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骄网 > 都市小说 > 男配破产后[穿书] > 19、归程
    ()    直至快到酒店,殷荣澜都未曾主动问起过陈盏的新赚钱路子。

    两人住在酒店同一层,乘坐电梯时,殷荣澜开口:“明天我们的戏份不少,要不要先对词?”

    双方记忆力都挺强,不过剧本中殷荣澜饰演的角色那一声声令人颤栗的‘大哥’,每每叫人无所适从。

    陈盏认为有必要习惯这种称呼,点了点头。

    进入房间没多久,中间未掺杂多余的废话,直接开始对剧本。

    同样的话多听几遍也没了新鲜感,几遍后陈盏已经能镇定应对奇妙的台词。

    合上剧本,陈盏左右扭了几下脖子,颈椎舒服了很多:“时间不早,今天就先到这里。”

    殷荣澜点点头,转眼就看到陈盏从行李箱中掏出一个针线盒。

    微微一怔,殷荣澜目睹他熟悉的穿针引线,目中闪烁着复杂的光彩:“补衣服?”

    陈盏摇头:“准备做个样本,回头找个代工厂批量生产。”

    先快速在图纸上画了一个很萌的q版造型,可以轻易认出这就是本人的缩小版。

    眼睁睁望着他开始认真刺绣,殷荣澜想到不久前挂在老头门前的十字绣成品,渐渐陷入沉默。

    陈盏此行带的材料很充分,手指灵巧地缝缝补补后,往里面塞了点棉花作为填充物,一个能吓死人的娃娃就此诞生。

    诡异的是,明明眉眼缝合的歪曲,竟然还能从神态中依稀看出陈盏的影子。

    娃娃的头顶插着一根奇妙的圆环,殷荣澜沉默片刻,道:“很别致的钥匙扣。”

    陈盏纠正:“护身符。”

    殷荣澜定定看了几秒:一上一下的眼睛,快歪到嘴边的鼻子。从艺术角度分析,这就是一个支离破碎的娃娃。

    陈盏:“最近网上有很多关于曾经我是被下降头的言论。”

    他是在偶然中才发现当初他随意搪塞林池昂的借口,在之前就已经被网友拿来说事。

    “本来我想做个娃娃三件套:诅咒娃娃,傀儡娃娃,替身娃娃,”陈盏淡淡道:“考虑到影响不好,容易带偏小孩子,就改为护身符。”

    “广告语我都想好了,”把娃娃捧在手心上,换了种声调:“转运避小人必备,收到货后你会发现实物贼好看。”

    “……”

    沉思中有了判断,殷荣澜理智地看待起陈盏曾提过在路上碰到后要避讳的话题,防止他被人打死。

    从前认为是笑话,现在忽然感觉是真理。

    略微迟疑了一下,问:“会有人买?”

    陈盏耸耸肩:“卖饮料时,你也问过同样的问题。”

    在他这里,只有供不应求。

    “这只是初级样本,”陈盏淡声道:“等拍摄结束,我再去找代工厂。”

    殷荣澜提议:“你要是放心,我可以介绍个朋友给你认识,价格公道出货速度也快。”

    “果真朋友多好办事,”陈盏失笑:“还挺令人羡慕。”

    “大概和工作性质有关,我结交过不少人。”殷荣澜微微一笑。

    言语间已经心平气和接受了酒托设定。

    正聊着天,手机就响了。是一串陌生号码,陈盏试着搜索记忆,确定没有印象。

    “哪位。”

    “请问是陈盏先生么?我是《嗨日报》的记者,想就火腿肠有害添加剂事件单独对您做一个采访。”

    “打错了。”陈盏面无表情地挂断电话,随后开了静音。

    新闻发酵的太快,因为这次事件的揭露十分具有戏剧性,记者恨不得从各个渠道了解有关人员的想法。

    “有些记者无孔不入,”殷荣澜皱了下眉头:“看来这几天你会有的忙。”

    陈盏倒是看得很开:“挖掘新闻是他们的本职工作,何况我现在算是半红,躲得过记者也躲不开自媒体。”

    一夜之间,陈盏手机上多了数十个未接,好在他有先见之明调了静音,没有影响正常睡眠。

    翌日拉开窗帘,还没仔细感受白昼的光芒,就在楼下望见一道熟悉的身影。

    殷荣澜才晨跑回来,手上提着早餐。

    不知是不是陈盏目光的穿透性太强,殷荣澜居然也在此刻抬头。四目相对的静默中,后者指了指提着的袋子,示意他一会儿来找自己一起用餐。

    楼层不是很高,陈盏视力又好,可以看到袋子里放着的是豆浆和卷饼。

    卷饼一看就不膨胀,干瘪瘪的,内里没有多少蔬菜。

    如此接地气又普通的早餐,让陈盏彻底打消对方是隐形富豪的想法。

    手里钱充裕的情况下,他平日里吃个手抓饼都要豪华版的。相较而言,殷荣澜生活的已然相当朴素。

    洗漱后换了身衣服,走出门正好碰见电梯门开,殷荣澜提着食物走到他面前。

    “去餐厅还是房间吃?”

