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骄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王冠 > 第五百八十三章 欺人太甚!
    在外奔波忙碌一天,回到家最幸福的事情是什么?

    妻子捧上的一碗热汤。

    孩子跑过来抱着腿嚷着粑粑抱抱。

    父母笑眯眯的说洗手吃饭。

    一顿粗茶淡饭,饭后一杯茶,惬意的往沙发上一趟,任由孩子在肚子上爬来爬去,看着电视戳着手机看天下大事。

    这大概就是幸福。

    不过黄昏是享受不到这样的幸福了。

    他的幸福更简单。

    上午被郑亨找去商讨了一下神机营中军方面的军政问题——黄昏大部分时间都不在,所以神机营中军实际掌控者是郑亨。

    黄昏也想实际掌控神机营中军。

    无奈时间不允许。

    而且他清楚,那群士卒根本不会服他一个没有资历的读书人,要想掌控神机营的中军,需要一场生死与共的大战。

    所以对于此事黄昏暂时不急。

    从郑亨那里出来,随意找了个酒楼吃了饭,今日担任护卫的是卡西丽,一个身材极其娇小摧腰欲折的西域姑娘。

    很是风情。

    小酌几杯,不知道怎么回事,也许是酒色一气,黄昏竟然有点想法了,看卡西丽的眼神就多了一些猥琐。

    卡西丽媚如春水,对大官人来者不拒。

    索性去了酒楼隔壁的客栈。

    有钱,任性。

    可惜,还没进去,来了个骑马的小吏,不知道姓名,见礼之后说户部尚书夏元吉请黄指挥莅临户部,有要事相商。

    黄昏顿时就来了精神。

    正事要紧。

    咦,不对,其实都紧。

    想法很猥琐了。

    于是带着卡西丽直奔户部——今日大朝会后,貌似朱棣把六部尚书、汉王和赵王、太子朱高炽都叫去乾清殿了。

    现在夏元吉来找自己,估摸着是那五万两黄金的事情。

    在去户部之前,黄昏花了点小碎银,在路边随意找了个无所事事的痞子,让他去南镇抚司找锦衣卫指挥佥事赛哈智,转告一句话:可以了。

    完全不担心那小痞子敢跑。

    那小痞子确实不敢。

    别看那青年没及冠,身边跟了个娇俏的西域女子,动不动就是找锦衣卫指挥佥事,这种大人物他可得罪不起。

    拿钱办事,也是江湖规矩。

    且不提黄昏到了户部后和夏元吉的针锋相对,反正双方都在尽力为自己争取利益,不过达成合作是基本盘,所以基本上不会过分。

    但说下午时分,朱棣正在坤宁宫陪徐皇后。

    不知道怎么回事,从顺天归来后,妻子的身体越发徐弱,太医院用尽了办法,也找不到缘由,只能看着妻子日渐消瘦。

    朱棣心忧甚之。

    越发坚定了早些回到顺天的想法——上一次在顺天,妻子的气色都要好上许多。

    和小宝庆一起,陪着妻子看着戏曲儿,一家人其乐融融。

    忽然狗儿进来使了个眼色。

    朱棣心神领会,对徐皇后说你们先看着,为夫马上回来,然后来到侧殿,发现赛哈智满脸大汗的等着他,见到朱棣,就像狗看见了主人,啪的一下跪下了,干嚎道:“陛下,您要为我做主啊!”

    朱棣一脸的莫名其妙。

    这都什么和什么。

    以前没有黄昏,你在南镇抚司不也一样和纪纲斗个你来我往,现在已经是指挥佥事,又有刘明风这样的臂助,还有黄昏帮你出谋划策,反而被纪纲打成这个狗屎样子?

    随意找了个椅子坐下,“哭哭嚷嚷成何体统!”

    关键你这好歹也挤出点眼泪来啊,这样子干嚎,看着着实让人无语。

    赛哈智果断收声。

    连忙移动膝盖转身面向朱棣,对朱棣道:“黄昏他欺人太甚,请陛下为微臣做主!”

    朱棣:“???”

    啥状况?

    开始还以为赛哈智来哭诉是因为受到纪纲的压榨,结果这家伙说是黄昏欺人太甚,老子要是没记错,你俩就差没有穿一条开裆裤了,别以为老子不知道,黄昏的时代商行你赛哈智有入资,就连顺天那边的华为房产,黄昏也带着你一起玩。

    整个朝堂,黄昏可以坑任何人,也不会坑你。

    结果你说他欺人太甚。

    咦~

    莫非是因为什么事闹内讧了?

    不动声色,问赛哈智,“说说看,黄昏怎么欺负你了。”

    赛哈智大声道:“黄昏他只顾一己之私,仗着有陛下信赖,丝毫不将国家利益放在眼里,昨几日找到微臣,说奉旨要从微臣的南镇抚司征召一些人,微臣一想大概也要不了几个,于是就同意了,哪里知道黄昏给微臣设了个陷阱啊!”

    朱棣眼睛倏然瞪大了,“他去你南镇抚司找人?找了多少?南镇抚司的缇骑会愿意放弃大好前途跟着他去?”

    打死朱棣都不相信。

    赛哈智如丧考妣,“微臣也是这么想的,所以当时就随口让他去挑选人就是,微臣哪里知道,黄昏如此慷慨大方啊,他竟然给了南镇抚司的缇骑一年两百两薪俸的条件,陛下您说说看,就这个薪俸,你说南镇抚司的缇骑谁不动心?”

    朱棣倒吸了一口凉气,“一年两百两?当真?”

    这确实很高。

    一般来说,南镇抚司的缇骑一个月的薪俸是五两银子左右,黄昏给的这个价格,基本上翻了三倍,由不得人不动心。

    赛哈智斩钉截铁,“当真。”

    朱棣也是无语,有钱就是任性,转念一想,黄昏也是没办法,毕竟五万两黄金不是小数目,要确保这笔钱的安全。

    于是笑道:“他有钱就让他作,让他挑几个人去便是。”

    赛哈智一脸郁闷,“微臣当时也是这么想的,可哪里知道,黄指挥根本不是挑了几个人,他是要挑五十个人啊,而且南镇抚司的缇骑都蠢蠢欲动,今晨来请辞的达百人之众,为了争夺这个名额,还差点发生大规模的械斗,南镇抚司都快要成菜市场了!”

    朱棣震惊莫名。

    黄昏说的不是一二十人么,怎么又成五十人了?

    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你这么一闹,南镇抚司还怎么执行职差,须知南镇抚司是制衡北镇抚司的利器,这个机构可不能出差池。

    拍案而起,“胡来!”

    这小子简直欺人太甚,欺负赛哈智就算了,竟然还敢欺君,简直找死!

    对狗儿道:“去给我把这小子拧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