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骄网 > 都市小说 > 江湖枭雄 > 第六百四十二章 仓库里的协议
    自从长锦集团覆灭之后,巩辉和雷钢就在监狱蹲了一年,吴定远也因为背着通缉,鲜于露面,所以这一年多的时间,聚鼎集团的大部分事务,都是杨东在代为处理。

    可以说,杨东的崛起,是柴华南一手托起来的,虽然从某种角度上来说,柴华南对杨东的关照,也是与他的付出成正比的,不过从心底来说,柴华南确实挺喜欢杨东,否则以他的地位和年龄,是没有必要刻意去立起一个二十多岁的小青年的。

    吴坤跟柴华南起了冲突,直接动关系将杨东给扔了进去,明显就是在发泄自己的不满,而柴华南在事后的束手无策,也足以证明,聚鼎集团跟光耀集团的官方背景,根本就不在一个档次上。

    杨东出事的次日上午十点多钟,柴华南的迈巴赫缓缓停在了光耀集团楼下,小成敞开车门后,跟在柴华南身后,两人一起走进了办公楼内,随后在前台文员的带领下,前往了吴坤的办公室。

    光耀集团顶层,办公区外。

    “徐秘书,这位是聚鼎集团的柴总,他们来见吴总,提前有预约。”文员带着柴华南与小成站在接待处的桌边,对吴坤的行政秘书打了个招呼。

    “哦,我知道了,你们先坐那等一会吧,吴总正在开一个电话会,没时间接见你们。”接待处里面,才刚刚二十出头的小姑娘,臊眉耷眼的看了柴华南一眼,没好气的开口道。

    “你怎么说话呢?”小成看见秘书的态度,当即有点急眼。

    “算了,等等吧。”柴华南微微摆手,迈步走到一边,坐在了休息区的沙发上。

    “两位,我们这里有茶叶、咖啡和果汁,请问你们喝点什么?”负责带二人上楼的文员,还算客气的问了一句。

    “白水就行,谢谢。”柴华南笑着应了一声。

    “请稍等。”文员礼貌一笑,转身离去。

    “大哥,吴坤这是什么意思,他一个空手套,还真拿自己当根葱了?!”小成看了一眼坐在接待处玩手机的文秘,胸口起伏,脸色十分难看。

    “我昨天抽了吴坤一个嘴巴子,这种事,不可能轻易翻篇,既然来见他,我就做好了心理准备。”柴华南面不改色的坐在沙发上,没有任何情绪波动的回应道。

    “这他妈要是放在当年,就吴坤这种货色,在咱们眼里算个JB啊?”小成仍旧愤懑的骂了一句。

    “好汉不提当年勇,算了。”

    “……”

    柴华南坐在吴坤的公司,这一等,就等了接近四个小时,直到午饭时间,吴坤那边仍旧什么动静没有。

    ……

    与此同时,看守所内。

    二铺青年在早上五点被提出去之后,被田勇在仓库内好一顿收拾,才鼻青脸肿的回到了监室,不仅肋骨剧痛,趴在铺板上直不起身,而且脚心也被竹板子抽的血肉模糊,就连手掌的指甲,都被人用铁钉子掀掉了两个。

    “铃铃铃!”

    随着监区响铃,一众犯人也开始在门前自觉排队,站在门前等待领餐。

    “踏踏踏!”

    与此同时,一名管教再次走到了门口,隔着铁窗看了排队的二铺青年一眼,勾了下手:“你先别吃了,出来帮我干点活!”

    二铺青年隔着铁窗,看见管教的眼神之后,心里咯噔一声,连目光都变得呆滞不少。

    五分钟后,两名辅警拎着二铺青年,穿过熟悉的路线之后,再一次的来到了仓库门前。

    “大哥,我不进去,行吗?”二铺青年看着仓库掉漆的黑色铁门,没有了指甲的手掌已经开始略微颤抖。

    “进不进去,你说的算吗!”辅警呛了一句,直接将青年推进了门内,关门离开。

    此刻在仓库里面,田勇和早上那四个犯人,正蹲在一个木箱子边上吃饭,盘子里的烧鸡和红烧肉等菜肴,正散发着诱人的香气,已经一天没吃饭的二铺青年见状,本能间吞咽了一下口水。

    “来,今天中午我不揍你,过来聊聊。”正啃着一个鸡腿的田勇看见二铺青年进门,对他勾了勾手。

    “想干什么,你直说!”二铺青年虽然让田勇这伙人收拾的挺狠,而且也有点胆怵了,但仍旧语气强硬的回应道。

    “在此之前,你是不是一直以为你们聚鼎集团的人,在大L都牛逼的没边了?”田勇鄙夷的看了二铺青年一眼,啃着鸡腿开口道:“实话告诉你,我们光耀集团,以前就是没愿意搭理你们,否则就像柴华南这样的,他根本就混不起来,柴华南现在联系个司法口的主管领导都费劲,而我大哥吴坤,在北J都有关系,你知道这中间有多大的差距吗?”

    青年依旧沉默。

    “啪!”

