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骄网 > 都市小说 > 小蘑菇 > 10、第 10 章
    ()    “哈伯德先生,是我,肖·斯科特。”

    肖老板给哈伯德发消息的时候,安折正抱着一颗人头,在上面练习种眉毛。

    热熔针在硅橡胶制成的皮肤上刺出一个微小的孔洞,再将模拟人类毛发的纤维种进去,等被熔软的硅橡胶再次冷却,这根眉毛就牢牢扎根在了人偶的皮肤内。肖老板的眼睛花了,很难再高强度地进行这种工作,安折猜测这就是他急于找徒弟的原因之一。

    放下通讯器,肖·斯科特将人偶从玻璃橱窗里拿出来,将它安放在房间中央的座椅上。人偶的所有关节可以轻易转动,他将它的双腿交叠,双手扣肘,最后拧动头颅,让它微微垂首,灯光穿过睫毛投下阴影,一个居高临下,又略带忧郁的坐姿。

    安折抬头看向那里,昏暗的灯光在人偶的脸上投下深浅不一的阴影,硅橡胶和人类皮肤唯一的那一点微妙差别都被抵消了,它完像个静默的活人。

    过分的安静——周围的橱窗和货柜——那些在人类的认知里或许被认为是秽亵的东西,也在这样的氛围下光怪陆离起来。

    光怪陆离的氛围被一声推门响打破,外边白色的灯光照进来,映亮了人偶的半边身体。安折眯了眯眼睛,望向门口出现的男人。

    他背着光,身材高大,半长的黑色卷发,棕色眼睛,五官冷戾。安折能想象出他拿枪走在野外的样子。

    安折等他进来,但那人只是站在门口,他的目光停在房间中间的人偶身上,久久没有任何动作,他好像也变成了一具人偶。

    直到肖老板咳了一声,道:“请进。”那男人才仿佛大梦初醒,动了动。他大步迈进房中,走到人偶近前时,速度却猛地慢了。安折看着他抬起手想触碰人偶的面庞,手指悬在半空,却迟迟没有下落,寂静的房间,只有这个男人微微带颤的呼吸声,很轻。或许人偶的眼睫上栖息着一只蝴蝶,他怕惊扰它。

    最终,他将右手收回身侧,定定看着人偶,道:“谢谢。”

    “不谢。”肖老板走过来,灰蓝色的眼睛望着他:“还得谢谢哈伯德先生给我的数据足够。”

    哈伯德笑了一下,眼眸却仍低垂着。

    肖老板指了指旁边一人大小的封装箱:“我来?”

    “我自己来。”

    他手指终于搭在了人偶的肩膀上,缓向下,将人偶抱起,放入箱中。

    肖老板站在一旁,道:“我以前不知道哈伯德队长是个重感情的人。”

    “有些话没来得及说。”哈伯德半跪在地上,缓缓合上箱盖,按住箱盖的手指指节泛白,很久以后,他才又起身。

    肖老板抱臂,道:“人偶每两个月维护一次,到时候送来就可以了。有什么新手艺,我就再给它用上。”

    哈伯德道:“肖·斯科特从来不做赔本生意。”

    肖老板愉悦地笑了几声。

    “哈伯德队长神通广大,我就不行了。”他说。

    哈伯德:“你要什么?”

    “前几天接了个大单,那人的数据不好找,想拜托你。”

    哈伯德:“肖老板还有拿不到的数据吗?”

    肖老板咧嘴一笑,抬起手臂,对哈伯德做了个开枪的手势。

    哈伯德勾唇笑了笑,转身拉起箱子的把手,走到门口。

    “请等一下。”安折忽然道。

    哈伯德回头。

    安折快步走到他身边,解开衬衫的第一粒纽扣,将挂在脖子里那枚弹壳拿出来。

    “先生,”他道:“您知道这是哪里的东西吗?”

    哈伯德没说话,伸手拿起了那枚黄铜色的弹壳,转过一个角度,在光下看。

    安折的心脏砰砰跳。

    “供给站和黑市没有这种型号。”一分钟过后,哈伯德松手,弹壳坠回安折胸前,他转身离开,只留下一句话。

    “军方的东西。”

    他背影逐渐走远。安折伸手到胸前,握着那枚弹壳,微微出神。

    寂静的房间里,肖老板笑了一声。

    “哈伯德说是军用,就肯定是了,”他关上门,眯眼笑道:“怎么,你跟军方的人上过床?杜赛的生意做得还真大。”

    安折缓缓摇了摇头。

    如果是军方的东西,他又该怎么办?

    “啧,”肖老板道,“你也丢魂了?”

    安折说:“我想找到它的主人。”

    肖老板:“怎么,这人没给你钱?”

    安折觉得肖老板的思路很不对劲。

    他辩解:“不是的。”

    “军方的东西,军方的人肯定能认出来型号,我教你一个办法。”肖老板语重心长道。

    安折:“什么办法?”

    肖老板:“主城和野外,你够不着。外城里边,城防所,审判庭,都是军方的地盘,你半夜去那里逛逛,勾搭一个。军方虽然管得很严,但难免有道德败坏的人。”

    安折:“……”

    他想了想,又问:“军方的什么人会去野外?”

    肖老板猛地弹了一下他的脑门:“你以为野外的地图是谁画的?”

    打疼了,安折咬了咬嘴唇。

    “还委屈上了。”肖老板道:“连审判者每年都有小半年不在基地,你说呢?军方员都去外面。”

    安折没话说了,低头继续种眉毛,他意识到自己可能得在基地待很久了。

    一天的种眉毛结束,肖老板很满意,放安折下班。

    安折想喝黑市一层门口的土豆汤,今天是他给肖老板打工的第三天。肖老板预付了一个月的工资,他的id卡里现在有60了。

    但当他上到地上一层的时候,就感到气氛明显不对。地上一层往日的热闹没有了,人们都神色匆匆,出口处人影稀少。

    他有点疑惑,但土豆汤带来的诱惑很大——还是走了过去。

    就在即将接近土豆汤的时候,安折的身体忽然顿住了。

    他静止了一秒,转身,原地折回。

    “回来。”冷冷声音传来。

    安折自认倒霉,再次转身,往前走几步,来到门口的审判者面前。

    审判者不是一个人来的,身边还有三个着装简单,五官年轻的审判官。

    ——他撞上了审判庭的日常城内巡防。

    就听陆h淡淡道:“肢体动作僵硬,动作回避,记一分。”

    他身后的年轻审判官拿着纸笔,随着他的话音,仔细看了安折一眼,然后低头唰唰在纸上记着什么。

    安折看向他们,却直直对上陆h的目光,他立刻把目光移向别处。

    “眼神闪躲,记一分。”陆h的语气没有任何变化,他身后的年轻审判官继续记录。

    安折觉得这个场景有点眼熟,他想了想,确认审判者大人并不是单纯地执行巡防任务,他在带新人,就像肖老板带徒弟那样,但陆h显然并不像肖老板那样循循善诱,教导得很生硬。

    他等待下一个扣分项。

    却发现陆h的教导虽然很生硬,但态度也不能算敷衍,他开始提问了:“结果?”

    “回上校。”年轻审判官道:“综合各项指标,受审者属于人类。”

    “异常指征原因?”

    “怕您。”

    陆h勾了勾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