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骄网 > > 找个女友好难呀 > 66、睡服(下)
    接下来的事情,就像他们计划的一样,如火如荼地开展起来,而计划,也实施到最重要的一步,男一号已经就绪,只等男二号到场,就可以开戏。

    “逆徒,你找这人来帮忙,他开的价不会很高吧。”宸琳还是问出了他最担心的问题,万一那人要的价比九百还要贵,那他这次计划岂不是入不敷出,血本无归?

    “放心,师父,咱们给他找人陪他乐呵,他倒贴给咱们钱还来不及呢,怎么会问咱们要钱。”

    刘阵摆摆手,打消宸琳的顾虑,“咱华夏大地那可不是欧美,哪有那么多基佬,所以这位早就是饥渴已久,有买卖上门,差点把他给乐疯。”

    “而且他已经答应,主动把录像工作也承包了,他说要自己露出来,以后无聊时也能欣赏,到时候咱们问他要一个拷贝就好了。”刘阵又告诉了宸琳一个好消息。

    这种肮脏猥琐的事情,要是让他们当这个第三者来录制,那还真是有些恶心。

    而对方能承包下录制工作,宸琳也乐得如此。

    “不错,那你嘱咐那人,让他一定对脸拍,把段云凯脸拍清楚点了没。”宸琳点点头,又关心了一句。

    “放心,他准备了数码相机,绝对高清,不,超清,不,蓝光。”刘阵信誓旦旦地保证道。

    “那就好。”

    得到刘阵的保证,宸琳也终于放下所有的心,露出邪恶的笑容。

    段云凯,这份大礼,你就好好享受吧。

    打不服你,就不信还睡不服你。

    没有让宸琳多等,很快一个猥琐的糟老头子就出现在宸琳的眼前。

    一头蓬草头发,里面找不出几百个虱子恐怕没人会信;四角怪眼里闪着**地绿光,坑坑洼洼的一张老脸就是一张老树皮,又大又塌还油糟糟的鼻子流出渗人的鼻涕,尤其是当他每次吸回去后,又会有更加肮脏的**流出,而这糟老头也很干脆,直接抹在那黄的泛黑的袖子上。

    看着一身极度发霉的衣裳,就让人怀疑这件宝衣是不是一脉单传了上百年的那种。

    这要是平时遇到这种尊容的人,宸琳第一个动作就是俯下身子先把早餐给吐出来,但现在见到这人,他脸上反而略过无比满意的目光。

    不错不错,我喜欢。

    糟老头子见到宸琳向他微笑,他那双泛着绿光的四角眼光芒大盛,一张树皮老脸也向宸琳咧开了一个能把他吓个半死的笑容。

    宸琳被这糟老头子的目光锁定,顿时就感觉菊花一紧,一种不好的预感攀升心头,让得他本能地退了几步。

    我靠,琳哥就看了他一眼,这老头子不会以为刘阵给他找到对象就是我吧。

    泥煤啊。

    这时候,刘阵终于没有发挥猪队友的属性,主动上前和这糟老头子打招呼,并告诉他人在屋子里。

    这时候,糟老头子才从宸琳身上收回目光,让得宸琳不用再提心吊胆。

    刘阵用五分钟的时间给他推销了一番段云凯如何如何嬉皮嫩肉如何如何肤白貌美后,那糟老头子的目光已经快要实质化,估计已经被刘阵说的兽性大发。

    刘阵也不再多说,领着他去看‘货物’。

    见到屋中躺在地下的段云凯,那老头枯皮脸上又扯出那比鬼还吓人的笑,连他的身子,都兴奋的不住颤抖。

    宸琳心中一阵恶寒,不过还是走上去,很是礼貌地请求他拍正戏前加一句‘百因必有果,你的报应就是我’。

    然后,宸琳也不敢多耽搁,立刻离开他周身一米,还亲切地给他带上了门。

    “师父,来都来了,别急着走啊,咱们在这里观摩一下多好。”

    正当宸琳要拉着刘阵闪人时,刘阵有些不太情愿,看样子不想错过这场好戏。

    “屁啊我艹,还观摩,观摩你妹啊。”

    宸琳狠狠给了他一巴掌,生拖硬拽地弄着他走。

    刘阵说过,这老头拍完视频后,会发给刘阵一份,所以他们也不用再这里候着。

    再留在这里,指不定会听到什么不好的声音,我靠,光是想想,就让人恶心啊。

    “师父,就算不观摩,聆听一下也是好的啊。”

    刘阵咬定青山不放松,仍旧没有撤退的打算,特么的这货死死抱在电线杆上,硬是挡住了宸琳的生拖硬拽。

    “聆听个毛线啊,变态吧你,赶紧走,再不走信不信为师......”

    听到这货还想死皮赖脸地在这里‘聆听’,宸琳就屁不打一出来,准备使死力拉这货,就是把他裤子拔下来也得拖着他走。

    可还没等宸琳行动,那漆黑的小屋中,就已经传来阵阵不可描述的声音。

    猛烈的撞击声,声声震动宸琳的心弦,随之而来的,还有那床板不堪负重的吱呀惨叫。

    卧槽无情啊,这么快就进入正戏了,尼玛这种事情不都有前戏的吗。

    宸琳心里狠狠打了个寒战,都不敢去想里面发生了什么可怕的事情。

    光听那床板吱呀声,他就替这床感到悲哀,你说人家好好被造出来,如今却要承受如此黑暗的疯狂,可怕啊......

    宸琳半分半秒都不敢多做停留,趁着刘阵注意力也被转移,竖耳听里面的声音时,用力一拉,成功将这货从电线杆上脱离。

    然后,他就以百米九秒的速度,飞速消失在这片小巷中。

    而在他们走后,这片小巷中充斥的,就只有屋中那令人恶寒的响声......

    宸琳拖着刘阵回到学校,四顾校园里的绿树红花,孤男寡女,啊呸,帅男靓女,奔涌的心绪这才终于平定。

    尼玛,主要是刚才的画面实在太凶残了。

    但他只不过是旁观者的感受,就能被吓成这种模样,估计段云凯这时候,一定是十分酸爽。

    一想到段云凯接下来的下场,他心中就是一阵舒爽,嘴角的笑容,也渐渐变得放肆。

    这时候,刘阵同样是笑容渐渐放肆,于是,叉腰傻笑的画面,就成了一道亮丽的风景线,引起同学们一阵围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