    陈盏:“餐厅。”

    现在还早,餐厅人不会很多,那里还有免费的小菜供应。

    冤家路窄,电梯在到达前中途停了一下,上来的正好是和陈盏不对付的女主角。

    今天她的态度和颜悦色,头发也精心卷烫过:“下午我们就要坐车换拍摄地。”

    收拾行李是一件麻烦的事,陈盏不明白有什么令人高兴的地方。

    “真令人惋惜,”女主角弯弯嘴角:“等记者闻讯赶来时,剧组已经撤了。否则你还能利用食品危机涨一波热度。”

    陈盏从容地掏出手机,调出昨晚一水的未接来电,平静地说出四个字:“只要我想。”

    女主角愣了下,反应过来可能是媒体来电,脸色沉了一个度。

    门开后,各走各路。

    陈盏挑了个敞亮的地方坐下,盛好粥端过来。

    坐下后望见被撕成两半的卷饼,中间的土豆丝几乎可以数清,陈盏很直白道:“如果你手头拮据,可以问我借。”

    他的态度十分坦然,殷荣澜不禁微笑道:“会的。”

    用餐期间,陈盏把昨晚的缝制成品拿给他:“作为这段时间麻烦你的报酬。”

    殷荣澜捧着足以令人做噩梦的诡异娃娃,此刻娃娃定格在用裂口嘴冲他笑的表情,沉默收起后问:“工厂价格谈拢后,准备怎么推广护身符,继续直播?”

    陈盏摇头:“我正在跟编辑商量,准备办一个小型读者见面会,娃娃是给读者准备的见面礼之一。”

    其实已经商谈的差不多。读者见面会并非签售会,编辑很开明的表示同意,只是表明不要以官方的名义,纯粹是作者为了回馈粉丝搞的一场小活动,并且希望内容是积极向上的。

    “初步准备定为两部分,一是答疑解惑,主要时间都用来作深情诵读。”

    殷荣澜回忆起前几次陈盏更文时看到的段落,无法想象真情实感朗读后会给读者造成什么冲击,旁敲侧击道:“要不要考虑再增加一些趣味性的环节?”

    陈盏淡淡道:“面对面的朗读《忏悔录》,趣味性已经足够。”

    说完咬了一小口卷饼,泰然自若道:“文章尚不足十万字,如果不是为了给护身符预热,我不会这么早举办见面会。”

    殷荣澜递过去一张纸,指了指嘴角,在陈盏擦去油渍时说:“难怪要躲着记者。”

    再三避而不见的情况下,等到见面会肯定有媒体闻风而去,还能做一番免费宣传。

    喝了半碗粥后,胃都暖了,陈盏望着殷荣澜:“到时候给你留贵宾座,记得来捧场。”

    殷荣澜静静聆听完他的好意,还没想好如何回绝免受摧残,便听陈盏立场坚定地开口:“毕竟你是我为数不多的朋友。”

    改变立场,殷荣澜温和应下:“好。”

    网剧一共就只有10集,是否还要拍第二季要看观众的反应,陈盏的戏份有限。顾虑到播出前还要借着陈盏的热度做一波宣传,导演不想耽误他的更新,集中先拍了几场男三号对手戏。

    高强度工作近一个月,天气转寒时,陈盏的戏份正式宣告杀青。

    导演对他观感不错,至少程配合没闹事:“保持手机畅通。后期有可能会联系你,补拍几个镜头。”

    陈盏回去整理行李时,殷荣澜私下找了导演:“明天市降温,我也先走了。”

    好敷衍的理由。

    导演眼皮跳了不停,勉强牵了下嘴角,附和道:“也对,现在走合情合理。”

    殷荣澜留下地址:“剪辑结束麻烦把我的几组镜头寄过来,留个纪念。”

    导演干笑着应下。

    大部分镜头无非都是他追在男三号身后哥长哥短,不明白为什么投资商选择保留这种黑历史。

    果然理解不了有钱人的格局和想法。

    另一边陈盏收拾完东西听到敲门声,看到殷荣澜时扬了下眉:“来给我送别?”

    殷荣澜:“约你一起回。”

    陈盏神情有些古怪:“你也……杀青了?”

    殷荣澜一本正经:“大哥死了,小弟没理由独活。”

    “……”

    相当缜密的逻辑,陈盏无从辩驳,失笑道:“殉道?”

    殷荣澜:“殉情。”

    “……”

    猝不及防被怼了一下,陈盏眨了眨眼,还没反应过来。

    殷荣澜微笑着转移话题:“早点出发,不是还要筹备读者见面会?”

    陈盏点点头,不再耽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