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骄网 > 穿越小说 > 回到明朝做昏君 > 第四零八章 君臣斗
    看了一眼陈洪,朱由校知道他在这件事情里面费了不少的心力,也安排了不少的事情。可是没想到陈洪居然安排了这么多,也没想到他居然埋了这么多人,看来是用了心的。

    朱由校点了点头说道:“做的不错。”

    “谢皇爷。”陈洪连忙答应道。

    站起身子,朱由校活动了一下筋骨。

    心里面既然已经有数了,那自然就没有必要再藏着掖着了,于是朱由校说道:“走吧,去见见那几位大学士。”

    “是,皇爷。”陈洪答应了一声,转身在前面引路。

    在朱由校到前面的时候,韩爌等人已经在这里等了一会儿了。虽然没有心焦气躁,但还是有一些焦急的。

    见到朱由校之后,韩爌三人连忙站起身子行礼。

    朱由校摆了摆手说道:“行了,都坐下吧。”

    等到韩爌等人坐下之后,朱由校说道:“诸位爱卿一起来,这是出了什么事情吗?看诸位爱卿的样子,应该不是什么好事情啊。”

    听着朱由校轻松的语气,韩爌等人也松了一口气。

    至少现在陛下的心情不错,这让他们心里面也有了一些底气。毕竟在陛下心情不错的时候说一些坏事,陛下也没那么容易生气,大家也能轻松一些。

    如果陛下心情不好,再知道点坏事,那结果就不好预料了。

    徐光启和黄克缵都看向了韩爌,意思很明显,这个时候该你说话了。

    作为内阁首辅大学士,韩爌自然责无旁贷,他站起身子说道:“陛下,的确是有一件事情。京城之中的突发事件,臣等不敢擅自做主,特来请示陛下。”

    “那就说说看吧。”朱由校笑着说道。

    “是,陛下。”韩爌答应了一声,连忙说道:“京城之中的学子都在聚集,聚集了不少人,现在都已经到了首善书院。”

    听了这话之后,朱由校的脸上不禁产生了一抹疑惑,随即问道:“他们为何聚集?首善书院可是出了什么事情?”

    “陛下,朝中改革书院,不知道谁把消息传了出去。”韩爌叹了一口气,接着说道:“似乎是学子们不满,所以才一起聚集到了首善书院。”

    朱由校看了一眼韩爌,心中有些无奈。

    到了这个时候还不忘记给崔呈秀挖坑?

    不过这种事情也避免不了,所以朱由校也没说什么,而是静静的等着韩爌继续说。

    “根据下面人的回报,似乎是有人传了消息出去,说书院改革之后不再教授圣人之道。这件事情传开之后,舆情沸然,学子们心中不满,又听说首善书院的钟羽正已经向崔呈秀提出了条件。如果书院不教授圣人之道,钟羽正便不同意书院改革。”

    “现在学子们全都跑到首善书院去声援钟羽正了,事情闹得有些大。现在京城上下人心惶惶,舆论沸腾。如果事情继续闹下去,恐怕会出现不可收拾的场面。臣等心中焦急,却不敢做主,所以来请示陛下。”

    朱由校看了一眼韩爌,点了点头,脸上的表情此时也严肃了起来。

    沉吟了片刻,朱由校说道:“这件事情的确是很大。如果任由他们继续闹腾下去的话,恐怕会引起更多人的不愤。到了那个时候,恐怕也真的一发不可收拾了,会影响到朝廷的书院改革大计。”

    “几位爱卿都是内阁大学士,为朕谋划是你们应尽的职责。既然几位爱卿现在都在这里,那朕就问问几位爱卿,你们可有什么想法?”

