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骄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魔妃太妖娆 > 第四十三章 奇怪令牌
    骆遥谨慎的后退,脑海中的声音说道:“领头的那个化气期修为,其余都是练气期,自己注意。”

    “谢了,我自己能应付。”

    骆遥感激的说道,双眼慢慢闭上,感受周围为黑衣人的气息,只见此处灵气突然迸发,整座破庙在灵气的相互碰撞之下吱咯吱咯作响,身旁的大树像似受不了如此强大的灵气,枝干突然断裂开来。

    “头,这黄毛丫头灵气怎会如此强悍。”

    一黑衣人眼见不对劲,紧张地说道。

    四周黑衣人一听,都紧张起来,紧握手中的长剑,眼睛死死的盯住骆遥,一步一步的靠近。

    当数把长剑同时朝骆遥刺向时,只见突如其来的一道金光热浪抵在骆遥身前,所有的黑衣人像被大力推翻一般,同时后退数十步,一两个稍微灵力较弱者退的更远。

    “这小杂碎修炼的灵力有点奇怪,都谨慎一点。”

    黑衣领头人稍微惊愕一下,再次叮嘱的说道。

    而骆遥平静的看着眼前几个人,只见骆遥手中长刀大力一挥,腾起一串冰刺朝着领头之人袭来,瞬息之间,冰刺刺穿离她最近的两个黑衣人。

    其余黑衣人见状,更加谨慎的看向骆遥,没想到眼前的小丫头灵力如此强悍?。

    骆遥见领头之人如此轻易的化解自己的灵力,眼神也逐渐的严肃起来,黑衣人见此,突然蜂拥而至,骆遥踏着刚学会的浮云步不停躲闪,而丹田之处灵力在最快的时间段里调动起来,片刻之间,金银交互的两道光芒顺着寒铁大刀急速向着领头之人射去。

    “砰~”

    一声巨响在领头之人面前炸开,一阵光线缭乱,灵力凝聚而成的冰刺火苗铺散开来,砸向黑衣人。

    数秒时间,亮堂的光芒照亮这方圆十里地,而此处的黑衣人却只剩下领头之人狠厉的看着骆遥,暗自想到,这小杂碎居然逼出自己唯一保命的法宝。

    再看看自己灰头土脸的样子,神色更加的阴狠。

    “看来我这光球越来越厉害了。”

    骆遥自言自语的说道。

    “小杂碎,很好。”

    黑衣人恶狠狠的说道,突然,骆遥惊恐的看着眼前之人身上不停地涌动黑气,片刻之间,黑衣人全身陷入黑气之中。

    骆遥心中大喊:“大爷,救命啊~”

    骆遥明显感应到黑衣人的灵气在逐渐的变得强大,甚至到了玄真期修为。

    骆遥立马使出地遁符,逃离此地,不料全身像是被锁定一样,无法施展符文,骆遥着急的在心中一直不停的喊脑海中的大爷。

    面前的黑衣人阴狠的嘿嘿笑了起来,望着骆遥慌张的神色,更加猖狂的大笑。

    骆遥见黑衣人越来越靠近自己,无法移动的身体直勾勾的站着,银色的瞳眸恐惧在不停的蔓延,心中的呐喊也越来越大声。

    当黑衣人身上的黑气退却后,露出现有的样子,原本一身黑色的劲装零零碎碎的挂在身上,裸露的上身印着繁杂的黑色纹路,仔细一瞧,黑色纹路上冒出丝丝黑气。

    男子不知从哪里变出一把黑色巨斧,只见黑色巨斧裹挟黑色灵气朝着骆遥的面庞砍来。

    骆遥面色大惊,无奈全身被锁住。

    “砰”

    一声巨大的碰撞声在离骆遥一尺处发出,金色的光束直接粉碎巨斧,穿过黑衣人的胸膛,黑衣人面色惊惧地望着骆遥,几秒时间巨大的身躯轰然倒地。

    骆遥大松一口气,金色的瞳眸逐渐恢复成原本的银色。

    原来,在骆遥生命遭遇威胁的时刻,心脏处的那位大爷救了她,强烈的灵气直逼这对面的黑衣人,巨大的破坏力让骆遥心生向往。

    “大爷,没事吧?”

    骆遥担心的说道,在大爷发出那道灵力之后,大爷的气息完全消逝在骆遥的体内,骆遥突然感到非常慌张。

    “我很困,别吵。”

    在骆遥不停的念叨后,微弱的声音响应在骆遥的脑海之中。

    骆遥心中担忧的石头也随着这声音落了下来,一个人默默地蹲下,在黑衣人身上到处摸索。

    “咦,这东西是啥玩意儿?”

    从刚倒下的领头黑衣人空间袋中抖出一块黑色的令牌,背面刻着一个大大的图案,仔细一瞧有点像一条黑色的大鱼,不明所以,骆遥直接将黑衣人的空间袋放到自己兜里。

    拿起大刀,清理一下场地,化尸水弄干净遗留的几具尸体,便又偷偷摸摸地返回客栈。

    “师父,在否?”

    骆遥返回客栈,先换了一套衣服,简单收拾一番,提着大刀,站在缘相的门口,轻轻的喊道。

    “这都后半夜,有何事?”

    缘相本在盘膝打坐,听间门外的敲门声,整理一下衣裳,踱步走向门口。

    缘相一打开门,瞧见外面贼眉鼠眼的徒弟,白了一眼,便坐回小凳上。

    “师父,有大事发生。”

    骆遥一本正经的坐在缘相的对面,边从自己的空间袋中拿出黑衣人的袋子,边说道。

    “哦?看来确实有什么好玩的事情了。”

    缘相看向骆遥手中的空间袋,一下来了精神,师徒两人开始了偷偷摸摸的对话。

    “哟,有回灵丹,嘿,还有一些炼器材料,这块冥石不错啊,这么大块,还是可以打造一把低等的法器。”

    “咦?这是啥玩意儿?”

    骆遥无奈地看了一眼缘相一点也不关注重点东西,于是拿出刚才自己发现的令牌在缘相眼前晃了晃。

    “这就要从你徒弟刚经历的一场大战说起。”

    “说重点。”

    缘相轻轻拍打一下桌子,无奈的说道。

    “重点就是,这伙不知名的黑衣人好像要去杀什么人,然后被我歼灭了,这令牌应该就是什么什么证明吧。”

    “喏,背后这个图案,有见过吗?”

    骆遥将手中的令牌丢向缘相。

    摩擦手中的令牌,仔细地端详。

    “怎么这令牌的样式越看越眼熟,我好想在哪里见过,不过也不敢肯定。”

    “真的?仔细想想?我有预感,这件事和城主府有关。”

    骆遥激动地说道,若是挖出这背后之人,有些事就能理清楚一点,可以继续查下去。

    “还记得我们在锦御楼时,楼中那个四方的舞台?”

    缘相见骆遥点了点头,继续说道。

    “当时我站得远,也不是很看很清晰,不过当时确实有个令牌在台子角落处,我记得你灭掉那些蜈蚣之后,我们都陆陆续续离开了,我回头瞅见锦御楼的陆掌柜将那令牌拾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