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骄网 > 都市小说 > 小蘑菇 > 26、第 26 章
    ()    列车高速行驶十分钟后, 城市已经被完落在后面,陆沨收回右手后, 安折看到来时方向笼着一片浓郁的阴云, 战机回航, 带着轰隆的呼啸声略过列车顶, 消失在他的视线范围内。

    他什么都没有说,静静凝望几十秒后, 回到原来的位置坐下。

    上车的那一刻他还在想,等通讯恢复后用通讯器告知肖老板自己的去向, 现在看来不用了。

    他托腮望着外面,余光中有一个黑色的身影, 陆沨在他旁边隔一个位置的座椅坐下了, 一直跟着他的那位年轻审判官也在侧就座。

    “上校, 审判庭消息。”他道:“审判庭撤离21人, 死亡9人, 感染4人, 已击毙。”

    陆沨道:“城防所呢?”

    “暂时没有数据。”

    接下来,旁边就没了声息。安折一直在看窗外——但窗外其实没有任何值得一看的东西, 雨雾里,只能看见空旷的水泥地面。

    这是缓冲带,从城门到外城,甚至外城的每个区域间都有面积巨大的缓冲带,上面不设任何建筑,目的是一旦发生异种入侵或大规模战争, 缓冲带的存在能为军方争取到宝贵的快速反应时间,而不至于让异种直接冲入人口密集的居住区域。

    不一会儿,有动静在车厢里响起来,是先前短暂昏厥的柯林恢复了意识,从过道爬起来,回到原来的位置坐下,他脸色苍白,低着头,从口袋里取出一副黑框眼镜,用衣角反复擦拭着,再也没有开口说话。在这一刻安折感到这个男孩和他第一次见到的那个人不同了。

    他转回头,看向陆沨。

    恰恰此时陆沨也从柯林身上收回,看向他。

    四目相对,安折不安地抓住了自己的衣角。

    陆沨只淡淡看他一眼,目光便移开了。安折觉得这时候的陆沨很陌生——即使他们昨晚还是在同一张床上睡了一夜。

    想了想,安折还是道:“接下来做什么?”

    陆沨道:“根据你学过的课程,你可能会去教孩子认字。”

    “那你呢?”

    陆沨道:“听主城安排。”

    安折鼓起勇气:“你会去灯塔吗?”

    ——他知道孢子大概率会在灯塔。

    陆沨看了他一眼。

    安折觉得这好像是看智障的眼神。

    “我属于军方。”陆沨道:“接下来的任务是收复驱散中心。”

    安折:“……哦。”

    他小声道:“那你加油。”

    陆沨静静看他几秒,道:“谢谢。”

    接下来,他们就没再说话了,安折莫名觉得上校可能也不太有说话的心情。

    又是十几分钟后,列车到站,陆沨向车首走去。

    同时车内响起广播:“各位乘客,为保证主城安,请排队接受二次检查。”

    车里的人开始排队,安折和柯林排在最后,二次检查是使用机器的基因检查,检测人还是那位穿白大褂、金发碧眼的年轻博士。他和柯林各自被抽了一管血后,博士启动机器,道:“等五分钟。”

    安折乖乖用棉签按着自己被抽血的地方,站在一边。博士笑了笑:“又是你。”

    安折:“您好。”

    “审判者竟然会带人来做基因检测,啧。”博士道:“我们整个检测处都惊讶了。”

    安折道:“他现在已经相信我是人了。”

    “他可能只是想找茬。”博士耸了耸肩:“审判庭的人么,精神总是会有点问题。”

    安折道:“他还好吧。”

    博士朝他投去一个敬佩的眼神:“你是我见过第一个为陆上校说话的人。”

    说着,博士的目光又移到他左边手臂上:“受伤了?”

