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骄网 > 都市小说 > 小蘑菇 > 22、第 22 章
    ()    安折是被陆沨踹开门, 用制服外套裹住脑袋带出去的。

    当然,诗人和肖老板也被带出去了——不过他们是自行裹住了脑袋。

    建筑门口被陆沨调来了一个小型的超声干扰仪, 暂时清出了方圆十米的空间, 安折被安塞进了车里, 诗人和肖老板也窜了进来, 三人挤在后座上。

    陆沨回到驾驶座,道:“超载了。”

    安折莫名觉得审判者又在针对他了。

    肖老板主动道:“报告上校, 我不是人,没超载。”

    “哦。”陆沨道。

    他拨了一个通讯:“超声干扰仪救援方案可行, 建议组织居民大规模转移。”

    通讯器那头传来的是霍华德的声音:“转移去地下避难所?”

    陆沨道:“我先去8区避难所确认安。”

    “有劳。”

    陆沨便发动引擎,他们的车子转过一个弯, 朝8区的方向驶去。

    一路上, 陆沨的通讯器疯狂连响, 城务所刚刚发来求援信号, 5区就请求增援, 而5区刚刚得到增援后, 审判庭又打过来说人手已经不够。

    到后面,陆沨的回答已经变得非常机械。

    “请转城防所。”

    “请转城防所。”

    “请转城防所。”

    “辛苦, 请转城防所。”

    “陆沨,你他妈的——”

    ——这次对面是霍华德。

    陆沨直接把通讯挂了。

    挂断后,他却微微蹙眉,对旁边的研究员道:“我有接到6区的通讯吗?”

    研究员:“好像没有。”

    陆沨拨号:“6区?”

    “您好,这里是6区城务处,请问您……”

    接线人语气平稳, 连安折都惊讶了。

    陆沨更是眉头深蹙:“审判庭,陆沨。6区情况怎样?”

    对面顿了顿:“6区一切正常,请问您有什么——”

    陆沨再次打断:“一切正常?”

    “是的。”

    陆沨干脆利落挂了电话,看向研究员。

    研究员先是愣了愣,随后,声音难掩激动:“只有一种解释,6区超声驱散仪应急程序成功启动了。”

    诗人:“哇。”

    陆沨继续拨通讯:“审判庭,陆沨,请再次确认6区一切正常,请确认驱散仪正常工作。”

    “确认一切正常。”接线员的声音甚至有一丝疑惑:“上校,是出了什么事吗?”

    “是。”陆沨的回答简短直接:“立刻升起隔离墙,确认物资供应,准备应急收容。”

    “是!”

    “霍华德。情况有变,城向6区避难。”

    “好。”那边道:“城防所负责人员救援转移。”

    “收到,”陆沨道,“审判庭负责人员筛查。”

    “有劳。”

    这则通讯挂断后,陆沨再次拨打了一个号码,安折注意到这串号码格外短。

    “主城,统战中心。您好,陆上校。”

    “审判庭,陆沨。请求城审判权限。”

    “请给出预期死亡率与执行时长。”

    陆沨这沉默三秒,道:“百分之六十,五天。”

    “请等待。”

    “程审判……”安折听到身边的诗人喃喃道:“这不就是……”

    肖老板目光直直望着前方,道:“审判日。”

    五分钟后,通讯器中传来声音。

    “允许执行。”

    “是。”

    车头调转,驶向6区方向。

    一路上,安折觉得陆沨格外沉默。

    当他们进入5区道路时,前方停了一辆城防所的巨大装甲车——装甲车顶临时安了一个丑陋的超声仪,正在救援建筑中的居民。陆沨在装甲车下停下,打开车门。

    “我去开会,准备审判日。”他道:“你们跟城防所。”

    安折只能盲目听从审判者的命令,直到被城防所士兵塞进装甲车里,他才猛然响起,自己又忘记把衣服还给陆沨了,而陆沨居然也没有要。

    来不及再出去找陆沨,一声闷响,装甲车车厢关闭,光线消失,朝6区方向驶去。

    灾难突如其来,也像这场突如其来的审判。

    夜深了,6区的门口,昏黄灯光寂寂亮着,黑色的人群沿着隔离墙排成一道长蛇,绵延到视线的尽头。昆虫的振翅声从四面八方传来,可以想象它们是怎样虎视眈眈地注视着这座城市,如同注视一座能够繁衍后代的温房。与此同时,轰隆隆的车轮。履带行驶声与地板被重型装甲碾压的颤动也传过来,军方正在源源不断从各个居住区域救回居民,同样担负起运送居民职责的还有轨道交通列车。有时候列车中会混进虫子,但他们顾不得了。这些居民到达6区外围后,就被排在队尾,等待审判。

