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骄网 > 都市小说 > 小蘑菇 > 41、第 41 章
    ()    陆沨淡淡看他一眼, 却并没有正面回答问题,而是:“嗯?”

    安折见他好像不大愿意回答的样子, 但想想可能得到的线索, 他还是鼓起勇气, 道:“有东西靠近你……”

    陆沨挑眉:“没有东西靠近我。”

    安折:“刚才博士说——”

    “我去看了个项目。”陆沨语气漫不经心:“没有别的。”

    安折要被这个人气死了。他想问陆沨去看了什么项目, 这个人话里话外却在说他没干什么。

    “有个实验室喊他,”博士回到监测仪器前, “正常工作,配合完他就回来了。不过可能接下来还得去几趟。”

    说罢, 博士开始专注研究之前司南的录像。

    陆沨的思考方式难以琢磨,没有抓住重点也就算了, 博士竟然也答非所问。安折没有得到任何消息, 他坐在莉莉身边, 心神不宁, 既因为没有得到答案而感到沮丧, 又痛恨自己因为怕暴露身份不能问得太明显, 他甚至动了等陆沨再去,就跟踪他的心思。

    就听旁边的陆沨淡淡道:“专心工作。”

    安折:“……”

    下午五点, 到了莉莉该回去的时间,她回去后,司南也不再清醒地敲墙,开始在囚室里乱撞。安折把今天的情况简单记录了一下,博士告诉他,可以回去了。

    安折看陆沨。

    陆沨道:“我留在这里。”

    博士道:“今晚他值班。”

    安折:“……哦。”

    灯塔里进行着各种各样的实验, 其中一大部分还和异种的研究有关,有时操作不当或者出现意外事件,就会有工作人员被感染,因此审判庭在灯塔也有常驻的人员。

    想到这里,他忽然感到事情有些难办。

    他没有id卡,回不了自己家,而陆沨如果不回去的话,他更是没有地方可去。

    想到这里,就见陆沨从制服胸前口袋里拿出id卡给他:“自己回去。”

    安折接过去,道:“谢谢。”

    博士:“啧。”

    安折:“你在这里吃晚饭吗?”

    陆沨继续看军备图鉴,淡淡道:“嗯。”

    安折问:“吃什么?”

    “隔壁实验室和伊甸园联合新发明的压缩营养冲剂,”博士一边敲键盘一边道:“暂时只供灯塔内部使用。”

    说到这里,他敲键盘的力道加重了几分:“是我这辈子吃过最难吃的东西。”

    安折站在原地,思索了片刻。

    他意识到通风管是虚无的,灯塔也是虚无的。真正和找到孢子这件事有关系的只有陆沨。

    他对陆沨道:“要我给你带饭吗?”

    陆沨抬头看他,清冷冷的一双眼,看不出情绪。

    安折看见他也恰好翻到“pl1109”战机那一页。

    陆沨不回答,安折小声道:“那我给你带。”

    “啧。”博士又发出了声音。

    博士道:“我也要。”

    陆沨:“你没有。”

    博士转而看向安折:“我想喝番茄汤。”

    安折:“可能没有。”

    他并没有说谎,居住区域的食材供应除了土豆之外,每天都不一样——具体要看伊甸园当时的产出情况。

    不过,今天的食材里确实有番茄。

    安折在盛放番茄的货柜前站住,犹豫了一会儿。

    ——然后他转身,转向对面放着蘑菇的保鲜柜。

    他记得昨天和陆沨一起吃晚饭,陆沨在当晚公共食堂供应的同样清汤寡水的三份土豆汤、番茄汤和蘑菇汤中选了蘑菇汤。虽然他的选择让安折感到些许不适,但……

    他原地纠结了两分钟,最后取下了两份蘑菇。

    基地培植的这种蘑菇是灰白色的,有圆滚滚的菌柄和柔软的伞盖。他经常来这里买东西,食材区的工作人员已经认得了,道:“今晚做蘑菇?”

    “嗯。”安折问:“还需要什么材料吗?”

    在工作人员的指导下,安折带着鲜肉和一份调料包回去了。他刷的是陆沨的卡,原本,这些食材的数额会让他感到巨大,但是和余额一比,竟然显得微不足道了。

    安折拿起了刀,深吸一口气,开始切蘑菇,很软,轻轻一切就被分成两半了。而蘑菇汤的耗时也比其它汤短很多——滚开的水烫熟小块新鲜鸡骨肉后,将配料包放进去,再加入蘑菇,不过一会儿,轻盈鲜香的气息就浮出了水面。安折盖上高压锅锅盖,设定好时间后,离开了厨房。

    他没什么事情做,给上校房里的玫瑰花添了水,整理了一下房间后,打开了客厅的电视。

    现在正是播放新闻的时间,画面出现,安折居然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哈伯德,那个曾经在肖老板处订做人偶的佣兵队长,他还曾经帮肖老板获取了陆沨的信息。

    当时,如果不是他已经带队又去出任务了,恐怕犯罪的还要加上他。

    “目前佣兵召回工作正在顺利进行,今天上午,ar137佣兵队员回归基地,这是除基地军方外唯一能够执行六星级任务的队伍,他们带回了珍贵的样本和外界的最新消息,我们的记者采访了ar137的队长哈伯德先生。”

    画面上,哈伯德穿着野外装备,刚刚从装甲车下来。一个记者正在采访他。

    “哈伯德先生,欢迎回来。”

    哈伯德:“谢谢。”

    旁边一个工作人员正在指引他们检查血液,并道:“主城欢迎你们。”

    “谢谢。”哈伯德道:“基地的情况让我很惊讶。”

    记者道:“您的回归日期比其它佣兵队稍晚一些,是中途遇到困难了么?”

