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骄网 > 都市小说 > 我想做导演 > 第七章学生的反对
    ()    马老师絮絮叨叨的,讲了一上午的电影节。学生们,兴致不高。只有他宣布“下课了。”那一声,学生们才蜂拥而出。

    学生出了教室,大部分去了食堂吃饭。还有少部分,点了外卖。中午的食堂,菜品多了几个,有鱼香肉丝、炒土豆丝、麻婆豆腐、咖喱鸡块、西红柿鸡蛋、炒豆芽、炒油菜等,大概4个荤菜、4个素菜。主食有馒头和米饭。

    阿九打了一份咖喱鸡块,和西红柿鸡蛋。他并没有看清土豆里,放的是鸡肉。直到吃的时候,才发现土豆里面是鸡肉。菜是熟的,味道是咸咸的,咸的阿九吃完午饭,喝了好多水。

    时间还早,阿九背上背包,回了宿舍。干什么呢?阿九平时没有,睡午觉的习惯。一个人把背包,放在靠门口的桌子上。拉开椅子,坐了下去。

    闲来无事,阿九打开电脑,整理思路,准备写个剧本。过了不久,荆泽回来了。他直接爬上床,去睡午觉。房间安静下来,阿九开始在电脑上码字。他比较喜欢,玄幻类的题材。但是,他对人体的穴位和脉络,不是很了解,这是他的短板。退而求其次,阿九决定,写个恐怖类型的片子。他给剧本,起名叫《回家》。

    大概讲述的是,一个学生晚自习,到学校上课。却发现,学校同学和老师,都已经死亡,变成丧尸。她努力,从学校逃脱。赶回家的路上,却发现路上的人们,也变成丧尸,惊魂的回家路。而她经过千辛万苦,回到家后,发现家中父母,也变成丧尸。

    剧本以逃跑存亡,到绝望的过程。等阿九写完剧本,上课的时间也差不多了。收拾好东西,阿九再次背着背包,赶到教室上课。荆泽还在睡觉,阿九没有叫醒他。

    教室里,只有何姓同学一个人。阿九放在背包,走到走廊的秋千椅上,摇摆。等到学生,陆陆续续的进入教室。阿九起身,也进入教室。

    下午的课程,马老师又换了一个课件。教室里的电脑,连着投影仪,投放在特大号幕布上。不论看课件,还是看影片点评,都是很不错。

    “上午讲的是各种电影节,有名的,无名的。中国人可以参与的,中国人不能参与的。

    而下午的内容,主要讲如果没有拍片子,没有投资,到哪里寻找创投,也就是电影创作的投资。当然投资,不可能一步到位。不论是从出品人角度,还是其他角度。

    很少有投资是一步到位的。除非你名声在外,像那些获奖的导演,不用自己找投资,都是投资上门主动给。他们还不愿意接受。在你没有那个高度的时候,你怎么找投资呢?”马老师再次开始经验分享。

    “下面我给你们整理出一些,适合的创投渠道,还有联系方式。”马老师一边调整幻灯片,一边口头叙说。“这些是部分知名的国际电影节创投介绍,大家看一下。”

    幻灯片上,出现6个创投介绍。第一个、圣丹斯纪录片电影项目。第二个、海岸短片剧本基金。第三个、 catapult电影基金。第四个、scraft电影基金。第五个、金马创投会议。第六个、2018年第12届first青年电影展创投会。

    “这些创投,一般采用在线报名。进入电影节官网,一般会有‘电影市场创投页面’,完整填写报名表,注意一定要留下正确有效的邮件地址,和联系电话。”马老师说完,再次去讲桌边,拿起水杯,喝了口水。

    “那么想获得创投,需要提交什么资料呢?”马老师看看台下的学生们,无人答话。马老师只好继续讲下去,“这个也是根据创投决定,有的可能是一个梗概,一个剧本就可以。有些还需要项目介绍、项目电影镜头短片。然后还要根据当地语言,决定是使用中文,还是英文,或者是当地语言?格式选用也是,不同项目需要不同的格式,有的是word,有的pdf,有的是dvd,或者其他要求的格式。”

    学生依旧,静悄悄的听着。马老师再次去讲桌边,拿起水杯喝水。

    “最后给大家讲讲,关于报名费的事情,大家知道创投,是收费还是免费吗?”马老师看着台下学生,问道。

    台下学生,无人出声。马老师有点尴尬,扫视一圈之后,再次说道,“这些创投,有些是收费的,有些是免费的。收费的,收的也不多,几十美金的样子。”

    马老师停顿一下,自顾自的再次说道,“那么你投了之后,有哪些是比较容易,获得创投的呢?”

