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骄网 > 科幻小说 > 凶灵秘闻录 > 第二百七十五章:最终决定
    光学反应又称光化作用,是指物质由于光的作用而引起的化学反应,即物质在可见光或紫外线照射下吸收光能而发生的化学反应,例如碳水化合物合成,染料在空气中褪色,胶片感光作用等,其包含范围很广,主要有光合作用和映射作用两种。

    影子,一种光学现象,属映射光学,由于物体遮住光线传播而形成的较暗区域,先决条件为光和物体,一旦产生即可在光线映照方向延伸出物体投影。

    投影取决于被照射事物,而一切有实质的物体或生命体皆可产生影子,影子,无形物质,永远无法摆脱。

    试问在光线充足情况下,不管是人类还是其他生物,世间又有谁能够摆脱自己影子?

    而此刻,灯光通明,整栋大厦灯光通明。

    想通这点的眼镜男不免汗如雨下,本就颤栗的身体更是被脑海那番猜测给惊的抖如糠筛,唯一奇怪的是,虽原地颤抖不休,但他依然没有太大动作,而是在又一次回头扫了眼影中人脸后观察起四周。

    值得一提的是,如果不考虑目前任务时间正处于停止状态,眼镜男这次的沉默时间倒真不算短,目前他正观察周围环境,目光不时扫视各处,观察一切所见场景。

    视野中,环境没有特殊之处,楼层空间除因灯光通明而变得一目了然外整体而言仍是一副看似平常的商务楼内部场景,足足观察许久,赵平动了,他重新有了动作,迈动双腿径直朝走廊尽头某处房间走去,那处房间雪白的房门上虽和周围办公室一样印有字,但字却非是办公室三个字。

    哒哒哒哒哒

    恒枫大厦在整座城市内的确算得上较高建筑,20层高度也足以显示出这栋大厦非同寻常,功夫不负有心人,虽始终不敢乘坐电梯,然借助照明设备恢复以及视野可见度清晰,奔跑许久,何飞四人单靠两条腿还是在数分钟后抵达目的地,抵达恒枫大厦最高层,20楼。

    “呼!呼!呼!”

    “呼,我草,真他吗累啊,是哪个傻叉把楼建这么高的?我现在真想问候他祖宗十八代,呼,呼”

    此时此刻,随着一连串有些急促的呼吸声和彭虎那言语中尽是不满的咒骂声,目前停止奔跑且集体位于在20层楼梯口的四名执行者无一例外被气喘吁吁汗水流淌,彭虎和程樱还好,别看光头男骂骂咧咧,但和程樱一样具备强悍体能的他其实还能撑得下去,嘴里咒骂也只是发发牢骚,不过何飞和叶薇就有些不同了,这二人虽经常在地狱列车里锻炼体能且二人体能也确实优于一般人,可这十几二十层一口气跑上来仍然把两人累得够呛。

    也正因如此,如果说体格强悍的彭虎和体能极佳的程樱仅仅只是气喘吁吁,那么跑了许久的何飞和叶薇二人可就是实打实汗流浃背了,目前正一个手扶着墙壁一个双手拄膝在原地大口喘息着。

    当然了,累归累,之所以肯不计体力,乃至中途连休息都不休息就快速赶往这里的众人还是很清楚己方目的所在,果然,待勉强喘匀气息后,恢复过来的何飞便第一个朝走廊中央走去,同样的,见何飞有了动作,持相同目的叶薇、程樱以及彭虎三人亦随后跟了过去。

    接下来就非常简单了,连寻找都不用寻找,才刚一抵达20楼走廊中央,众人就发现了那个东西,那个被他们寻找许久的东西。

    此刻,在四人身前这面走廊墙壁上,一台半镶嵌墙壁半显露在外的黑色机器出现在了所有人视野中,机器体积不大,外形虽不常见可中央那明显有半个巴掌大小的凹凸槽还是足以证明这是台打卡机,属于安保人员巡逻时用来证明其巡逻次数的工作机器,当初视频预览里那名中年保安死前也的确曾在这台机器上刷过卡。

    见目标找到,不等注视机器的何飞有所动作,彭虎就当即若有所悟般伸手入兜,开始在自己各处衣兜里翻找起来,别说,这一翻之下,光头男还真从裤兜口袋摸出了一张磁卡,一张外形类似银行卡的黑色磁卡。

    “嘿!找到了,诅咒没骗人,我兜里还真多出来一张磁卡,如果我所料不错的话,我想这玩意应该就是用来在机器前刷卡用的吧。”

    说话的同时,光头男那拿着磁卡的手则也下意识朝面前机器刷卡口贴了过去,然而

    啪!

    不知为何,就在彭虎即将把手中磁卡贴于机器之际,一旁何飞却忽然伸手抓住了彭虎手腕。

    “彭哥,先等等。”

    “嗯?怎么了?”