    “没有。”哈伯德的回答很简短:“信号不好,刚收到召回消息。”

    记者笑了笑:“请问您从哪片区域回来?”

    “深渊外围。”

    “那里的情况现在怎么样?”

    “怪物形态更加多变。”

    “深渊确实是非常可怕的地方,您从那里带回了什么呢?”

    “标本。”

    “感谢您对基地的贡献。”记者道。

    “不客气。”

    安折觉得哈伯德在话少这件事上,恐怕可以和陆沨一较高下,但他的眼睛没有陆沨的好看。

    画面切回新闻主持人:“据我们所知,回归的佣兵队伍核算功勋后将归入军方编制,继续为基地服务。”

    这条新闻播完,接下来就是几条无关痛痒的消息,主城里每天发生的值得报道的事情并不多,大多数时间内,主持人都在播报灯塔科研取得的新进展,专业名词和术语很多,让安折昏昏欲睡。

    厨房的高压锅“嘀——”了一声,把安折解救了出来,打开盖子后,浓郁的香气扑面而来,汤已经熬得很浓了,呈现出绵长的质地,雪白的蘑菇在汤里若隐若现,他试着喝了一口,感到满意,快乐地把三人份的汤装进保温壶里,打算带去灯塔。

    但就在走出厨房门的下一刻,他愣住了。

    新闻画面上,是银色的实验室,四周都是复杂的机械,而在实验室的中央是一个圆柱形的玻璃水箱,里面盛放着淡绿色的清澈液体。

    而这个有一人高的水箱里,只在最中央静静漂浮着一团很小的白色东西。

    安折睁大了眼睛,三步并做两步来到电视屏幕前——恰恰在这个时候,镜头拉进了,给了那团白色的小东西一个特写。

    雪白的,松软的一团,它的主体就像飘在水里的一团云朵,大小和今天煮饭时用的那几朵蘑菇一样。

    除此之外,细小的雪白菌丝也舒展开来,泡在水里,随着它在水中漂浮的轨迹轻轻晃荡着。

    安折几乎连呼吸都停止了。

    他绝对不会认错自己的孢子——虽然它比起离开自己的时候,好像长大了一点儿。

    安折抬手,他的手指有一点颤,贴在电视冰凉的屏幕上,仿佛他正触摸着那个玻璃水箱的表面,而那团雪白的东西只和他隔了一层玻璃墙。然而下一刻,新闻播报员的声音就打破了这个错觉:“四个月前,由审判庭采集的异常真菌样本被列为一级观察对象,菌类作为一类特殊的真核生物,此前从未出现过脱离物种基本形态的变异,因此,灯塔认为该样本具有宝贵的研究价值,或许通过对样本的研究,能够揭示生物感染变异的进程和原理。”

    安折蹙紧了眉头,他的孢子果然被拿去做研究了。

    随即,新闻播报员又道:“据研究人员告知,此前四个月内,样本一直维持半死亡状态,然而,就在最近两天内,竟然恢复了活性,体型有所增长,这是一个令人振奋的消息……”

    安折心脏咚咚跳。

    ——他知道孢子也认得他。

    不然,为什么偏偏在他一直待在灯塔的这两天,才开始长大?孢子感应到了他,它一定也想回到他这里来。

    播报员继续道:“实验室联系了审判庭,确认样本的生长方向与原主体类似。”

    与此同时,画面上,孢子晃晃荡荡朝着一个方向漂过去了,安折想,这一定是他所在的实验室那个方向,孢子想去找他了。

    下一秒,玻璃水箱旁出现了一个人影,他的身体在画面外,只有一个模糊的倒影,不知道是什么人。

    安折想让这个人离他的孢子远一点。

    情况恰恰相反,这人伸出手,指尖轻轻触在水箱表面,手指修长,骨节很优美。安折蹙眉,这只手的形状他很熟悉。

    这人的袖子他也很熟悉,银色的扣子也是。

    安折磨了磨牙齿,他确认这个试图碰孢子的人毫无疑问就是陆沨那个坏东西。

    然而,就在此时,孢子飘飘荡荡来到了那个坏东西面前,它雪白细软的菌丝伸出来,隔着水箱轻轻碰了碰他的手指。

    安折:“?”

    作者有话要说:  气死了气死了气死了气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