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骄网 > 都市小说 > 男配破产后[穿书] > 3、初遇
    ()    陈盏并不知道自己的文章两次害男主倒霉,此刻他正自认兢兢业业的发家致富。

    昨夜喝了点酒,头到现在还隐隐作疼,码字时不在状态。断断续续写了一些后,就被敲门声打断进度。

    “小陈,在不?”老头的声音中气十足。

    陈盏打开门,头发凌乱的卷着:“早上好。”

    老头看不惯,指了指手表:“这都快十一点了。”

    陈盏伸了个懒腰,看到老头背后站着的男子时,眼中的慵懒消散几分。

    高个子,略长的头发,小说里有句话怎么说的……一双绝美的丹凤眼。

    想到这里,忍不住勾了下嘴角,这是被最近的傻白甜文风影响了思考方式。

    或许是因为一起喝过酒,老头待他态度亲近了几分:“这就是我跟你提到过的那个人。”

    陈盏大致扫了一眼,衬衫加黑色长裤,除了脸,都挺普通。

    “你好。”男子微笑着向他点头示意。

    陈盏沉默两秒,会主动打招呼,眼神中没有隐藏的轻蔑,看来和原身一样,在书中是个微不足道的小人物。

    “陈盏。”他伸出手,主动报出名字。

    男子同他虚握一下:“我姓殷,殷荣澜。”

    陈盏收回手,盯着人看了会儿,迟疑道:“村里还没通网?”

    男子轻轻嗯了声,是音调上扬的那种,透露出疑惑。

    “没什么。”陈盏随意找了个借口:“我这人睡不好就容易胡言乱语。”

    看对方的样子,根本没看过自己的黑料,或许是不常上网。

    几条信息叠加,陈盏不由再次对男子接近老头的目的产生怀疑。

    老头招呼他去自己屋子坐,没注意到陈盏眼神的复杂,倒是男子在陈盏锁门的时候淡淡一瞥,将他目中的情绪尽收眼底。

    桌子旁边又多了一箱牛奶,应该是殷荣澜带过来的。

    现在串门送的都是类似的东西,陈盏莫名觉得有些敷衍。他也不会炒气氛,坐下后抱臂一言不发,倒有些黑帮老大的风范。

    老头早在陈盏和他抢垃圾桶生意时,就下了一个古怪的定义,对于陈盏的表现习以为常。

    考虑到殷荣澜不爱张扬,而陈盏过得寒酸,直接表明殷荣澜的身份可能会让他觉得有落差,老头于是简化道:“荣澜现在做一些很了不起的生意,你要是有经商的想法,可以向他请教。”

    殷荣澜笑容意味深长,这句话看似是对陈盏说的,其实是暗示自己方便的话可以提携一下对方。不禁多看了陈盏一眼,想知道这个年轻人有什么特别之处。

    陈盏依旧是老神自在的模样,明明不为所动,却做出虚心求教的样子。

    殷荣澜态度似乎相当温和:“想从什么方面做起?”

    陈盏自认没这方面的头脑,想了想道:“加个好友,等我想好私下请教你。”

    真实的用意要简单粗暴很多,幸运的话也许能通过朋友圈了解一下此人。

    倘若是他人提这个要求,百分之八十是为了攀上一棵大树,但殷荣澜在陈盏表情中看见一些其他的东西,譬如……防备。

    这个认知荒唐又可笑。

    有老头做调和剂,殷荣澜很好说话,配合着加了微信。

    三人没聊多久,殷荣澜接了一通电话,便有事先行离开。

    陈盏漫不经心道:“殷先生好像很忙。”

    老头:“大公司呗。”

    陈盏突然问:“您去过他的公司?”

    老头失笑:“当然没有。”

    陈盏若有所思,老头多问了一句:“赶紧找份正经工作,我看你天天窝在家里,哪里能有收入?”

    陈盏一本正经道:“有的。”

    老头恨铁不成钢:“靠做白日梦么?”

    陈盏摇头:“发前女友的财。”想了想觉得不准确,补充道:“确切说是前暗恋对象。”

    “……”

    老头撇了撇嘴,放在二十年前,这种不正经的小年轻,他一拳能放倒十个。

    白天耽误了一下,聊天结束陈盏不得不一回屋就开始码字。

    系统:宿主每完成一次任务,会获得相应的男配洗白值,可以兑换道具,通关后还能有回到原世界的机会。

    赶稿的时候陈盏语气算不上多好:“我现在的洗白值是多少?”

    系统:60。

    黑到深处自然粉,居然真的有人因为看他的文章有了轻微改观。

    陈盏随意问了句:“完成你那个负荆请罪的任务,能得到多少?”

    系统:……30。

    在键盘上跳跃的手指停顿了一下:“那要你何用?”