    安折注意到因为动作幅度比较大,袖扣被向上扯,自己左臂上缠着的绷带露出来了一些。

    安折:“嗯。”

    “该换药了。”博士提起一旁的医疗箱,扯出一卷新的绷带:“我给你换上。”

    博士似乎是个随和善良的人,安折低声道:“谢谢。”

    博士解掉他原来的绷带,随口道:“这个结打得不错。”

    安折想了想,没说话,他决定不告诉博士这还是陆沨给他缠上的,不然检测处恐怕又要惊讶一次了——他们好像认为陆沨是那种毫无底线的坏人。

    这个念头一出来,安折忽然蹙了蹙眉。

    在这一刻,他好像明白陆沨为什么不大和别人说话了。审判者这个职位注定这样。

    他正这样想着,就听旁边的柯林低低道:“博士。”

    博士给安折缠好绷带,看向他:“嗯?”

    “现在外城已经部沦陷,审判庭也没有必要存在了。”柯林道:“我们能知道审判庭做出审判的原理了吗?”

    安折想,柯林不愧是一个坚定的反对党。

    “为什么想知道?”博士倚在仪器车上,抱臂看着他,道:“你有家人和朋友被陆沨杀死吗?”

    “我母亲。”柯林道:“她去野外那次,程都没有出装甲车。”

    “微小型的怪物虽然少,但并不是没有。”

    “但她外表和行为都没有任何异常。”

    “嗯哼。”博士淡淡道:“所以呢?如果每一个人的亲属都要向审判庭和检测处要个说法,我们就没有任何时间来确保城门的安了。”

    “但现在不一样了,你们有时间了。”柯林的声音拔高了:“我们只是想知道理由。”

    看着他,博士笑了笑。

    “你说得对,现在不一样了。”博士轻轻道:“你们现在是主城的人了,慢慢会知道很多信息。”

    他漫不经心道:“你们以为,被感染后——就是人体慢慢被侵蚀吗?”

    柯林道:“不然呢?”

    “不是的。”博士仰头望着天空:“当发生感染的那一刻,你的dna链——所有的dna结构都会在那一瞬间变化。一旦发生感染,一个人的结局就注定了。”

    “不可能。”柯林道:“我学过生物,病毒需要扩散的时间,还会有潜伏期——”

    博士却直接打断了他。

    “接下来,dna链的结构影响rna的组成,rna的变化影响蛋白质的制造,人的生物特征开始变化,这些事情,都在很短的时间内开始发生。你的皮肤,外貌,神态,动作方式,思维方式,语言能力……部都在产生变化。审判官在成为正式审判官之前接受的所有训练,都是如何用肉眼去观察到这种不同。”他笑了一下,道:“当他们辨别的准确率达到百分之八十的时候,就可以毕业,正式挂职了。你认为你对人类行为粗浅的观察能够比得上他们十几年的训练么?”

    “百分之八十。”柯林霍然抬起眼睛:“所以审判庭也不能完甄别异种,他们确实通过大规模的滥杀来保证不会错放,是么?”

    “很遗憾,我得告诉你一件事。”博士看向他:“陆沨当年的成绩是百分之百。”

    柯林怔怔在原地立了几秒,道:“……不可能。”

    “我希望你不要用平庸的标准去判定别人能力的上限,尤其是进入主城之后。”博士对柯林说着话,眼睛却看向安折:“至少在能够检验判断结果正确与否的情况下,他没有失手过一次。检测处和审判庭的联系很紧密,我看过他考核结果,他所有指标都是满分,不过这倒也不是他能百分百判定异种的原因。”

    “他好像有一种与生俱来的天赋,一种直觉。”博士道:“当年,发现他在这方面的天赋后,检测处每个月都要抽一次他的血,可惜并没有研究出什么东西。”

    “不……”柯林紧蹙眉头,道:“这违背了科学。直觉不能作为科学的依据,你最开始说的感染方式也——”

    一声短“嘀”响,机器亮起绿灯。

    “你们的新id卡和通讯器,上摆渡车,主城会给你们分配住所。”博士将两枚蓝色芯片和通讯器交到他们手上,“接下来等通讯器的消息。”

    柯林接过东西:“可是……”

    “我知道它违背了生物科学的某些原理,但这个时代最可怕的地方就在于——”博士看着他,一字一顿道:“人类科学的体系不值一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