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氏说这话的时候,颇有些恨铁不成钢。

    可刘尧还是皱着眉,最后很不情愿的点了点头。

    “母亲放心,孩儿知道怎么做的。”

    “这就对了。”

    舒氏向来对自己儿子很有信心。不过想了想,还是小心嘱咐道:

    “还有,之前那个小贱蹄子的事情,该断就断了。别让人抓了把柄,坏了大事,懂吗?”

    “是。”

    舒氏终于满意了。

    而就在这时,旁边一直没说话的刘芸儿却忽然开口问道:“母亲,刚刚从大小姐房里出来的那个公子,是谁啊?”

    舒氏一愣,随后想了想道:“好像是什么魔族……哎呀,谁知道哪儿来的野汉子,反正冷冰冰的,一看就不是好人……对了,你问这个干什么?”

    “没什么,就是好奇,随口问问。”

    **

    墨凤舞想了一晚上,依旧还是没想通。

    所以第二天一早,就去了珍玲阁。

    墨凤舞去的早,街上还没什么人。

    结果刚来到珍玲阁门口,一下马车,就看到了一个熟人!

    墨凤舞微微一愣,随后叫了一句:

    “张主事?”

    原来,这人正是刑堂主事张掖。

    只不过,此时的张掖明显有些心不在焉。微低着头,刚硬的五官,有些懊恼,又有些无奈。

    甚至连墨凤舞叫他,都没听见。

    “张主事?”

    墨凤舞又叫了一声。

    这次,张掖倒是听见了。忽然一愣,然后转头……待看到是墨凤舞,赶忙应声道:

    “原来是墨大小姐。”

    墨凤舞上前一步,同事不着痕迹打量了张掖一眼,道:“大清早的,张主事怎么跑这里来了?怎么,九娘犯事了?”

    “呃,没有没有。在下就是,就是……就是路过,没别的事。”

    “哦,路过啊。我还以为你找九娘呢。”

    张掖脸色莫名露出一抹诡异的尴尬,然后摇头道:“找,找她做什么?在下和她不熟……那个,在下还有事,先走了。”

    话落,都不等墨凤舞回应,张掖便一溜烟走了。

    而看着他的背影,流音不禁皱眉。

    然后上前靠近墨凤舞,低声道:“小姐,他好像有些心虚。”

    墨凤舞顿时笑了:“心虚?呵,心虚好啊。”说着,墨凤舞转身瞥了眼珍玲阁二楼,随即果然只见靠窗的竹帘动了一下。接着轻声一笑,走了进去。

    珍玲阁依旧是往日模样。

    就是之前那个管事不见了。

    墨凤舞被迎上了二楼雅间。然后没多久,九娘就来了。

    墨凤舞也不废话,直接说明了来意,让九娘调查左良以及他所说的十年前的事情。

    这算不得什么,公事公办,九娘一口答应了。

    而等着正事说完,墨凤舞便笑眯眯的看着对面的九娘,半晌,道:“这正事说完了,你就不想和我说点儿别的?”

    “墨大小姐好兴致,想听什么?”

    “切,装相是吧……刚刚都被我看到了,还装?”说着,墨凤舞唇角一勾,道:

    “说说,是不是事成了?”

    九娘就知道瞒不住,但还是老脸一红,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