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骄网 > 玄幻小说 > 全球地窟模拟器 > 第61章 三方鼎立
    幽暗的山坳与峰林之间,分布着星点灯光。

    每一处灯光,就代表着一座营帐。

    将近三十多处营帐,每百多米相隔,围绕着一座主营。

    这里是第一班的主阵营地。

    营帐由携带的压缩式帆布搭建,细钢丝绳为基架,再加上钢丝网为护栏。里面削石为凳、削木为床,十分简陋。

    基本上一座单独营帐,要挤进五至六人一起居住。

    而主营,则是仅供主将专用,设施也齐些。

    如何搭建营帐,也是有技巧和方略的。在何地址搭建、范围多大、防护多固、有无警哨等等,都要有所讲究。

    并不是说,随便找个地方,胡乱对付几天就行。

    现在这些学生还只是1阶武者,等级对应的是绿源地窟。而在绿源地窟里,战斗规模并不大,跟着强力主将一起就有肉吃、有汤喝。

    但将来突破3阶4阶,进入蓝源地窟,就必须要掌握搭建营帐的技巧,适应团队协作。毕竟在蓝源地窟,面对的是种族成群的血族和狼人,战斗不是一天两天的事。

    其实此刻江夏山战场的规模,虽然也不算大。但无论是战斗布置、战斗内容,都是为将来进军蓝源地窟打基础。

    金群赫脸色有些冰冷的,坐在主营内的大座上。

    他手里拿着即时统计的数据,眼光在每个人身上扫过。

    此刻在主营里参与作战会议的,是一班最出众的一批人。但即使是他们,面对金君赫凌厉的眼神,都为之惧怕。

    这是实力的碾压,也是权势的威慑。

    在汉江武大,金君赫就是当之无愧的第一人!

    而在一班,金君赫就是天!

    许多一班的学生,正因为抱着这条粗大腿,才能获得更多的资源。才能顶着一班无敌的荣耀,享受一切好处。

    “第一天而已,就阵亡20人!”

    “你们自己说说,为什么会是这个结果?”

    金君赫冷冷问道。

    底下有个相熟的学生,嗫嚅道:“班长,可能是他们遭遇到豢异兽群,一时大意,所以......”

    “我也觉得是遭遇了豢异兽群......”

    “肯定是意外,我们的第一天布置安排,应该做得已经足够好了。但意外有时发生,也是霉运......”

    参与会议的学生们,报告的声音越来越低,最终鸦雀无声。

    金君赫突然呵呵冷笑,把数据表扔在地上。

    “就算是意外,那么我再问你们,地图情报呢?为什么没有更新?我们满额200人,单骑战位是7人,比七班的多一倍!”

    “别告诉我单骑战位的7个人,都发生意外了!”

    金君赫虽然没有发怒,但语气的冰凉,简直把整座主营都冻成冰窖。底下的学生们,从来也没见金君赫如此严苛。

    终于有个学生禀报道:“班长,我们7个单骑战位,2人阵亡,4人已在回归的路上,1人自由出动。”

    金君赫已经知道有两个单骑战位,莫名其妙的阵亡,但此刻听到禀报,忍不住冷喝:“是谁自由出动?第一天扎营期,这个单骑战位为什么不归营递交地图情报?”

    那个学生低声道:“班长,是聂云涛。”

    金君赫脸色一沉,但仍是忍了下来,缓缓道:“马上通知他,叫他立即归营!违者,自戕撤退!”

    所谓“自戕撤退”,就是自己把监控背心扯红,退出战场。这种行为,是一种奇耻大辱,会受到同学们的鄙夷和唾弃。

    武者,能战!不能退!

    这是不知从何时,流传的至理高言,武者都会遵守!

    金君赫能说出这样的话,而且还是针对聂云涛,那就代表他真的是怒了!一般来说,他对聂云涛是相当容忍和照顾的。

    那个学生立即出去,沟通聂云涛归营。

    金君赫站起身,目光如电,环视所有人。

    “我知道你们心高气傲,觉得这一战,我们必胜,争取的是如何破历史第一纪录。我身为班长、主将,也是同样想法。”

    “但是!”

    金君赫冷冷盯着众人,“傲可以,但不能自骄自满!”

    “江夏山战场,投放了数百头豢异兽,即便是我,也不敢单独在外闯荡。何况周边还有七班对手的窥视,更是危机重重!”

    “只要我们稳扎稳打,第一名战绩,唾手可得。血髓灵气池,必将属于我们专用!这是我的信念,也是你们的信念!”

    “但今天,我很失望,因为你们做得很差。血池挑战赛,比的不仅仅是攻击对手。还有防御、战略、前方与后方的协作!”