    还不如踏踏实实码字。

    接下来的时间,再没有听到系统说话。

    陈盏也没在意,虽然是新人,但网站对他的关注度相当高,作为本身名声不好的人,如果无故断更,容易流失掉一部分真正对小说感兴趣的人。

    断断续续写到晚上八点,突然有个词绞尽脑汁也想不起来。

    “表示意料外的赞扬,是什么来着?”

    沉默中,无人应答。

    陈盏叫了声系统。

    系统:喊什么喊?我是系统,不是字典!

    陈盏撇撇嘴,选择上网查。

    码完字加审稿,一晃又是半个小时。

    陈盏发布完章节,伸了下懒腰,扭动僵硬的脖颈。突然意识到有个违和的地方,动作停滞了一下:“系统。”

    系统:别问在不在,有事直接放!

    陈盏沉下脸:“之前的系统呢?”

    说话的语气上看,根本就不是一个统,前者腼腆,后者暴躁。

    系统:它自闭了,现在换我来带你。

    “……”

    隐约能猜到一些上个系统自闭的原因,陈盏理智地没有发问。

    系统:任务1(男配的洗白)请宿主投身公益。

    陈盏:“负荆请罪的任务不是还没完成?”

    系统:检测到洗白值达到完成度,随机进行任务刷新。

    陈盏打开一扇新世界的大门:“换言之,只要我能得到洗白值,完不完成你们定下的任务无所谓。”

    系统:……心里知道就行,给老子闭嘴!

    静默稍顷,陈盏不禁有些怀念上一个系统。

    林家。

    结束一天的工作,林池昂迟疑要不要看手机。

    陈盏在他看来不过是跳梁小丑,林池昂曾一度想要举报封文,奈何陈盏的文章相当写实,并且字里行间都在隐约贬低其个人。

    但仅仅两个章节,先害的自己被女朋友骂了一顿,后又被停了几张卡。

    林池昂皱了皱眉,犹豫要不要看第三章。

    望着红色的发布时间,最终还是点了进去——

    最开始的几百字是作者吐槽对抛出钱不找零的鄙视。

    林池昂摇了摇头,继续看下去:

    等我买好创口贴冲出去,她正好招了一辆出租车,顺手把沾了血的纸巾扔进垃圾桶。

    我站在原地怅然若失。

    就在这时,一个戴着鸭舌帽和口罩的男人路过垃圾桶,丢咖啡杯的时候竟然不小心连手机一并扔了进去。

    路过的人忍不住闷笑,还算厚道的假装没看见,让男人不至于那么尴尬的翻垃圾桶。

    我出于无聊,抱臂靠在柱子后多瞄了几眼。

    男人捡回手机的时候,松了口气,我正要收回目光,无意中瞥见男子指缝间加藏着一个有些脏的纸巾,上面能看见零星的血点。

    不知为何,我就是有种直觉,这是那个女人上出租前丢下的。

    行动先一步快于理智,当男子要坐大巴离开时,我跟了上去。

    翻了一页,提示作者只写到这里。

    林池昂一怔,抱着侥幸又重新翻了一下,确定第三章到这里结束。

    神情有几分微妙的看了下评论:

    玛利亚的头发:作者断在这里不是人!

    锦书:呵,哗众取宠,顺便问一下,更新时间固定么?

    天下一安:停在这里算什么男人?

    谩骂的评论少了一半,现在很多都是催更。

    林池昂盯着屏幕看了几秒,放下手机准备入睡,约莫十一点多时,于黑暗中睁开双眼……还是想知道后续。

    因为涉及到自己女朋友,难免多上了几分心,本想打电话询问姜颖对那天的事有没有印象,念及才被骂了一顿,号码迟迟未拨出去。

    怀着古怪的心情,在网站注册了一个读者账号。

    池塘边的柳树上:砸一颗深水,只要作者二更,会再打赏十次。

    做完这一切,莫名有种做贼心虚的感觉。

    再次躺在床上,冰冷的床单似乎怎么也捂不热,过了十分钟林池昂看了下方才发的评论,已经被新的催更压到了下面。

    见状,不知为何松了口气。

    就要放下手机前,习惯性地顺手刷新一下,发现作者在十秒钟前竟然回复了他。

    作者回复:你……寂寞么?

    后面有个读者凑热闹占楼:夜生活被看文充斥,能不寂寞么?

    不过一分钟,这条评论下就有了足足七八条回复。

    林池昂按紧眉心,怀疑陈盏和他八字相克。半晌冷笑一声,看文的和写文的,谁更寂寞还不一定。

    再说陈盏,不过是失眠时刷到评论随手回复。

    “果然熬夜工作要不得。”陈盏失神地望着天花板:“系统。”

    系统:放!

    陈盏:“睡不着,来聊聊天。”

    系统:你究竟把我们系统当什么?

    陈盏:“最美的陪伴。”

    系统:……说实话。

    这次陈盏没有即刻回答,认真思考后缓缓道:“提供免费的专业陪聊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