见近身失败,暂时「自动闪避」也没有判断危险的继续运作,夏左开口道,“你把艾伦怎么了?”

    “你在问谁?谁是艾伦?”

    二者就像一对沉着的交谈者,亚尔维斯释放威力极强的攻击,夏左以吸收魔力的魔法盾尽数防御,暂且都相安无事。

    “少装蒜,就是楼梯道被献祭类型魔法杀掉的那个剑士,”夏左怒斥,“难道跟你没关系?”

    “你竟然仅判断现场,就认出了那是献祭魔法,”亚尔维斯诧异的说,“有趣,真的有趣,而且...你掌握的魔法还不少,仿佛所达到的境界也极高,你和我,真的很像呢。”

    “看来确实与你有关,你就是杀了剑士艾伦的凶手。”夏左优先定义道。

    对方没有即刻否定,他似乎并不在意是否要辩解。

    亚尔维斯发出了难以控制的低笑声,显露着阴险的自信,“是我做的,可惜呀,他是你的熟人吗?但我也打算对你做同样的事,准备好了吗?魔法境界高超的朋友啊,尝试一下我近期习得的新魔法,在那领域之内,你的所有魔法都会失效!从天赋法师,变成一个平庸弱者。”

    顶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