    队伍是一条黑色的河流,数不清有多少人,他们缓缓向前移动,通过审判后,就可以进入安的6区。

    机械广播一刻不停强调着“请大家遵守排队纪律”“请大家耐心等待”之类的话。队伍中偶尔会有惊叫声响起,一个活人在众目睽睽下产生变异,队伍周围巡逻的士兵会立即将他击毙。几声枪响后,人群也由最开始的躁动变为死寂。他们前进的速度非常缓慢,没有人愿意上前,然而士兵又在时时驱赶。

    但枪响最主要的来源并不是队伍的中央,而是隔离墙的城门。

    “一百年了,”一位老人道:“审判日又来了。”

    老人牵着的那个九岁的男孩抬头惊惧地看向自己的长辈,却没有得到任何一丝值得一提的安慰,老人眼里是空洞,只更紧地握住了他的手。

    在外面,是虫子在杀人,他们被从虫潮中救出,到了6区,是人在杀人。

    上帝审判世人,尚且有善恶作为依据。

    夜色更深,远处传来苍茫的风声,像遥远的海潮,6区是汪洋大海中唯一的孤岛。

    一声枪响,安折前面有一个人倒下了,两个士兵把他的尸体拖走,每个居住区域都有一个巨大的垃圾焚化炉,现在它承担起了尸体焚化炉的作用。

    又是枪响,又一个人倒下了。

    队伍不断缩短,被杀死的人比通过审判进入城中的人多。

    队伍不断前移,安折看见了这次审判的构造。

    首先是一个缓冲带,由卫兵紧紧把守,假如这个人已经出现了肉眼可以辨别的变异特征,士兵会首先将其击毙。第一关通过后,是四名分布在隔离门两侧的审判官,每个人都有一票否决权,可以随时开枪杀人——只要他认为这人不是人类,不论他的同僚的判断是否和他一致。

    他们开枪所杀的人大概占所有死人的四分之一,被产卵和被咬伤不同,这个过程非常缓慢,很多人感染的特征都没有明显表现出来。更多时候,他们对视一眼,放这个人通过。

    这时候那个人就会走到血腥最浓的地方,面对最后一个关卡。

    陆沨。

    ——并非是正襟危坐或垂手肃立的郑重姿态,他依然是那样略带懒散地倚在门下,似乎漫不经心地把玩着手中的枪,他就用那把枪行使最高,也是最终的审判权。

    又是枪响,他处决了一个十二岁的孩子,那孩子倒下后,眼睛还在死死看着他。

    一个审判官脸色苍白,喉口抽动,躬下腰去,努力抑制干呕。

    陆沨的眼神淡淡往那边一扫:“换人。”

    审判官被士兵搀走,短暂的交替时间内,没有人接受审判,穿着白色衬衫的城务所人员上前,给每位审判者拿了一瓶冰水,水里泡着绿色的薄荷叶。但陆沨没要。

    不到一分钟后,新的审判官顶替上来,审判流程重新开始。

    肖老板和诗人你推我扯,谁都不愿意先上前,最后安折被推到第一个。

    士兵看了他一眼,打了个通过手势,安折继续往前走,四位审判官微一对视,也将他放走了。

    安折走到了陆沨面前,审判者那双绿色的眼望着他,灯光下略带晦暗,没有任何感**彩,仍然像他们初次见面的那天。

    安折微微垂下眼。

    说来也巧,他来到人类基地才一个月,但已经是第四次直面审判者的审判了。

    就在上午,他还被一只虫子叮了手,但奇怪的是,除了脑海中晃过一些奇异的画面外,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如果陆沨也不能看出问题的话——