    何飞这一阻止举动让在场众人颇为意外,毕竟四人来这的目的就是为了打卡,而打卡则是为了尝试能否破除时间停止,更何况最先提出打卡策略的还是何飞本人,所以当发现自己被对方拦住后,一时间,不仅被青年拦住的彭虎面露不解出言询问,就连行事一向沉稳的叶薇和任务中一向机警的程樱二人也双双将狐疑目光投向何飞,投向这名打从看到机器起就有些神情古怪的青年。

    诚然身边几人大多不解,彭虎也确实直接提出疑问,表面上看三人个个面露狐疑,可事实上这三人却又统统了解何飞,不管是何飞性格还是以往行事风这格三人都无一例外了解,此刻,见青年仅仅只是阻止彭虎打卡而没有任何回答,沉默间,叶薇、彭虎以及程樱皆颇有默契的没有继续追问,转而纷纷以一种沉默姿态同何飞一样站在机器前没有动作。

    期间程樱还在何飞低头沉思期间观察起走廊四周,开始为众人警戒。

    言归正传,暂且不说叶薇几人心中所想也暂且不谈几人对何飞阻拦彭虎打卡有何狐疑,何飞之所以阻止彭虎原因并非他打算放弃打卡这更不是发现了什么危险异常,而是源自于前后经历,源自于他在上楼过程中脑海对前后一系列经历遭遇的重新整合,毕竟自打进入这场看似难度不高的普通级任务起,何飞的大脑就至始至终不曾停止过思考,更不曾休息过哪怕一秒,正是这一原因,所以在做出某种决定前,何飞认为必须慎重!

    而这所谓的整合,指的是进入任务世界起期间所遭变故,内中包含手表失灵、手机失效、时间停止、姚付江惊呼有螝以及置身电源室期间所经历事件,之前曾多次说过,早在最初1号车厢观看完视频预览,何飞就至始至终对这场普通级任务万分在意!

    在意,无与伦比的在意,之所以如此在意其根源则恰恰源自于视频预览里中年保安离奇死亡。

    对于经常挣扎在生死边缘的执行者而言,螝物通过特殊手段把活人弄死按理说没必要大惊小怪,毕竟螝物能力千百怪,一般而言执行者虽不可否认必须尽可能在一场任务里对螝物有所了解,可主要还是致力于寻找线索获取信息,掌握足够多线索即可找到生路,的确,这话是没错,然通过这一次的视频预览何飞却隐隐冒出一种感觉,感觉很奇特,他竟首次感觉这场灵异任务里的死亡威胁并非源自于螝物,而是源自于执行者本身!!!

    不错,这便是当初看完视频预览后何飞心生感觉,视频预览结束,随后众人进入任务世界,接下来所发生的一切也果然处处透露着诡异和许多无法理解的地方,通过一番观察分析,他本人先是找出时间停止这一从未发生过的惊人现象,然后顺着这一线索顺藤摸瓜把时间停止同打卡机联系在了一起,时间莫名停止乃诅咒所为,任务信息曾特意提及过打卡机,而诅咒则从来不会在任务信息里留一些没有意义的话,综上所述,既然任务信息提及过打卡机,如想破除时间停止那就先找到打卡机试验一下好了,万一打过卡就能破除时间停止呢?这一切的一切是那么合理且具有逻辑性,至少在其他人看来是这样。

    然而在何飞个人看来,上面这一切虽符合猜测符合逻辑可依旧不算完善,至少到目前为止不管他如何观察如何思考,有几处疑点他依旧没有搞清楚。

    第一点,目前失去踪迹的姚付江当时为何要说众人背后有螝?既然有螝出现,以螝物那近乎清一色嗜杀残忍的特性又为何会在同执行者近在咫尺的情况下不动手杀人?甚至允许他们这些人一口气跑到20层乃至期间还去了趟电源室恢复大厦电力?螝会那么好心吗?会如此放任执行者肆无忌惮在大厦里到处穿梭?

    第二点,身在电源室时叶薇那莫名冒出的不安感又是怎么回事?叶薇本人无法给出解释,毕竟那时的叶薇和自己思绪是一样的,逻辑分明,所获线索也确实在不断反驳着叶薇那股不安感,最终,依靠抛硬币,众人还是选择恢复大厦照明系统。

    至于最后一点

    如果说以上两条还可以暂时抛开,以优先破除时间停止这一理由来暂时压下,那么,这第三点才恰恰是何飞在经过一番思绪整理后反倒不敢立即打卡的真正原因!

    因为,何飞想起来一件事。

    一个让他背脊发凉的阴冷记忆,即,印象中,当初视频预览里,那名中年保正是在打卡机前刷过卡后没多久死的!!!

    为何中年保安在巡逻过程中一路那么多层走下来都没事?为何唯独在20楼打过卡后没多久便被黑影螝攻击杀死了?

    这是巧合?还是任务的某种暗示?

    亦或是说

    不打卡的时候没事,一旦打卡就代表着死亡将临?

    这是个令人毛骨悚然的猜测!