    田勇看见二铺青年的动作,把桌上的打火机塞进了烟盒里,扔在了他的脚下,继续道:“你也在社会上混了挺长时间了,我相信有些道理,你也明白,现在这个社会上,整天打打杀杀不牛逼,牛逼的是你在打打杀杀的同时,能给自己带来什么利益,而且用不用承担相应的后果,对吧?”

    “你到底想说什么?!”青年不安的问道。

    “这次你们进来,肯定出不去了,因为杨东被抓,是我大哥要动他,我也不怕告诉你,杨东这次最好的结果,也得是个无期,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这意味着杨东即便有一天能放出来,也都是一个半大老头子了,他这辈子,已经彻底完了!明白吗!”田勇把啃剩下的鸡骨头往铁盘子里一扔,在一旁的苕帚上折断一根草棍抠着牙继续道:“你以前跟杨东在一起混,是为了跟着他混点名,挣点钱,死保着他在情理之中,但是现在杨东都要完了,你还打算跟他一起报废啊?如今我大哥已经把他盯死了,他没有退路,但是你有啊!你才二十多岁,蹲个三五年之后再出去,一样混社会,而且这几年牢狱生涯,在社会上也算资历,这没错吧?”

    青年听完田勇的一番话,没吭声,却蹲在地上,捡起了脚下的烟盒。

    “在杨东团伙里,你也算是个骨干了,我给你一条路走,只要你愿意翻供,把杨东办的那些脏事都抖出来,然后我保你,怎么样?”田勇说话间,缓缓起身走了过去。

    “啪嗒!”

    已经被田勇收拾了一上午的青年,看见他的动作,手一抖,烟不觉间掉在了地上。

    “杨东这次,已经彻底折了,他身边那几头货,肯定得跟着重判,你只要同意咬杨东,我就可以在我判了之后,把你要到我所在的监狱,以后你跟着我混,在监狱里,除了搞破鞋我不能满足你,想吃、想喝、想抽烟,都没有问题,等释放之后,我也能给你一个前途。”田勇说话间,伸手摸着青年的脑瓜子:“我的能量,你也看见了,至于你究竟是选择弃暗投明,站在我这边,给自己提前把路铺好,还是跟杨东一起去监狱里,过那种暗无天日的生活,你选一个。”

    “呼呼!”

    青年听完田勇的一番话,重新把沾了土的烟捡起来,叼在嘴里点燃,猛嘬了两口,头脑中霎时出现了一股眩晕感,眼中也充满了挣扎。

    “先吃饭吧,吃饱了咱们再继续聊。”田勇指着木箱子上的一份盒饭,笑着开口。

    “我凭什么信你?”青年纹丝未动,抬头向田勇问道。

    “我这个人信佛,还是个俗家弟子,出家人,不打诳语。”田勇居高临下,十分认真的回应道。

    “兹兹!”

    空旷的仓库内,只剩下了香烟燃烧的声音。

    “你妈了个B的,一边是大鱼大肉,一边是整天挨揍,这种选择对你来说,有他妈这么困难吗?”一个犯人看见青年蹲在地上不吱声,伸手就拎起了身边一根镶着钉子的木板,迈步走了过去。

    “我同意!”青年看见犯人的举动,猛地咬了咬牙,看向了田勇:“你说得对,人得为自己活着。”

    “哎,你是个聪明人。”田勇咧嘴一笑,拍了拍青年的头顶:“来吧,一起吃饭。”

    ……

    光耀集团内。

    “咚咚咚!”

    吴坤的的秘书敲了敲敞开的房门,随后端着一壶刚沏好的茶水走进了办公室,同时将之前的茶壶放在了托盘上取走:“吴总,您的水。”

    “嗯。”正用电脑看着小说的吴坤推开鼠标,看了秘书一眼:“柴华南还等着呢?”

    “对,从八点二十到现在,已经等了四个多小时了。”秘书点头应声。

    “他都说啥了?”吴坤咧嘴一笑,端起杯喝着水问道。

    “什么都没说,始终在等着,就是他身边那个司机,情绪好像挺焦躁的。”秘书如实回应。

    “这个货的态度还不错,他们中午在哪吃的饭?”吴坤再问。

    “没吃。”

    “行,你让他进来吧。”吴坤点头吩咐了一句。

    “好的。”秘书闻言,起身退出了门外。

    两分钟后,敲门声再起,秘书推开房门,站到了一侧:“吴总,聚鼎集团的柴总到了。”

    “好。”正站在桌边,用鹿皮擦着架子上一个古董花瓶的吴坤转身,看着门口的柴华南:“柴总,实在不好意思,今天公司的业务太多,让你久等了吧?”

    “没事,我不像你这么忙,公司里事不多,挺闲的。”柴华南应了一声,迈步走进了房间。

    “去,沏壶新茶,再送个果盘上来。”吴坤放下手里的活,迈步向会客的沙发走去:“别客气,坐。”

    “你这公司,发展的不错啊,在大L,已经只手遮天了。”柴华南体态放松的坐在沙发上,话里有话的开口,小成则站在柴华南身边没动。

    “柴总真能开玩笑,大L有你在,我吴坤算个屁啊,昨天你扇我嘴巴子的时候,我不是也没敢吭声么!你说得对,我就是个狗腿子,公司的事,我说了不算!”吴坤眯着眼睛,语气中充满了情绪,而且直接将柴华南接下来的话给封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