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骄网 > 修真小说 > 提酒问桃花 > 第6章 关门见阎王
    虞红袖瞥了一眼这个满脑子污秽的家伙,冷言道:“还走不走的。”

    周钦言乖乖点点头,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结果虞红袖被他这样子逗得噗嗤一笑,也不再说什么了。

    虞红袖带着两个家伙在一条条走廊里穿梭,也不知绕过了多少房间,最终停在了一座小阁楼面前的假山后面,说:“你们两个反正也不会去拿那份宝图吧,今天我心情好,等我拿到宝图,可以带你们出去,但是在这之前你们给我在这里待好了,要让人发现我就杀了你们。”

    说着就要潜入那阁楼中。

    周钦言忙拦住虞红袖,说:“你怎么知道我们不要那藏宝图呢?我们要的。”

    虞红袖冷笑道:“就凭你?一个九品的家伙怀揣这世上最宝贵的东西,不怕被人在晚上剁成肉酱?”

    周钦言想了想,说:“有道理,那么你加油,我们在这里等着你。”王炎默不作声,冷眼瞧着这两人,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等到虞红袖身影消失在阁楼之中,周钦言默默叹了口气,说:“王兄,走吧。”说不要就不要那是不可能的,自己还要那藏宝图寻到鸣凤剑来成为大高手呢,反正也非亲非故,骗一下也无所谓。

    王炎也明白这个道理,点点头,说:“跟好我吧。”

    进门,漆黑一片,也没有一个人在。两人偷偷摸摸顺着楼梯走上二楼,上面倒是露出一点昏黄的光芒来。仔细看去,只有一间房里面似乎点上了根蜡烛。

    两人悄悄走进那厢房隔壁的房间,只听得里面有声音传来,忙竖耳偷听。

    一女声传来,赫然是虞红袖:“三大世家之一的沈家竟然也行偷盗之事了吗,好一个武林正派!”

    男人低沉的声音:“你又是何人?”

    虞红袖笑了笑,声音冰寒:“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把你手中那份藏宝图交出来。”

    男人也笑了笑,说:“这位姑娘,说得轻巧,那你有本事就来拿呀。”

    虞红袖冷声道:“沈千叶,沈家二公子,四品修为。”

    沈千叶愣了愣,说:“你果然认识我,可我看你面生得很啊,这么漂亮的姑娘,我想如果已经见过,我一定是会有印象的。”

    “九幽。”虞红袖报出两个字来。

    “原来如此,九幽教的人,看来你就是那位圣女了。怎么,我白天听说你因为偷这份藏宝图好像受了伤啊,你确定现在打得过我?”

    虞红袖冷笑道:“本来自报家门是让你识相滚远点的,你这种垃圾本小姐还从来没有看在眼里过,就算受伤又如何,今日这份图我势在必得。”

    屋内传来乒乒乓乓的响声,过了一会儿,只听虞红袖笑道:“东西我拿走了,后会有期!”接着是窗户打开的声音,沈千叶骂了一句,也跟了上去,阁楼重归静谧。

    周钦言两人连忙跑进那屋内,烛火还亮着,窗户大开着,人却不见了踪影。

    王炎叹口气,说:“可惜了,图还是没有拿到。”

    周钦言轻松道:“没事,反正平庸与否对我来说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每天开开心心地过日子。”

    说着就要帮那两人掩盖踪迹把烛火灭掉,手碰到烛台,却感觉到一丝不对劲,这个烛台竟然可以扭动!周钦言心中突然有个想法,莫不是赵青山的宝库?那发了呀。

    连扭动烛台,只听得“咔咔咔”的声音,墙壁打开。

    没想到,这里竟然藏了个暗房!

    王炎也瞬间明白了,说道:“取不义之财,倒是可以的。”

    两人走进那密室,发现里面空间很小,只有一桌一椅。桌上除了半尺高的小黄书以外,赫然放着一张羊皮做的藏宝图!

    也就是说,之前虞红袖两人发现的那张藏宝图是假的,真正的图竟然被藏在这里。赵青山好深的心机!

    周钦言叹道:“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不费工夫。果然,主角的命格就是好,想要什么就有什么。”

    周钦言把藏宝图放入怀中,顺便拿了本小黄书,两人深知不可能再去阁楼外等着虞红袖了,偷偷摸摸地按照记忆往回走,又来到了百草园。

    但是肯定不能再走暗道了,怕要是有人发现了暗道堵着他们就真的完蛋了。但最苦恼的是,这地方跟迷宫一样绕来绕去的,好不容易凭着记忆走回到百草园,却没有路可走了。

    两人面面相觑,都是一脸生无可恋。

    “怎么办?”

    “怎么办?”

    “你问我怎么办?”

    “我怎么知道怎么办?”

    “那到底怎么办?”

    “我也想知道怎么办。”

    “凉拌?”

    “再加个鸡蛋?”

    不远处传来一阵马鸣,接着是马飞奔而来的声音。这声音周钦言最熟悉不过了。

    没想到,玛莎拉蒂竟然在两人走之后被青山帮的人牵了回来,而玛莎拉蒂也有些本事,竟然能够逃脱出来,循着气味,在这青山帮里面穿梭找到周钦言二人。

    如此一来,就是有喜有忧了。喜的是,玛莎拉蒂好马识途,大概可以把他们载出去;忧的是,他们要想出去,除了突出青山帮弟子的重围没什么别的办法了,因为人也已经被马鸣声引了过来。

    一个个青山帮的弟子提着青钢剑赶来,肃杀之气凛然。虽然帮内没有帮主和两大护法,但还是有几个四五品的高手坐镇,其余的弟子也还有一百来个,此时他们围成了一个圈,把两人一马所有的退路都封死了。

    周钦言笑道:“王兄,上马。”

    说着两人飞身上马,周钦言御马,王炎持箫。其实既然是以箫作武器,那必定是有所深意的,不会吹箫那拿着箫干嘛呢?是的,你答对了,王炎不仅是一个战士,还是一个团控法师。

    玉箫响,十丈之内,稍微修为弱点的,七窍流血,四品五品的也头痛欲裂。这其实也让周钦言惊叹不已,这箫音引天地真气形成波动,一圈接着一圈涟漪,在猝不及防下,竟然让四品高手逗难以有什么还手之力。那么问题来了,教王炎武功的那个道长,又是什么大佬呢?

    人群自动让开一条道,玛莎拉蒂扬长而去。

    不愧是一匹宝马,这玛莎拉蒂竟也认得被抓来时走过的路,几个穿梭就来到了院门前。

    但堂堂庐州城第一帮派,怎么可能是你说来就来说走就走的,果不其然,前面青山帮弟子真正地严阵以待了。

    百来号人,人手一把弓,满弦如圆月,箭簇的森森冷光正对着两人。

    “射!”

    跟两人没有讲任何的道理,也不需要去讲什么道理,反正就是犯我者死,悄咪咪进来的人肯定不是好人,何必去废话呢,不然你说一通读者会以为你在水文,本来你就已经够短的了,怎么能做这种无耻的事情呢?

    “万箭齐发啊,可我没有无懈可击呀,凉了凉了。”周钦言一个急刹,玛莎拉蒂扬蹄长嘶,王炎连搂紧了周钦言的小蛮腰。

    箭如雨,月色凉,关门见阎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