    先不考虑真实情况是否如此,换成以往的何飞他一旦察觉到这点,别说确不确定了,他甚至连尝试都不会尝试。

    到这里可能会有人无法理解了,心中也肯定会联想到一个有些矛盾的问题,那就是

    既然何飞明知道在打卡机前刷卡极有可能为自己乃至整个团队带来灭顶之灾,那么当初在一楼大厅时他又为何提议去20楼打卡呢?这不是自寻死路吗?这不前后矛盾吗?

    不,不矛盾,一点不矛盾,原因在于哪怕明知道这点,明知道打卡要承担风险,但在现实促使下何飞仍不得不这么做,他必须在没有多少分析依据的情况下前往20楼打卡尝试,哪怕在明知打过卡会给所有人带来危险也依旧要去打卡!!!

    理由很简单,诅咒绝不会在任务信息里留一些无意义信息,一旦发布,其信息就必然和任务本身存有很大关联,是的,何飞仍清晰记得任务信息曾单独提及过20层有打卡机,拥有保安身份的执行者可在打卡机前打卡这段话,为什么?为什么任务信息中会特意提及此事?而且还是那种平述型信息,非强制性信息,任务信息里只是说保安可以在打卡机前打卡,但并未规定必须打卡,其中的韵味另人费解啊。

    至于何飞为何非要在任务不强制打卡的情况下尝试?原因则来源于时间停止。

    时间的确停止了,真的停止了,不单恒枫大厦,乃至整个任务世界皆处于时间停止状态,如果单凭手表和手机失灵仍不足以证明,那么整栋大厦内又为何从始至终没有发现一台哪怕是最小的时间显示设备?要是连这点还不足够,那么窗外那许久未曾发生过变化甚至到现在都不曾移动半分的月亮和周遭云层便是最后证明。

    时间停止意味着什么?意味着这场表面上仅有区区一夜时限的灵异任务永远无法结束!

    可以想象,时间停止状态下被规则死死限制在大厦里的执行者这辈子是别想出去了,结局只有死,就算螝不杀他们,用不了多久他们这些执行者仍然会活活渴死活活饿死在这栋封闭大厦里。

    早死是死,晚死也是死,什么都不做绝对死路一条,反倒做一些尝试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是的,以上便是何飞为何明知刷卡会有危险可仍然提议去20楼打卡的唯一理由,同样也是队长叶薇在了解过何飞意图后肯采纳其建议的唯一理由。

    当然了,说是这么说,道理也确实是这么个道理,不过当事到临头之际,当彭虎按照何飞那番逻辑分析即将打卡之际,内心愈发不安的何飞还是在恐惧促使下下意识阻止了对方,本能般拦住对方打卡。

    何飞清楚这卡非刷不可,可是

    可是他仍然害怕!!!

    “呜”

    渐渐的,随着沉默许久,随着思考深入,最终仍然得出卡非刷不可这一结论的何飞纠结到极点,或许是内心不安感作祟又或许是用脑过度之故,原本低头沉思的何飞竟突然露出了一脸痛苦表情,发出一声呻吟,其后就这样双手抱头缓缓蹲下身体。

    谁都没想到刚刚还好好的何飞会出现如此反应,见状,恰好位于何飞左右两侧的叶薇和程樱赶忙双双伸手,双双抢在何飞蹲下身体前同时扶住青年那摇摇晃晃的身体,与此同时,两道满含关切甚至连内容都相差无几的询问声亦径直从二人口中发出

    “何飞你怎么了?”

    “没,我没事。”

    好在何飞身体的确没有大碍,刚刚那番痛苦表现也仅仅只是出于因实在想不出答案所带来的压力反应,先是一边苦笑一边挣脱二人搀扶,又摆了摆手示意自己没事,接下来,何飞转动脑袋,再次将目光投向墙壁,投向眼前这台黑色打卡机。

    如上所言,何飞没什么大碍,话虽如此,可当察觉到青年那眉头紧锁和依然略带痛苦的脸孔时,不管是叶薇还是程樱,二人还是能隐隐感觉到青年很疲惫,很纠结,乃至万分犹豫。

    见此情景,二人心里亦不可避免产生些许不同思绪,可惜,可惜她俩也没有办法,或者说在场几人里又有谁不想尽快找到生路呢?

    一时间,何飞、叶薇、程樱以及彭虎四人就这样个个以一种复杂状态站在原地想着不同之事,气氛愈发凝重,表面上看进入大厦这么久众人皆奇迹般没有遭遇任何危险,但事实上

    越发不安的危机感反倒在几人的内心愈演愈烈!

    “呼!”

    最终,在这实在没有把握但又不得不做的两难境地下,又过了片刻,深吸一口气,何飞表情变了,原本纠结复杂的表情被凝重所替代,咬了咬牙,他,做出了最终决定!

    青年先是从自己兜里掏出一张同彭虎手中一模一样的黑色磁卡,待扫视一圈周围环境,待同其余人互相对视一眼,见叶薇点头,接下来

    他便将手中磁卡朝身前打卡机缓缓贴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