    依旧无人回答。

    “创投首先考虑的是,没有在其他电影节创投过的项目。就像颁奖一样,比如,你在威尼斯没有获奖,再去参加戛纳电影节,戛纳肯定也不会颁奖给你。要是颁给你了,就好像他们的奖项,比别的电影节,低了一个档次。了解吧?所以选对电影节,选对创投,显得特别重要。”马老师,苦口婆心的说着。学生们,依旧沉默。

    马老师直到下课,学生们也没有参与互动。无人回答问题,部安静的听着。一直到马老师,讲完今天的课程。问大家,“还有没有什么问题?”

    何姓学生,问马老师,“老师,能加你的微信吗?”

    “这个微信,当时签协议的时候,学校签过保密协议。不许留联系方式,怕我把你们带跑了。包括课件,也不允许拷给你们。”马老师有些目光闪躲的说道。

    教室,再次恢复安静。

    “好,没有问题。我们今天的课程,就结束了。”马老师说完,拿起自己的私人物品,走出教室。

    班主任拿着本子,走进教室,“你们对今天讲课的老师,感觉怎么样?”

    学生立马炸锅了,开始畅所欲言。

    “不好!”

    “不实用!”

    “老师,当初不是说,北京电影学院的老师,给我们讲课吗?”

    “是啊!怎么变成中戏的了?”

    “老师,我们现在连流程都不知道,你上来就讲电影节,讲创投。脑中一点概念,都没有。这个课程,应该放到最后面讲。大家还能重视一下。”

    阿九出去接了一个电话,回来时看见学生们,都在提自己意见。小声的对荆泽说,“我是不是错过了很多?”引起周围几个学生,一片哄笑。虽然不知道,大家具体都说了什么。阿九也举起手,班主任示意阿九说话。

    阿九说道,“老师,我们能不能讲讲,电影制作过程,我们不想了解,电影里的故事。我们不是,来学编剧的。我们想要知道,这个电影拍摄了多久,怎么拍摄的?剧组怎么外联的,后期制作花了多久?”阿九说出自己的想法。

    “就是学流程吗?”陈姓学生接着说道。

    “上课讲的这些,都能在网上搜索得到。我们不想学,这些搜索到的内容。要学一些,搜索没有的内容。”又有一名同学,发表了自己的看法。教室座位中间,有个柱子。刚好挡住,阿九的视线。阿九只听到声音,没有听出是谁发的言。

    班主任一边听着,一边拿笔记录。表情,也越来越严肃。

    “行,大家的想法,我了解了。”班主任,合上本子,想要结束谈话。

    “老师,我们觉得我们的课时,安排的有点少。”荆泽站起来说道。

    “是啊!我们现在的课时安排,相当于一天,只上半天课,一个月还要去掉周末两天,这下算下来,也没上几天课嘛!”荆泽旁边的张庆鹏接着说道。

    “是啊!我是北京电影学院,那边的领导推荐过来,他当时和我说,这边课时安排,是每天11个课时。结果过来每天只有4个课时。和之前,介绍的差太多了。我估计他推荐的时候,并不知道,现在我们学校,每天只有4个课时。”荆泽说完,坐在座位上。

    一位看来年轻的中年女人,从座位后面,走到讲台前面,“你说的这个问题,是我们之前就安排好的。我们的课程,一直都是每天4个课时。”