    他正这样想着,就见陆沨抬起左手,然后微微下压——是通过的手势。

    他松了一口气,走进去——陆沨的衣服和工作手册还在他身上,但现在这种场景下,给那样的陆沨还东西显然不合适。

    他在通道口驻足。

    前面有军方的大卡,用最节省空间的方式挤在一起,一辆车能够容纳五六十个人。通过城门的人可以选择上车,车满后军方会把他们载去收容点——一些空置的居住建筑,如果连空置的建筑也满了,就将他们分配到正常建筑里,和原住民共处一室,总之,还算有地方可去。

    而如果来者本身就是6区的居民,或在6区有关系密切的亲朋好友,则可以自行活动。

    不到一分钟,肖老板和诗人也陆续进来了。

    “呼。”肖老板道:“我活了。”

    “我们被审判者从城防所救下来的时候就能确定之前没被感染,中途又一直待在车里。”诗人笑眯眯道:“通过是理所当然的事。”

    肖老板斜他一眼:“那刚才不敢第一个受审的人是谁?”

    诗人道:“我忘了。”

    肖老板拍拍安折的肩膀:“你家在哪里?我得找地方睡觉,两天没睡了。”

    安折道:“我不回家。”

    肖老板皱眉:“那你干什么?”

    安折指了指身上的衣服:“我等他有空,要把衣服还掉。”

    肖老板拍了拍脑袋:“忘了,我不能去你家。”

    “算了,”他道,“我也找我姘头去。”

    安折目送自己师父的背影离开,一时间不能理解他为什么用“也”这个字。

    就听诗人道:“肖老板在地下三层经营那么多年,基地里至少百分之九十的色情书籍和影片都来源他的店铺。据说他年轻的时候,情人数不胜数。”

    安折发现自己的师父好像真的很有名。他道:“你们都知道他?”

    “基地就那么大。”诗人笑道:“谁不知道肖老板是做什么的?”

    “不过,他年老之后,倒不是很风流了。”诗人道:“提到三层,我又想起杜赛了。你见过她吧?杜赛是外城最漂亮的女人。”

    安折点点头。

    诗人叹了口气:“不知道她现在又在哪里,如果她死了,我会觉得很遗憾。。”

    安折没说话。

    诗人被关在监狱,他当然不会知道,黑市三层的老板娘已经死在繁殖季的前奏里。

    安折忽然明白了一点东西。

    一个人会因为另一个人的死亡而难过,这是人类独有的一种情绪,这或许是他们比其它生物更怕死的原因之一。

    “你又露出那种表情了。”诗人道。

    安折低声道:“什么?”

    “这里发生的一切事情都和你无关,你好像只是看着。”诗人把手肘搭在他肩膀上,语带戏谑:“你好像在观察我们,或者在怜悯我们,刚才有一秒,我觉得你身上有一种神性。”

    安折眨了眨眼睛,不太明白。

    “现在没了。”诗人在他耳边吹了一口气:“现在你像个小傻瓜。”

    安折:“……”

    诗人拍拍他的肩膀:“我也走啦。”

    安折:“你去哪里?”

    “随便吧。”诗人道:“城防所没空管我,我要越狱了。”

    他对安折笑笑:“再见。”

    安折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茫茫夜色里。

    诗人是城防所关押的犯人,没有通讯器,也没有id卡,他能去哪里,安折不知道。

    或许他会去找他的男朋友,安折想。

    又或许,他去找别人讲基地建立的故事了,然后,不出三天,城防所就会再次把他抓走。

    诗人走远后,只剩安折一个人站在墙脚下,这是一片空地,他不是唯一一个逗留此处的人,旁边还有许多人在徘徊议论,远处也聚集了一些人,不知道在做什么。

    临时拉起的隔离墙不高,是半透明的,在这里他能看见陆沨的背影。

    极光在天空旋转变幻,每一晚,天空的颜色都和前一晚不同,不断有尸体被从城门拖走,进来的人却寥寥无几,枪声和死亡好像是唯一永恒的东西。夜风浩荡,把血腥气吹了进来,安折看不见陆沨的表情,他只是觉得这样一个背影,很好看,很……孤独。

    他身后传来脚步声。

    “你怎么在这里?”一道似曾相识的声音。

    安折转身,见是那名常跟在陆沨身边的年轻审判官,他抱着一瓶薄荷水,脸色不好,但神色还很温和:“不回去吗?”

