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骄网 > 都市小说 > 男配破产后[穿书] > 59、独树一帜
    ()    电话打到一半, 突然听到一声歇斯底里的叫喊。

    陈盏隐约从中听到了自己的名字。

    “一会儿给你回过去。”匆匆挂断, 陈盏叫住一个正往门口走得人:“出什么事儿了?”

    那人一头雾水:“不清楚。”

    结伴往外走,然而一出这片区域,入眼都是走廊和包厢。

    原地站了一阵也不知道该往哪去, 陈盏转身准备回去。

    ‘叮’的一声。

    电梯门一开, 方骏更像是在往外冲, 哪里有平日里的风度翩翩。

    陈盏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他提溜起领子往墙上一撞:“你耍我!”

    俱乐部每一层都有保安, 立马就有人来把人拉开:“先生, 请冷静。”

    陈盏把衣服往后拉了下,看着他认真道:“我不喜欢别人对我动手。”

    保安见状不妙, 拦在两人中间。

    方骏嗓子有些嘶哑,恨不得下一刻冲上来拼命。他早就觉得这两天俱乐部气氛不对,深思熟虑后找人帮忙看了监控。

    视频里的声音被健身房激昂的音乐掩盖, 但每次自己离开后, 都会有为难他的人和陈盏交流, 甚至只要和陈盏一说话, 就会有数道目光聚集……一桩桩联系起来, 不难发现是被当猴耍了!

    方骏狠狠盯着陈盏:“需不需要我把监控录下来给你看?”

    陈盏倒还真的是冤枉, 他虽知道对方图谋不轨, 但准备采取的方案是顺其自然。

    事已至此, 解释再多也像是狡辩,陈盏淡定道:“是你咎由自取。”

    一手仇恨拉的妥妥的。

    本来在安距离处看戏的女孩打抱不平,站出来维护道:“就是, 你做恶人凭什么让他当妈?”

    陈盏听得一脸莫名:“什么妈?”

    女孩回过头:“圣母。”

    “……”

    “你,你们……”愤怒的视线从陈盏身上过渡到健身房内,被他望着的人或多或少都微微别过脸。方骏张了张口欲要说什么,一张脸憋得通红,下一刻笔直地朝后倒去。

    变故来得太突然,还是陈盏最先伸手拽了一把,降低缓冲力。

    被用力按着人中,方骏额头滴落下豆大的汗珠,片刻后才悠悠转醒。

    女孩已经打电话叫了救护车。

    担架到位时,方骏力气还没恢复,颤抖着嘴唇道:“拿走,我没病!”

    话未说完便无情地被抬走。

    保险起见,陈盏跟了过去,在车上重复了几次:“一会儿要垫付医药费,记得回头还我。”

    消毒药水刺激着嗅觉。

    到医院少不了一番检查,陈盏坐在长椅上,长长吁了口气。

    那厢殷荣澜还在等电话,迟迟没有音讯后主动回过来,得知他在医院,也赶了过来。

    “怎么会闹成这样?”

    陈盏无奈:“刚做完ct,说是气急攻心导致的中风。”

    殷荣澜神情复杂:“脑梗塞?”

    陈盏按了按眉心:“具体的我也没仔细看,估计得静养好一段时间。”

    对视一眼,双双静默。

    殷荣澜搜了下附近的餐厅:“先去吃点东西。”

    其实陈盏没什么胃口,想着对方可能也没吃,就点了点头。

    医院附近没几家像样的饭馆,陈盏要了份蛋炒饭,味同嚼蜡。

    殷荣澜目睹他的表情,忍不住笑了一声:“至少方骏的事情暂时告一段落。”

    陈盏理智分析:“按照常理,小的被打趴下,老的很快就会登场。”眉毛一动十分做作道:“我孤苦无依,哪里是他们的对手?”

    被忽然转变的语气惊到险些呛住。殷荣澜抽了张纸低咳了好几声,深深看了陈盏一眼。

    后者相当不厚道地笑了。

    殷荣澜就事论事:“追究下来不是你的责任。”

    陈盏:“柿子要挑软得捏。”

    殷荣澜淡淡道:“那就让他们去卖柿饼。”

    一抬头,对方眼中含着笑意,陈盏一时也分辨不出是否在说笑。

    其实孙家会不会找麻烦,他根本没放在心上,兄弟俩一个下药,一个想要把别人套进去,家教可想而知。明面上来总比背后戳脊梁骨好。

    陈盏吃饭的特色向来是干净,这碗蛋炒饭打破了他做人的底线。

    到三分之一处,无奈摇了摇头,表示吃饱了。

    殷荣澜比他还挑剔,基本就没怎么动筷子:“下午准备去哪里?我开车送你。”

    陈盏:“先回趟医院。”

    殷荣澜存有疑虑:“以德报怨?”

    陈盏掏出口袋里的收据:“讨回垫付的八百块钱。”

    殷荣澜怔了下,沉默后道:“应该的。”

    病房里许久没浇水的植物看上去都比方骏的气色好多了。

    床边坐着一人正拉着他的手说话,感觉到本来就有些冰的手在发抖,回过身就见虚掩的门不知何时被推开。

    女人本来就画的很长的眉毛因为愤怒的表情更加上挑:“你还敢来!”

    她对陈盏的印象不可谓不深……先后把自己两个儿子送进医院!

    见状,陈盏认真计算从正在气头上的人手上拿到钱的可能性。

    “妈,你先出去下。”方骏抿了下有些发麻的嘴唇:“我有话想单独和他说。”

    拗不过儿子,女人留下愤恨的一眼,不情不愿走了出去。无意中看到在拐角处等着的殷荣澜,嚣张的气焰下意识收敛了几分。

    病房内,陈盏很直接地伸出手:“八百,两清。”

    方骏没立刻说出什么刻薄的言语,定定望着他,过了好久,眼神阴寒道:“我不会放过你的。”

    陈盏不接话。

    “真以为写几本小说就成了人物?”感觉有怒火无法宣泄,方骏心里堵得难受:“我有钱有颜家世又好,而你呢,你有什么?”