    朱由校的目光从韩爌三人的脸上扫过,等着他们给一个答案。

    陛下又把事情推回来了,韩爌三人心里面倒是没觉得意外。因为这也是朝廷的常规操作了,这件事情终究还是让内阁他们来拿主意,这也是之前为什么韩爌和徐光启达成统一战线的原因。

    如果在那个时候达成了统一战线,现在就可以去踩崔呈秀一脚了。无论这件事情的最终结果如何,崔呈秀肯定是要倒霉了。

    不过没有达成统一战线,也只能是各说各的了。

    韩爌和黄克缵谁都没有说话,两个人全都看着徐光启。

    他们想看看徐光启怎么和陛下说这件事情。

    徐光启倒也没有失望,而是直接说道:“启禀陛下,臣以为当前主要的事情是平息舆情。既然他们有此担心,朝廷不如就发布一份布告告诉他们,皇家书院改革之后依旧会教授圣人之道。这样也就会让他们安心了。”

    听了这话之后,韩爌和黄克缵心里面都叹了一口气。

    果然没出乎预料,徐光启的这套说辞已经在他们的预料之中了。

    在今时今日这个时段,徐光启不想出一点事情,只想朝廷稳定。所以对于这件事情,徐光启想的是息事宁人,怎么能把事情闹大?

    徐光启这样说,这样处理自然就是最好的办法了。

    不过韩爌可不这么想,对黄克缵使了一个眼色。

    黄克缵立马会意,直接说道:“陛下,臣以为徐阁老说的有道理。不过臣以为,只是发出一份布告尚显不足,毕竟这件事情已经闹到这么大了。一份布告,怕是不能够说服那些学子。如果再有别有用心的人从中挑拨,反而会有麻烦。”

    听到这话之后,徐光启的脸色就是一沉。

    徐光启没想到没有答应他们两个,他们两个还是要搞事情。徐光启心里面开始不断的思索着,要怎么粉碎韩爌他们的阴谋?

    在徐光启看来,韩爌两人就是在搞阴谋诡计,公然的排除异己、结党营私。

    朱由校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语气赞同的说道:“黄爱卿说的有道理。那么黄爱卿可有什么办法?不妨说来听一听。”

    对于下面这三人的勾心斗角,朱由校自然看得出来。

    孙承宗走了之后,这两方人就开始互相撕咬了。这件事情出了之后,就更加激化了这种矛盾,说白了无非就是在争权夺利罢了。

    这让朱由校有些无奈。还真是有些迫不及待,看来有些事情要改一改。第五

    黄克缵见到朱由校赞同自己,心中大喜,连忙继续说道:“陛下,臣以为朝廷该派遣重臣前往首善书院,一来可表达朝廷重视之意,二来也可安抚人心。最重要的是如果有什么情况,也可以在现场及时处理,以防意外。”

    这个说法自然是有道理的,看起来也是一个非常合适的处理方法。

    可是朱由校的心里面明白,这只不过就是一个试探性的开始而已。他们也不是真的想把这件事情交给朝廷重臣去做,也不是真的想做好。或许这里面有这样的想法,但更多的却是为了崔呈秀。

    一旦这件事情朱由校答应了下来,派出的这位重臣自然就接替了崔呈秀的责任,这件事情自然就是崔呈秀没有办好了。

    原本安抚学子的事情应该交给崔呈秀来做,现在没交给他,那就证明朱由校对他不满意。到时候必然会有人对崔呈秀群起而攻之,说他没有资格主持皇家书院的改革,想要换人。

    至于说换谁,那自然就是派去主持的这位朝廷重臣。

    这里面的心思就比较多了。于是朱由校问道:“黄爱卿觉得谁比较合适?”

    听了这话之后,黄克缵没有马上回答,而是皱着眉头开始想。

    半晌之后,才试探着说道:“如果派出的官员职位太高,有一些不太合时宜;官职太低,显得不太重视。所以臣觉得礼部侍郎冯从吾正合适。”

    “一来,礼部侍郎冯从吾官职合适。二来,冯从吾主持皇家书院,对这里面的事情比较了解。想来,把这件事情交给他去做,必然是事半功倍。”

    朱由校听了这话之后,轻轻的点了点头。

    这是要想得到崔呈秀的差事,以冯从吾来替代崔呈秀。一旦冯从吾把这件事情给做成了,在礼部之中必然势力大增。到了那个时候,徐光启的日子怕是不好过了。

    朱由校沉吟了片刻,转头看向徐光启说道:“徐爱卿有何看法?”

