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骄网 > 修真小说 > 提酒问桃花 > 第2章 我王哥超凶
    庐州城。

    时值四月,满城花开,长街通小巷,来往人如织。好一派繁荣的景象。

    庐州离武林大会召开地金陵已经不远了,王炎周钦言二人打算先进城休息两天,看看传说中的庐州风景。

    这么些天来,经过周钦言的死缠烂打,王炎倒是也跟他成为了朋友。怎么说呢,在王炎看来,这个人是自己见过最有趣的一个人,虽然有点二,但还是有一种魅力在吸引着自己——嗯,自己绝对不会是弯的。

    王炎没有师从什么门派,只是跟了个在江湖游历的老道学过两年功夫,但之后王炎也不知道师父去了哪里,只听师父说二人缘分未尽,往后总会再见。

    周钦言听王炎这么说,心里大概有了个底,他师父一定是江湖上某个隐形大佬,不然王炎也不能二十岁就已经是五品高手了。

    江湖上有句话,说,上三品,中三品,下三品。这是说武功造诣其实分了三个级别的,每一个级别之间都是一个鸿沟。中三品的王炎打下三品末流的周钦言的话,不止能打十个,几百个都不成问题。于是,周钦言更加认为自己抱上了大腿,一定要死死抱着不放了。

    更何况,王炎除了高冷点外,其实人还是很嫉恶如仇善恶分明的。

    当时王炎有些感慨,说你太弱了,可是感觉你这打扮和坐骑都不是一般人的样子啊。

    周钦言笑了笑,说我来自关西某个大家族,家族里整天争名夺利,冷血无情,没一点意思,我就想,人生不该这么活啊,我听说外面江南有山有水,就想着来看一看闯一闯了,也许这一辈子都不会再回去了吧。

    王炎叹了叹气,说每个人都是被生活所束缚的人,有人自甘沉沦,有人却一心想着逃,谁又能说谁对谁错呢,谁又曾逃过生活的魔爪呢?

    周钦言牵着玛莎拉蒂,王炎把玩着玉箫,正要去找个客栈住下,不远处突然传来阵阵喊声:“抓住这个妖女,别让她跑了!”

    周钦言一听到这话,猛地精神一振。话本里写的什么?妖女总被追杀,猪脚总是见义勇为救下妖女,两人发展一段禁忌爱恋。

    “妈呀,我机会来了呀,哦吼吼,是该轮到我ZB了吗?”周钦言一阵YY,口水都快要流出来了,看得王炎直接一巴掌扇过去,让他长点记性。

    周钦言大义凛然:“王兄,可敢上前一观?”

    王炎鄙视地看了一眼,口中却是有些轻蔑:“有何不敢?人在江湖,哪里有瞧处我自然要去瞧一瞧。”

    两人往前走,却见前面道上十来个青衣打扮的人正手持长剑追赶一负伤女子。女子身着黑色劲装,面蒙一袭黑纱,虽是受了伤,却依然脚下如风,比后面追赶的人速度还要快上几分。女子很美,虽然单单只看到了她那双冷澈的双眼,周钦言就已经认定女子是世上难有的美人了。果然,话本里的妖女,都是美如天仙啊。

    街旁人声音嘈杂。

    “这不是青山帮的人么?惹不起惹不起。”

    “不知道那女子是什么人啊?竟然得罪了青山帮,她凉凉了。”

    “还能什么人?管你好人坏人,只要惹了青山帮,还有好下场?”

    王炎一把揪过一人衣领说:“青山帮是什么门派?”

    那人使劲想要挣脱,却发现自己无能为力,只好说:“还能什么帮派,庐州第一大门派,官府见了都怕三分,平日里啊,就没干过一件好事。”说到最后一句,他怕人听到,声音压得几乎难以听见。

    “我辈江湖义士,岂能容忍这样的杂碎祸害世间?纵不论这女子是好是坏,我只想好好教育教育那些青山帮的人,让他们一个个都明白我们大燕是法制国家,不是什么人都可以胡来的。”王炎正气浩然。

    周钦言拍拍手说好,你要行侠仗义,我要英雄救美,那我们兄弟二人今天就好好跟他们打上一场吧。

    青山帮领头的人看了看两人,除了长得帅,一无是处,不像自己,八块肌的男人,超凶,于是挥挥手,说“来两个人陪这两个垃圾玩玩,其他人跟我继续追。”

    王炎冷笑一声:“不自量力。”说着他脚下生风,腾挪转移,直接杀入青山帮人群中,玉箫如影般点出,每每必中一人胸口,打得人倒飞而出,口中鲜血四溅。

    那黑衣女子见王炎一个人拦住了青山帮所有人,冷笑一声,也不道谢,迅速躲进了人群中,立马不见了踪影。

    “佳人已乘黄鹤去,黄鹤一去不复返。”周钦言摇头晃脑,满脸遗憾。

    旁边有人骂道:“你逗我玩呢,哪来的黄鹤,黄毛鸡都没一只好吗?”

    周钦言怒目而视:“这做学问,讲究的是开放思维,不用那么严谨的!”

    王炎说了句小心,猛然惊醒这个吟诗作对的家伙。却是周钦言身后一青山帮弟子手持长剑对着他脑袋砍来。周钦言连忙往旁边一跳,拔出腰间宝剑,横剑格挡,“叮”地一声,迫得他倒退了五六步。

    周钦言瞪大了眼睛:“逗我玩呢,得是七品的高手吧?”再环顾四周,我滴个乖乖,这青山帮的人,几乎清一色的七品,领头那个还是六品高手。

    这也还是因为江南武林势弱,不然像这样一座大城的第一帮派,怎么会有一大批七品的不入流小低手呢?

    不过,周钦言心里还是慌的一匹啊,自己一个九品,打这么多高手,怎么玩,玩命吗?王炎就算是五品大佬,也不可能时时护得了自己啊。

    周钦言看着自己面前继续向他砍来的青山帮弟子,怒喝一声:“小贼,偷袭我!你难道认为你打得过堂堂五品高手吗?”

    那弟子吐出一口浓痰:“你他M糊弄谁呢,一个九品的垃圾就敢来找我们青山帮的事,活腻歪了?就你,还五品?哈哈哈哈哈,笑死你爷爷了。”

    周钦言高深地摇了摇头,指了指王炎,说:“非也非也,我说的五品高手不是我啊,是他,你看我王哥,一拳一个嘤嘤怪,超凶!你敢打我?那你是不知道等下会怎么死了。”

    那弟子骂道:“你这么凶,那我先把你弄死好了。”说着扬起手中长剑,内力震得剑身周围空气一阵涟漪,看来是发狠招了。

    周钦言忙喊道:“少侠息怒,听我给你分析啊。我这个小低手你杀了也没什么用啊,等到我兄弟把你们的人打趴下了,你也就完蛋了,你还不如先去打我兄弟,反正我也逃不掉,说不定你们还能赢啊。”

    那人点了点头,说有道理,旋即举起长剑砍向王炎。“啪叽”一声,瞬间又倒在了地上。

    王炎无奈地看着周钦言,说道:“你不去当秀才可惜了。”

    周钦言理所当然地说:“兄弟就要罩着兄弟啊,等我以后成了天下第一,就换我来罩着你。”

    王炎笑了笑:“期待有那么一天。”又看了看倒成一片的青山帮弟子,说:“走吧,不然等下他们帮手来了,我们有可能就走不掉了。”

    青山帮的人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骂道:“犊子,敢报上名号吗?”

    周钦言转过身来,笑道:“那你们可记住了。我旁边这位是玉箫公子王炎,而我,周钦言,江湖人称,镇关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