    安折点点头。

    “我想把东西还给上校。”他脱下大衣,道:“您能替我转交吗?”

    审判官微微笑了笑:“不等他吗?”

    安折想,他只是穿了一次上校的大衣,但所有人都好像默认他们有了某种关系。

    “我和上校……”他措辞:“我们不是很熟。”

    “我知道。”审判官的回答却出乎他的意料:“只是没见过上校和别人在一起。”

    他伸手:“给我吧。”

    安折确认工作手册和圆珠笔都在后,将大衣简单叠了一下,递过去,审判官的双手托住了它。

    天上,极光陡然一变,像闪电猛地照亮了天空和地面。

    安折心脏重重一跳,一种难以抵御的直觉席卷而来。他难以自抑地望向城门,陆沨的身影,夜色里那样挺拔又孤独的身影。

    他忽然有一种认知,如果他现在离开,那他一辈子都不会和这个人有任何关系了。

    他再次抓住了那件大衣。

    审判官看向他。

    “我……”安折道:“我等他吧。”

    审判官温和地笑了一下,将大衣展开,重新披到他身上:“谢谢。”

    安折看回陆沨的身影,就在他们说话间,陆沨又杀了两个人。

    他问:“他什么时候会休息?”

    “我不知道。”审判官道:“上校连续工作很久了,可能再过两三个小时吧。”

    安折:“谢谢。”

    却听审判官问:“你怎么和上校认识的?”

    安折回想。

    “在城门吧。”他略过孢子那件事不提,道:“他怀疑我不是人,带我做了基因检测,我通过了。”

    审判官挑了挑眉。

    安折继续道:“后来我被他抓了。”

    审判官弯起眼睛笑了笑:“我知道,你们的胆子很大。”

    安折:“……”

    “然后就是在城防所了,我有点怕冷,他把房间借给我住了一晚。”安折掰着手指往下数:“再然后我和朋友被困在房间里,不知道要怎么办,打了他的电话,就来到这里了。”

    讲完,他问:“上校平时也经常帮别人吗?”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陆沨确实是个好人。

    “我不知道,他身边没有别人。”审判官却说。

    过一会儿,他又道:“有时候我也想保护一些人,但没有人会向审判庭求救。”

    安折抿了抿唇,道:“你很好。”

    末了,又补一句:“你不像审判官。”

    这位审判官的脾气即使是在他见过的所有人中,都算得上是非常温和的。

    审判官笑了笑:“很多人都这样说,或许像上校那样的人才是合格的。”

    安折:“好像是。”

    他想,陆沨冷淡的性格或许就是他能够做出最正确的判断的原因。

    “今年是上校为审判庭工作的第七年。”审判官道:“审判官做出的判断,审判者能够告诉他是否正确,但是对于审判者自己,已经没有人能告诉他是对或错了。他要对抗的是难以想象的庞然大物,潜伏的异种,他人的质疑……还有他自己。”

    “所以我想,支撑上校在审判庭度过七年的,除了冷漠,还有一些别的东西。”审判官道:“希望你能理解他。”

    这个审判官总是将话题导向陆沨,安折看穿了他。

    却见此时审判官微蹙眉头,看向了隔离墙的另一边。

    那里集结了很多人,比方才又多了。安折原本以为是城内的居民来看热闹,但他们神情却都非常严肃,像是来参加一场大型的聚会。

    他们在说话,声音很小,安折隐隐约约捕捉到几个词。

    “比例……可怕……”

    “四千。”

    “……开始。”

    他看见身旁的审判官蹙了蹙眉,朝远处的卫兵打了个手势。

    一队卫兵走了过来,就在这时,集结在墙下的那些人散开了。他们足足有数百人,散开后的规模更显得庞大,并且,不断有新的人从城中走出,加入进来。

    人群中,有人挥了挥手,安折确认是朝着自己的方向挥的。他看过去,是一张熟悉的年轻面孔,是他进入人类基地的第一天,领他去了117建筑的人。

    那时候,他们正在游i行。

    ——安折忽然知道这些人是来干什么的了,他睁大眼睛望着他们。

    为首的一个人从衣服里拿出一张对折的白纸,展开。

    白纸上用红色写了七个大字“反对审判者暴行”。

    随即,那人身边的人也展开了自己的纸张“立即公开审判细则”。

    “请公布审判标准。”