    “这是学校表演系的张校长。”班主任介绍道。

    “我来之前,和我说每天11个课时,来之后又变成4个课时。不说别的,就像我的微信群,每个群2万人,我有很多这样的群,我要发一下,都是同行业的,你说,你们学校,以后什么口碑?当然这个,我不会去发。”张宇说完,看着张校长。

    女校长,有点慌张。“你们说的这个问题,我会去协商。”

    “不是协商的问题,是必须要解决。”荆泽站起来补充道。

    “是啊!你看我们的时间安排,那个早上9:00~10:00的早功安排,就是浪费时间吗?我们学啥了?”张宇再次发言。

    “早上时间,我路过的时候,看见有老师讲课不是吗?”张校长说道。

    “是啊!早上我们不是对前一天的影片,做评论和分享吗?”班主任说道。

    “这有什么用?我们想学实实在在的知识。这种评论,我们私下谈谈,就好了。”张宇再次不满的说道。

    “还有晚上4:00~6:00的晚功,也没有必要。要拉片,可以用在晚上的时间。晚上6:00以后,我们可以在教室拉片。最起码,早功和晚功的课程,我们变成正课的时间安排。”荆泽再次补充道。

    “这个得我和学校沟通。”张校长再次表态。

    “有困难吗?”荆泽再次问道。

    “没困难!”张校长再次表示,“不过,得给我们点时间。”

    “张校长,我们现在是每天很闲,有很多时间,都在闲着。你们学校,最好的状态,是什么呢?课程很紧张,我们得跑步跟着,你们就成功了。达到一种什么状态呢!要进这个学校,得托关系,排队,那时候你们招生,就轻松很多。你们学校也会越办越好。”荆泽再次站起来说道。

    “我们也是希望达到这个状态,也一直往这方面努力。”张校长不自然的笑着说道。

    “那个北京电影学院,本院培训的一年班,他们的课程,我们完可以拿过来。他们是一年8万,我们是半年6万6千多,算下来,我们一年13万多,比他们的学费还贵。我们完可以,采用他们的课程。”荆泽再次提议道。

    “嗯!行!回去我就和他们协商。”张校长再次不自然的点头,表明自己的态度。“把你的意见传达上去。”

    “不是我个人的意见。这是我们大家的意见。”荆泽再次表达,自己的想法。

    “好的,你们大家的意见。”张校长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行了,那就先这样,我在班级群里,有事,也可以单独找我聊。”

    “哪个是?”荆泽问道。

    “那个hello kitty的名字,就是我的微信。”张校长说道。

    “好的。”荆泽回应一句。其他人,没有说话。估计没有人,想和校长单独聊天。

    “行,没其他问题,我们今天就结束吧?”张校长说道。

    无人应声,用行动回答,张校长的话语。大家站起声,往教室外面走去。今天课程结束时间,有点晚了。食堂晚饭供应时间是下午5:00~6:00。阿九道食堂一看,没有什么菜了,只有一点剩菜。阿九离开食堂,直接回了宿舍。

    拿出手机,打开饿了么app,按最近距离排名。选择一家名叫,“香河肉饼砂锅一绝”的店铺。点了一份鸡蛋饼和一碗羊杂汤。外卖进不来,阿九去校门口,取回外卖。

    回来时,看到荆泽在房间,问道,“你吃饭了吗?”

    “吃了,食堂吃的,很难吃。”荆泽抱怨道。

    “要不要,一起吃点?”阿九问道。

    “不了。”荆泽拒绝道。

    阿九坐下独自吃饭,饼还可以,阿九把饼部吃了。羊杂汤,不合阿九的胃口。挑了几块内脏吃了,又喝了一些汤。吃完饭,阿九背上背包,去教室看片。

    今晚拉片《教父》,是武安邦同学的资源,一边看影片,一边听知名影评人曹颖的评论。阿九忙着整理剧本,一边码字,一边观看。

    影片观看到一半的时候,有门卫老大爷进来,告诉他们,要熄灯了。教室,要清场。大家只好,各自离开。阿九回到宿舍,洗漱冲凉,钻进被窝睡觉了。

    这一天,时间过得很快,阿九躺下没多久,就进入了梦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