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骄网 > 修真小说 > 提酒问桃花 > 第18章 乱葬岗智斗
    但是作为一个反派,迎难而上才是好品质。再说,他还有文着臭帮忙。

    迟着香给了文着臭一个眼神,后者明了,两人一同上前,一个挥爪,一个使剑。其实迟着香因为挨了夏筱汐一剑,现在一只手已经是受了伤。他修的是虎麟爪,本应该是坚不可摧,如今也只剩下七分实力。

    现在其余几人都在混战之中,对上臭豆腐双人组的,只有夏筱汐和周钦言。

    周钦言也是开始有些慌张,因为他知道,自己二人打不过对方,而他同样知道,夏筱汐那个傻妞一定会冲在自己前面保护自己。

    所以还是回到了一开始的问题,他太弱了。

    此时硬上不行,那就只能智取。

    周钦言上前两步,大喝:“两位前辈!请听我一言。”

    文着臭傲娇道:“不听不听我不听!”

    周钦言见两人没有停手的意思,连忙继续说道:“我们可以把藏宝图给你们,只要你们放我们走。”

    两人听闻,倒是停下。刚刚周钦言说的是给“你们”,那个“你们”,又是指谁呢?

    周钦言对正要说话的夏筱汐使了个眼色,示意她不要说话,然后自己上前一步,拱手道:“鸣凤剑乃天下第一剑,两位前辈就不想据为己有吗?”

    臭豆腐二人组有些心动,虽说迟着香不是用剑的,但谁不想得到神剑然后修炼其中的绝世剑法呢,管你现在是打拳的还是用刀的。

    旁边这二十多人,乃是萧家之人,听闻周钦言这句话,忙喊道文着臭迟着香你们两个要背叛萧家吗?

    迟着香皱了皱眉,这群喽啰还真是烦人啊。但随即他眼珠一转,正视周钦言说我能是那种见利忘义的人吗,萧家是我家,文明靠大家,我是绝对不会让你这小鬼的反间计得逞的!

    但说话的同时,他冲着周钦言挤眉弄眼,示意他往门外跑。同时,迟着香两人挪移脚步,张牙舞爪,看似要冲上来杀掉周钦言两人,却露出很大的空间,是个人都能跑出去了。

    周钦言往后推了夏筱汐一把,压低声音,说道:“你们先搞定萧家的人,我有把握。”眼神里的自信,竟生生让女孩没有跟过去。

    周钦言几个闪身,穿梭在走廊楼梯,做出奋力逃跑的样子,但也留了几分力气。很顺利地,春香阁中没有其他人出现。

    刚出了茶楼,臭豆腐组合也跟了过来,也不说话,一人提着周钦言一只胳膊,脚下生风,没多少时间,竟然到了城外!

    周钦言心里也是有些吃惊,城门口竟然没有人看着吗?萧家竟也是大意了,真以为自己众人已经是瓮中之鳖。只可惜,号称小诸葛的我,会是被你们这点小伎俩给弄倒的吗?

    我真是个天才。周钦言心中想道。

    文着臭问周钦言我们去哪里会比较好?

    周钦言道:“那就去栖霞山吧,那里风景优美,身处佳地,我们可以得到更好的交流,这交流,不仅是语言上的沟通,还是心灵上的联络。”

    迟着香吐口痰说想得美,想套路爷爷的人还没出世呢,就去乱葬岗吧,保证到了那里他就吓得屁滚尿流交出藏宝图了。

    周钦言问我怎么就套路你了。

    闻着臭此时也“明了”过来,自作聪明道:“栖霞山那么大,你要是设计在那里逃掉,我们肯定也不好抓到,你真当我们傻啊。况且,你主动提出要去那里,那我们就偏不去,套路我们青山帮卧龙凤雏,你还嫩了点!”

    周钦言心里想,你们可真棒,这脑瓜子把我想到的东西想到了,没想到的东西也想到了,什么都想到了,还有什么没想到的呢。我倒是没想到你们这么能想啊,但我似乎真要想一个你们想不到的方法,哎哟,想不到就难搞了。

    (注:以上这段话,自认为语文不优秀的孩子请自动忽略,不然这对你算是一种折磨。)

    于是片刻后,乱葬岗。

    战斗打响前便已是黄昏,而此时已然夜幕降临。秋日的夜空总是缺少月光与星光的,倒是风在紧紧地吹,呼啸的声音似魂灵缠绕身旁低沉地说话。长长的野草如群魔乱舞,忽高忽低的坟土上不时还能睨到几只断手断脚。

    周钦言坐在一个土坡上,冷汗浸湿了内里衣衫。说不害怕是不可能的,这么恐怖一地方那能不怕吗?况且身边还有两只“饿狼”在虎视眈眈。

    现在周钦言都已经预知了后面的情节了,毫无疑问,就只有两种走向。

    一,凭借自己的三寸不烂钢筋舌把臭豆腐组合骗得团团转,然后成功让他们放过自己,自己逃出生天。而这要想成为现实,需要他头顶的主角光环一直闪闪发光能源不断。

    二,等死。能怎样呢?你骗人能骗多久还不露出破绽的?被臭豆腐组合发现自己身上其实没有藏宝图的话,那自己瞬间就凉凉了。嗯,早知道,应该让自己保管藏宝图的,说不定今天还能救自己一命。只可惜,藏宝图一直放在夏筱汐那里。

    文着臭眼神里冒着绿光,真就如饿狼一般:“快点把藏宝图交出来吧。”他已经在幻想着有一天他拿着鸣凤剑站在武林之巅呼风唤雨,所有人都跪在地上合唱一曲《征服》,啊,多么诱人的一幕……

    周钦言无奈,现在唯有一个拖字诀了。

    他看了看两人,有些纳闷地问道:“鸣凤剑可是只有一把啊,你们两人怎么分?而且,迟护法你可不是练剑的人啊……”说话时,他眼中的深意,已经一目了然。

    迟着香冷哼道:“怎么,现在想挑拨离间我们兄弟二人吗?”

    文着臭也是一把揪住周钦言的后衣领,把他扔在地上,还狠狠地踢了他一脚,骂道:“不用跟你废话了,直接把你杀了搜身就好了。罗里吧嗦的个小兔崽子。”

    周钦言吐掉口中泥土,仍是作出一副镇定自若的样子,盘坐在地上,却一只手放入怀中,答:“那你们可想岔了。我现在怀中这一张藏宝图,只需要轻轻用内力一震,我得不到,你得不到。”

    与人说话就像与人对战,不管你有没有兵力粮草,你都要作出一副气势汹汹的样子。气势上压制了,你就赢了一半了。就如项羽破釜沉舟,韩信背水一战,别无退路后气势无双,于是可以以少胜多,以一当十。

    迟着香这时却眯缝着眼说,那你说吧,你的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