    “臣以为黄阁老的提议是个好提议。”徐光启先肯定了黄克缵,毕竟大家在皇帝面前还是要表现出一种和谐相处的状态。

    大家都是一心为朝廷做事的,我先赞同了你,也代表着我下面说的话没有私心。

    刚刚黄克缵就给徐光启来了这一手,现在徐光启这么做也算是还了回去。

    于是徐光启说道:“只不过有一点臣不太赞同,臣以为还是派出一位朝廷重臣比较合适。现在事情闹得这么大,京城内外的读书人人心惶惶,甚至会影响到官场上的很多官员。”

    “在这样的情况下,派出朝廷众臣的效果会更好,也能够彰显朝廷对读书人的重视。所以臣以为,派出礼部尚书沈庭筠更加合适,请陛下明察。”

    徐光启把沈庭筠推了出来,这也是硬着头皮要做的事情。

    如果让冯从吾去了,后面的事情就不好办了。如果沈庭筠去平息了这件事情,那么他的威望也会很高。如果能从崔呈秀的手里面把这个差事接过来,那就更好了。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了,徐光启只能这么做。

    听着徐光启的话,朱由校点了点头。显然双方在这件事情上斗上了法。

    不过,朱由校不可能任由他们来回斗,这件事情要是让他们这么搞,那岂不是糟糕了?

    沉吟了片刻,朱由校说道:“这件事情怕是有内情。”

    听到朱由校的话,韩爌三人顿时一愣。

    这话是什么意思?陛下难道还有其他的想法?可千万别啊!

    此时韩爌三人的心里面都慌了。虽然他们彼此争来斗去的,却不想朱由校搞事情。

    作为朱由校的心腹臣子,他们对伺候着的这位陛下自然是很了解的。

    陛下对忠心做事的自己人很好,像他们几个就是。可如果真的下起手来,那也是足够的狠。

    如果陛下真的要对这些学子做什么,反而会更糟糕。

    朱由校没去看韩爌他们几个,继续说道:“这些人居然敢聚集在一起对抗朝廷,是不是有人在背后挑唆?是不是有别有用心之人在鼓噪?如果朝廷就如此妥协,会不会有损朝廷的威仪?”

    “到时候所有人都认为朝廷可欺负,再因为书院的事情闹腾起来怎么办?书院改革还搞不搞了?今天你提一个意见闹腾一下,明天他提一个意见闹腾一下,那这书院改革到底听谁的?”

    “几位爱卿说的都有道理,但这件事情不能够草率行事。”说到这里,朱由校的脸沉了下来。

    韩爌三人的心里面咯噔一下子。

    完了,陛下这是真的往那方面想了。

    这要是陛下不同意自己的意见,反而去把这些士子抓起来,那事情可是真的闹大了。

    “陛下,臣以为此事倒是不用担心。”韩爌连忙说道。

    “哦?韩爱卿有何高见?”朱由校看着韩爌问道。

    听了这话之后,韩爌连忙说道:“这些人聚集在一起,无非是有人泄露消息罢了。这件事情自然是要彻查的,可是现在当务之急是安抚住他们,别让他们闹事。”

    “何况是崔呈秀没有把事情说明,所以才闹出了这个乱子。只要朝廷把事情说明,相信很快就能够平息下去。至于说学子提出的要求,那也要看合不合理。”

    “臣以为,此次的要求无非就是明示而已,同意了也无妨。如果是不合理的要求,自然不能同意。”

    “陛下,臣以为韩阁老说的对呀!”黄克缵连忙说道。

    坐在下面的徐光启这个时候也急了,顾不上与韩爌两人的争斗,连忙说道:“陛下,韩阁老说的对呀!”

    不过朱由校怎么可能让他们混过去?

    他皱着眉头说道:“即便你们说的对,也不能够草率的行事,还是先查清楚吧。”

    朱由校转头看向陈洪说道:“你去一趟东厂,让魏忠贤去查一查。看看这件事情是不是有人在背后捣鬼。查清了情况之后,马上回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