    “拒绝审判日重演。”

    “给死者一个交代”。

    “不接受无理由杀人。”

    “拒绝以滥杀维护基地安。”

    “请求定期评估审判者精神状态。”

    “致审判庭:请为基地人口流失率负责。”

    “现任审判者杀人率远超历代,请给基地一个解释。”

    极光下,这些白色的纸张像花朵一样展开,它们汇在一起,像一片沉默流动的海洋,苍白是海洋的底色,血红的字迹是这片海洋掀起的浪花。

    墙外的人们耸动起来,他们伸长了脖子,目光穿过半透明的隔离带看清对面的情形,死寂的氛围被这突然而来的异动打破,他们小声交头接耳起来。

    安折却望向城门。

    城门,陆沨的身影微动,侧身往城内看过来。

    那只是平淡无奇的一眼,他仿佛什么都没有看见,回身,上膛,扣动扳机,又一个人倒在了血泊里,是个短头发的少女。

    如果安折没有记错,这是陆沨连续杀掉的第十一个人。

    轮到第十二个人了,是个古铜色皮肤的男人,他惊怖欲绝的目光在陆沨、审判官和地面上那摊深浓的血迹间来回犹疑,迟迟没有迈出向前的脚步。

    持枪的士兵走上来驱赶他。他面部肌肉抽搐,死死看着对面静立示威的人群,最后咬紧后槽牙,闭了闭眼,坐在了地上:“我不去!”

    这一举动极大振奋了墙里示威的人群,他们将标语举得更高。

    墙外,第二个人坐下了。

    第三个。

    第四个。

    仿佛一股洪流席卷而来,短短五分钟之内,他们像倒塌的骨牌一样纷纷坐下,没有人说话,也没有一个人踏入审判区,极光在天空狂舞变幻,他们静默地看着中央的陆沨,用拒不配合的态度表达反抗。

    陆沨的神情却没有任何变化,他微垂了眼睫,低头给枪换上新的弹匣,这人微斜的眉梢和薄长的眼角天生有一个上挑的弧度,正常时是凌厉迫人,而垂下眼的时候,那弧度就像极了冷漠的不屑和讥哨。

    轻轻一声咔哒响,弹匣换好。

    他道:“带上来。”

    城防所的士兵迟疑了片刻,场面足足静止十秒钟后,才有两个士兵迈步上前,粗暴架起第一个坐下的男人。

    陆沨缓缓抬枪。

    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他们。人群中传来一声女人的抽泣,随即,抽泣声像病毒一样传开。仿佛他们即将面临的不是审判,而是屠杀。

    或许审判日本就是一场屠杀,一百年前是这样,一百年后也是。

    就在此时,装甲车的声音打破了紧绷的氛围。带了一队卫兵的霍华德从车上下来,对陆沨道:“怎么回事?”

    陆沨语气平淡:“居民拒绝合作。”

    霍华德环视周围一眼,紧皱眉头:“陆沨,你是不是杀人太过了。”

    陆沨语调不变,只是嗓音略带沙哑:“没有。”

    “今天情况紧急,”霍华德的副官给他递了一枚扩音器,他对居民道:“事关基地安,大面积感染随时有可能发生,请大家配合审判庭和城防所的工作。”

    没有人动弹。或许不知道什么时候才爆发的感染比起面前审判者的枪口,后者还更可怕些。

    霍华德显然也注意到了大家的沉默,他目光在示威标语上略过后,思忖片刻,道:“我们彼此各退一步,审判庭公开审判细则,居民重新进入审判流程。”

    “霍华德。”陆沨的嗓音淡淡响起。

    人群忽然爆发出一片惊叫!

    ——因为陆沨的枪口,缓缓转向霍华德的方向。

    霍华德一愣,随即拧眉道:“陆上校,你这是做什么?”

    霍华德的卫兵齐齐上前一步,一致抬枪上膛,枪口对准陆沨!

