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骄网 > 其他小说 > 上门女婿 >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 结果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车子停稳,进去别墅,夏梦紧张感油然而起。至于紧张什么,说不清。就觉着别墅宽广的空阔,诺大的地方,只有一个戴着眼镜,七十来岁的老太太坐在沙发上。其它,别无旁人。

    老太太穿着挺简单的,戴着眼镜,闻声回身看了一眼。夏梦要打招呼,老太太却完全没看到她一样,仅冲身边的傅思媛点头,便进了不远处一个房间。

    傅思媛悄然拽了拽夏梦,带着,跟随前往。

    夏梦一开始以为大夫是进去换衣服的,没成想敲门而入之后才发现,这里是一间设备丝毫不比大医院差的检查室。老太太也坐在了诊断桌前,扶了扶眼镜,抬头间露出一张让人有些错愕的面孔。跟刚才的匆匆一瞥完全不同,老人的脸上没有丝毫褶子,谈不上红润,但仅看肤色,根本和她第一眼预判的七十岁相差太远。眼睛亦充满光泽,温和。

    除了头发跟穿着,说她五十许人,夏梦也丝毫不会怀疑。

    “连阿姨,您真年轻。”

    既真诚,又捎带客气。夏梦中规中矩打了声招呼。

    傅思媛跟着笑笑:“阿姨,这我弟妹。不打扰们,我先去外面等着,您帮着多费心。”

    脚步声渐远,掩门声响起。

    连玉枝这才温和招了招手,示意夏梦靠近点。未问情况,便先用手指搭住了夏梦腕部。静静的半分钟流逝,老太太摇头:“要检查什么?孩子挺好的。”

    “额。”

    老太太补充:“情况思媛跟我聊过,现在能做的检查不多,不宜太多。身体好,孩子好,旁的也就不用多事。”

    夏梦跟不上她聊天节奏,琢磨是不是有本事的大夫脾气都这么古怪。斟酌着道:“连阿姨,如果流产的话,这能不能做。”

    “流产?为什么?”

    许是只言片语中感觉到了老人职业素养,夏梦再不避讳:“事业,心态各种原因……总之这个孩子我不太想要。”

    “不想要还是不太想要?流产有风险的。瞧的年龄,穿着,谈吐等方面,是个挺成熟的人,不是那些很多事都不懂的小姑娘。当然,一切还是自己做主。我作为大夫,要把情况跟讲明。”

    “您说。”

    “这个若不要,至少得等个一年左右,才适合再要孩子。但既然流掉这个,一两年内应该不会再考虑怀孕。再往后,身体上的因素,事业上的忙碌……可能,等大龄再想要孩子,没那么容易了。”

    “另外呢,我刚才听脉象,七八成左右的概率,会是个男孩。真的想知道,还可以进一步的检查确定。”

    夏梦怔住:“您怎么会跟我说这些……”

    连玉枝倒杯茶,示意她坐:“我既然认识思媛,自然也认识小韩东。多说几句,应该的。”

    夏梦乱糟糟坐下,苦笑:“连阿姨,没想到您跟韩东还有渊源。”

    “不熟,听说过,每一个跟军院有关系的大夫,大多听说过他。英雄,傅先生的义子,也是医院的常客。我可以直接告诉,什么我都可以帮。唯独流产这件事,要小韩东亲自过来,才能帮做。”

    “这样啊。”

    连玉枝抿了口茶:“孩子,对这种人来说,流产的麻烦并不比把孩子生下来的麻烦更小。看的出,也不是那么坚决必须要拿掉。再等一等吧,过段时间来找我。那时,是要是流,们自己也应该能考虑清楚。”

    “可是,会不会过了最佳流产期。”

    “现在就是最佳流产期,让丈夫过来商量好,我随时可以帮做这个手术。”

    夏梦脸色微白,低头:“他不在上京。”

    “来上京也并不麻烦。”

    “我,我还是再想想。连阿姨,真的不用再做别的检查了吗?”

    “不用。”

    “那就不打扰连阿姨了。”

    “嗯,不留们吃晚饭。我这不合适,晚会还有别的客人过来。”

    ……

    离开别墅,夏梦还未从刚才跟连玉枝的谈话中缓过劲来。傅思媛也不敢让她再开车,将人赶到副驾驶位,启动后问:“想吃什么,我带去。”

    夏梦醒神,眼眶微红的抬头:“媛姐,们是不是都提前商量好的,想我留下这个孩子。不然连阿姨说话干嘛这么奇怪,她根本保持不了作为一名大夫的中立,处处在给我增加心理负担。”【下一更十点左右,会提前发在公号上面,请大家威信关注下】

    傅思媛顺手帮她拉了下安全带:“如果是个好大夫,面对一个女人来找流产,也会跟她一样。可做可不做的手术,大夫不愿意担风险,不愿意给孕妇带来风险是常情。出于好心,能让留下,肯定尽量劝。”

    “再说,都互相认识,她算是长辈……小梦,不能总想这一切是老公的主意。那说,咱们这种关系,既然找大夫当然帮找最好的,最靠谱能信的。我认识的有,总不能再经朋友介绍,将送到别的地方进行检查。”

    夏梦闷声:“就觉得们所有人都在耍我,包括媛姐。别的人流产如此简单,到我这,各种各样的因素……还有那个死韩东,缩头乌龟一样,就是找遍理由不肯过来。他肯定也故意躲着我,躲着这件事。”

    傅思媛瞧她愠怒,反而笑了:“老公那可是下过刀山火海的,哪会为这点事躲。”

    “他当然会。别看他嘴上行动上处处通情达理,心思深的让人揣摩不了。口是心非,言行不一,虚伪,隐藏着的大男子主义……”

    “骂他能舒服点,尽管骂,反正他也听不到。”

    “早就想骂他。明明两个人的错,凭什么我一个人承担。连个检查,他都不肯陪我,好像孩子不是他的一样……”

    傅思媛偏喜欢她这种表现,忍笑着认真开车:“说来说去,自己实则还是拿不定主意。”

    “问题这根本不是我自己的事。”

    “那现在继续给他打电话,让他帮拿主意。”

    夏梦窝火:“他肯定说,等当面聊。或者,怎么样我都支持,尊重。这家伙说话滴水不漏,又让人完全看不出真情假意。想要他个答案,还非得当面问清楚。”

    吐槽着,手机音乐铃响。夏梦看了眼来电显示,呛声接通:“又打电话干嘛。”

    另一边的韩东被怼的有点莫名其妙,停了停:“不是说要检查,去了没。”

    “都检查完了,问我去了没。”

    “大夫怎么说。”

    “大夫除了说孩子父亲不称职,缺席,建议给孩子换爹。别的什么也没说。”

    “吃枪药了,发个位置给我。现在过去找。”

    “骗谁。”

    “往天上看,我刚才就在头顶。”

    夏梦本能看了眼车顶:“没心思听开玩笑。”

    “都下飞机了,本想着可以提前赶过去给个惊吓,不巧赶上晚点。要是方便,直接来机场接我下,等着。”

    夏梦坐直:“少给我开这种玩笑。”

    “哪会开玩笑。快点来。”

    夏梦焕然振作:“那给我发位置,我正跟媛姐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