    陈盏淡淡道:“我有系统。”

    天被聊得死透了。

    方骏当然不信他的鬼话,在他眼里,对方充其量是个沉迷小说世界的幻想宅男。

    陈盏目的明确,再次催债。

    收据就在眼前无法否认,方骏正要扫码给他转过去,突然想到对方文章里提过的事情……林池昂一百块不找零都能让其嫉恨这么多年,自己要更过分才对。

    费力自病床上下来,从钱包中掏出双倍金额甩在桌子上:“拿着滚。”

    出手这么大方,陈盏有一瞬间考虑要不要配合着一脸羞愤地跑出去。

    然而近来被迫演戏太多,实在没心思应付,最终选择拿钱后安静地离开。

    回去的路上,殷荣澜用余光留意着他,没有看到预想中轻松愉悦的神情,问:“还有心事?”

    “算不上。”陈盏笑着道:“只是过两天有个推脱不掉的上门直播采访。”

    代言的红酒马上就要上市,酒庄的主人私下牵线搭桥了一个访谈节目,用于提升热度。

    殷荣澜大概知道陈盏对这种生活性质采访的阴影源自于哪里,之前被拍到追捕逃犯的画面,整整在热搜上挂了小半月。思索后给出勉强算是安慰的说法:“从哪里跌倒,就从哪里爬起来。”

    不管内心如何作想,两天后采访如约而至。

    在一眼就能看完的小屋子里,主持人立马挑出关键点,问他为什么在成名后没有买新房。

    陈盏给出的答案毫无新意:钱不够。

    访谈需要能抓住人眼球的爆点,情感问题绝对是重中之重。

    主持人问的还算含蓄:“事业小成后,有没有考虑过个人问题?”

    陈盏摇头。

    主持人经验丰富,一点点撒网:“你对直男的定义是什么?”

    “过于耿直。”

    主持人笑问:“给异性送过最直男的礼物是什么?”

    “都挺正常。”陈盏略一沉吟:“倒是收到过比较特别的。”

    终于松了口气,她本以为会继续这么无聊下去。

    因为是直播,观众的弹幕也在实时发送:

    “心疼主持人。”

    “这位可是聊天终结者。”

    “+1。”

    陈盏从卧室拖出来一个大纸箱子,准备打开时,主持人拦住他:“做个互动如何?”

    陈盏抬头看她。

    主持人笑了笑:“让观众来猜,第一个猜对的送红包。”

    陈盏点头。

    弹幕瞬间飞速刷了起来:雨伞,鞋子,巨型玩偶……五花八门。

    三分钟过去,陈盏都没说话,主持人的笑容渐渐有些挂不住:“还没正确答案?”

    弹幕也在质疑,问他是不是看漏了。

    陈盏肯定道:“确实没有。”

    眼看网友抱怨,主持人干笑着道:“先拆开吧。”

    镜头对准他,陈盏从容地打开箱子,里面放着厚厚一沓纸:“正面有人名,**问题不好直接展示。”

    主持人一时有些失语。

    陈盏盖住名字,只比划了一下厚度,勉强能看出是数不清的奖状。

    “朋友送的时候说,他要为我献上部的荣誉。”

    屋内空气突然就安静下来,弹幕则顿时炸开了花:

    毛茸茸:深刻怀疑这个朋友就是传说中的男神朋友!

    綦:瞬间原谅了男友送得刻字水晶球。

    顾凯撒:受教了,以后我也要模仿这个套路!!

    红糖配生姜:楼上,首先你要有这么多奖状……

    ……

    此刻主持人的笑容靠专业素养支撑:“这真是我见过……最独树一帜的礼物。”

    陈盏把箱子重新密封好,喃喃道:“就是不太好保管,容易有蟑螂爬进去。”

    “……”

    作者有话要说:  陈盏:为什么送我这些?

    殷荣澜:证明。

    陈盏:证明什么?

    殷荣澜:曾经,我也是一个王者。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峥落、沙璞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19749966、天哪茸茸叫我妈妈、sonic、未知名22202、陌、北有嘉鱼、君君、磕学天使长、000000、yjean、咸鱼想辞职、寻酒白、停云霭霭、云片糕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别闹 100瓶;胖子快减肥 65瓶;sally 50瓶;starforever9、烬戈铁马 30瓶;花鳥風月、黄桃小笼包、深坑里的梨、木木的树、哟西、小比子 20瓶;千山、颓废的鼠饼、沙璞、月诗、取名废啊、河蟹掉你、忘穿秋裤、未知名22202、夏眠、杏仁酥、兔、奈何 10瓶;yoga宥宥 8瓶;伯黎黎黎黎黎、囗皿囗 7瓶;一天吃五顿 6瓶;凉凉、蓝波、_惜篱_、lee、下山偷笋的大熊猫、真相是一首歌、19749966、春老才觉短 5瓶;芣苡、河豚瓜 4瓶;爱吃肉的牛崽 3瓶;z、啦啦啦、西林爵、路人癸、昵、bright、夏不语 2瓶;小爱、静默颓败、gkuz、拉文克劳一年级级长、39029466、blue、手工控仓鼠、木木、qingyun、一颗猕猴桃味儿奇异果、渔呀渔~、红豆奶味的居居吖、蒙蒙、剪落的长发、anita、魅惑天下、蜂蜜加饴糖、炼乳芝士饼干 1瓶;

    谢谢大家,爱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