    金君赫指着地上的数据资料:“捡回去,每人一份,都看清楚明白。我不希望明天,再有这样的事发生。”

    “继续执行原有计划,散会!”

    参与会议的学生们,再才各怀心思的,退出主营。

    金君赫目光炯炯的望着营外夜空,眼神越来越凌厉。默默低语:“此战,只能胜!绝不能有任何闪失!”

    ......

    第一班的营帐主阵地,也选在一处山坳谷地。

    许杰辉展现了出众的指挥能力。

    虽然第一班的学生们,都知道自己实力差,但在许杰辉整整一天的安排下,各司其职,干得有声有色。

    统计总结的第一天数据表,虽然总分被压制,但大体情况来说,还可以。毕竟明天开始,才是狩猎期,还能再追分。

    曹奔自从被苏青璇激励之后,就仿佛打鸡血一样的精力充沛。他已经调整了自己的战位,不再是前锋位,而是后盾位。

    后盾战位,主要负责保护后方,阻止一切敌人的偷袭和暗杀。关键时刻,需要后盾位保证主营安。

    许杰辉依然是中援战位,负责战场支援、战场方略的指挥。凭他那算计的头脑,这个职责,实在是再适合不过。

    第七班同样召开了会议,一切在和谐的气氛中进行。

    许杰辉依然是鼓励为主,尽量做到输人不输阵。

    实力差先放一边,优先做好自己的本份。

    当团队拧成一股绳,往往能爆发惊人能量,弥补实力上的缺陷。历史上,华夏古朝战争,以弱胜强的例子,也多得很。

    第一天扎营期,经过最初的忐忑,第七班的士气,明显的是在渐渐上升。

    会议结束后,宁冲找到在大树上休息的赵无忌。

    “问你个事?”宁冲坐在树枝上,问道。

    “说。”赵无忌盘膝而坐,缓缓呼吸,闭着眼睛说道。

    “我一直想不通,你是如何发现庄十三峰的。”宁冲疑惑的看着赵无忌,“他虽然压制等级,但毕竟是7阶武者,你凭什么能知道他的存在?”

    赵无忌没有说话,而是等呼吸一轮结束,再才睁开眼睛。

    “宁冲,你已经突破了1阶,并且战力压制2阶武者,气血非常强盛,我有没有说错?”赵无忌淡淡道。

    宁冲一愣,不由得打量着赵无忌。

    “你是怎么知道的?”宁冲又问。

    “并不是只有你,才有秘密。”赵无忌冷漠说道。

    宁冲微笑道:“这个意思,就是说你也有秘法在身?可以窥探别人的实力根底?谁教你的,苏老师?”

    赵无忌沉默片刻,说道:“家传。”

    “家传?”

    宁冲微微一怔。

    不过宁冲还真就不知道,赵无忌是何出身。

    或许整个汉江武大,都没人知道赵无忌的出身。他肯定不是江市人,也不是东湖省人,而且也不是嵩阳、岳湘两省的人。

    宁冲突然想起,赵无忌之前提过,说他很久之前见过庄十三峰。而且听这个意思,似乎并不陌生,双方可能有交集。

    那这就有意思了。

    宁冲却没有追根问底,他自己有秘密,也要尊重他人的秘密。赵无忌从来不说,自然也有他不说的理由。

    赵无忌也没有继续交谈,而是闭目,运行呼吸法。

    宁冲摇摇头,下了树。

    不过,心中却是暗暗吃惊。

    “他修炼的,居然不是华夏伐武诀?”

    从赵无忌的呼吸方式,以及展现出的微弱气机,宁冲可以判断,他修炼的绝不是汉江武大的传承。

    ......

    一个黑暗无光的区域内,聂云涛潜伏半晌,终于干掉了一只花腹大蜘蛛,有些狼狈地突破出来。

    他一时大意,中了圈套,险些被这只大蜘蛛玩死。

    幸好,他手中一把殖枪发挥威力,救了他自己一命。

    接受到归营的信号之后,聂云涛恨恨地望着第七班的战区。他的目的就是想尽快拿到情报,然后毕其功于一役,直接打垮第七班。

    这个世界上,恐怕没有人,比聂云涛更恨宁冲。

    “再让你多活一天!”

    聂云涛呸了一口,回头向一班营地归去。

    “谁?”

    骤然,聂云涛停住脚步,身警兆大起,立即拔出殖枪。

    他的殖枪是一把短管枪,射速快、威力大。

    “自己人。”

    一个淡淡的声音出来,然后一个长发青年,走出黑暗。

    “你是谁?”聂云涛紧紧盯着此人,身警惕。

    “我是宋嬛嫣的师叔,有件事,需要你的帮助。而且结果,对你有极大的好处,你可以考虑考虑。”

    庄十三峰看着聂云涛,嘴角露出一丝诡异的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