    僵持。

    只听霍华德冷笑一声:“陆上校,我今天没有接触过一只虫子。”

    陆沨:“你已经被感染了。”

    “我理解审判庭想接管城防所。”霍华德声音低沉:“但现在是基地存亡的关头,陆上校,你滥用职权,也要有个限度。”

    此话一出,人群立即骚动起来。

    陆沨的手指搭上了扳机。他没有说一句话,但他的动作已经表明了他想做什么。

    城防所卫兵同样。他们的动作更大一些,显然,陆沨只要向他们的霍华德所长开枪,他们也会立即将他乱枪打死。

    死一样的沉默,冰一样蔓延凝结开来。

    就在这令人窒息的寂静里,墙内传来一个人的高喊。

    “反对审判者强权!”

    他一呼百应,所有人——墙内的,墙外的,原本就在的,新涌入的,部跟着这一声口号喊了出来。

    “反对审判者强权!”

    “反对审判者强权!”

    “反对审判者强权!”

    声音一浪高过一浪,而中央的陆沨始终不动。

    安折看着陆沨的背影,他几乎忘记呼吸。

    他对陆沨了解不深,可就凭那么一点浅薄的了解,他知道陆沨真的会开枪。

    会死的。

    他身旁的年轻审判官也喃喃道:“不要……”

    ——就在此时。

    远方道路,忽然出现一道白色亮光,这亮光不断闪烁着,同时响起的是刺耳的鸣笛声,人群纷纷规避,一辆车身绘着红色尖三角的白色机械车轰隆隆飞速驶来,驶到近前时车门打开,一个身穿白大褂的年轻男人跳了下来。安折认得他,一个月前在城门,他的基因测试就是这位年轻博士做的。

    “我是灯塔检测处负责人。”他拿了扩音器,急促地喘了几口气:“第一代基因耦合剂在一个小时前配置成功,能实现靶点快速显像,只需要……”

    他上气不接下气,又喘了一下,才道:“……只需要五分钟。”

    说着,他拧开一次性针管,走上前:“霍华德所长,如果您愿意配合的话。”

    霍华德坦然卸掉封闭式防护军服的衣袖,接受抽血,然后看向陆沨。

    其余所有人也看着陆沨,安折知道他们在等待一个结果——一个霍华德基因检测正常的结果,以此证明审判者滥杀无度。

    他身后的示威群众中有人道:“我们要改变历史了。”

    他也看见陆沨压下枪口,面无表情倚在壁上擦枪,他好像什么都不在意。

    他会想些什么?安折想。

    三分钟后陆沨擦好枪了,他将它扣回腰间,目光淡淡扫过周围人群。

    安折望着他,或许有那么一个片刻,他和他短暂对视了那么零点几秒。

    安折立刻往审判官的身边站了站,以此表明自己的立场。

    陆沨好像勾唇笑了一下,他没看清楚,因为这人下一秒就转回去了。

    还有一分钟。

    示威的人群更加骚乱,他们议论纷纷。

    半分钟。

    十秒钟。

    他们开始数秒。

    “十,九,八,七,六,五,四,三,二,一——”

    检测车车顶灯红光大胜。

    不祥的警报声穿透力极强,突兀响起:“嘟——”

    人群猛地陷入死寂。

    一声枪响。

    不必陆沨动手,城门的卫兵开了枪。

    死寂在这里蔓延开来,没有人说话,最后,博士开口:“上校——”

    陆沨一言不发,转身向城内走去,他径直越过所有人,也越过安折。

    沉默的人群仿佛被冻僵的木偶,只在他走到近前的时候才反应过来,缓慢分开一条道路。

    他的身影在安折眼里,和基地城门那一天转身离开的背影重合。安折也只见过他转身离去,而没有见过他向什么人走来。

    审判官忽然用手肘碰了碰安折。

    安折立刻反应过来了,他抱着陆沨的工作手册,追向陆沨——审判者人高腿长,他得小跑才能缀上。

    “上校。”

    陆沨没回应。

    “上校,您等一下。”

    陆沨还是没回应。

    “上校……”安折喘了几口气,他本来就没多大力气,这一跑,声音受到影响,更软了一些,他蹙眉道:“您慢点,我跟不上您……”

    上校停下了,并转头看他。

    安折气还没喘匀,抬头:“上校……”

    “好好说话。”陆沨淡淡看他一眼,冷声道:“别撒娇。”

    安折:“……”

    作者有话要说:  害,您可不就是吃这一套吗。

    入v啦,今天评论发红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