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骄网 > 修真小说 > 最狂弃少 > 第8章 还人情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会怎样?

    苏昊难以想象。

    因为师父曾断言,他的力量、体能,极其强大,世所罕见,若去除束缚,岂不成为以一臂之力碾压苍生的怪物?

    按照父亲信上的说法,右臂可能只是他身体十二个被“枷锁”禁锢的部位之一,若去除体内所有枷锁……..苏昊不敢继续想下去,苦笑道:“爹啊爹,信上写的这么玄乎,我是该信呢,还是该不信呢?”

    其实,苏昊对于信上的内容,已信了八九成,毕竟没有哪个当爹的,在给儿子留下的最后一封信里胡言乱语。

    苏昊极力控制情绪,低头看信上最后几段话。

    这一生,爹最不该的是,爱上母亲,把苦难带给和母亲,恐怕这一生也没机会弥补们,爹对不起们。

    爹这一生的结局已注定,逃避仇家或被仇家杀掉。

    看到这封信的时候,爹多半已不在这世间,爹只求保护好母亲,保护好自己,平安度过这一生。

    虽然苏昊从未见过父亲,但看完父亲写的最后几段话,想到父亲可能已被仇家杀死,顿时胸闷心痛。

    他盯着手中的信,呆呆杵在原地许久。

    一定得弄清楚父亲遭遇了什么。

    如果真的遭遇不测,身为人子,必须报仇。

    无论仇人多么可怕、强大。

    至亲之仇,不共戴天。

    苏昊咬牙想罢,望一眼母亲居住的那间屋子,屋里还亮着灯,他寻思要不要把信拿给母亲看。

    最后一页,不能给母亲看。

    本就为亲人去世而伤心的母亲,看到父亲写下的最后几段话,一定更伤心更痛苦,搞不好会一直消沉下去。

    迟疑片刻,苏昊把信折起来收好,决定明天一早再把父亲这封信的前三页给母亲看,避免母亲今晚看信后失眠。

    ………………………

    清晨的阳光透过玻璃窗。

    苏昊面无表情睁开双眼,站了起来。

    席地打坐整整一夜,他连体内的枷锁都感觉不到,何谈挣脱枷锁。

    “随缘吧……”

    苏昊在心里呢喃,不再去强求什么。

    陪着母亲吃过早饭,苏昊才把父亲的亲笔信拿出来,他怕母亲看了信后情绪波动太大,吃不下饭。

    “妈,这是爸留下的信。”苏昊把信递到母亲面前,原本四页信纸,此时只剩三页,少了一页。

    少了的那页,正是这封信最后一页,被苏昊收藏起来,毕竟父亲写给他的那些话以及最后几段话,不宜给母亲看。

    他怕母亲看后胡思乱想。

    父亲把信留给他,而非留给母亲,想必也有这方面的顾虑。

    沈月华惊愕,没想到令她牵肠挂肚二十年的男人还留下一封信,继而激动不已,接过这封信,小心翼翼展开,一行一行看下去。

    还没看完第一页,沈月华就再也无法控制情绪,泪流满面,心爱男人的每一句话,乃至每一个字都戳中她心中最柔软的地方。

    苏昊嘴唇动了动,却没说出话来,思念父亲这么多年的母亲,终于见到父亲的亲笔信,难免激动。

    不过,苏昊看着母亲这般模样,既心酸又心疼,更深刻认识到,从未谋面的父亲,对于母亲而言,多么重要,多么刻骨铭心。

    “也不知道爸现在在哪里,怎么样了。”沈月华哽咽说话。

    苏昊不知该怎么回应母亲。

    “无论我受多少苦,都无所谓,只求们父子平平安安。”沈月华边说边抹去脸上的泪水,继续看信。

    苏昊听母亲这么说,心情愈发沉重,无法想象,父亲若遭遇不测,母亲会怎样。

    沈月华看完第三页最后一段,发现信上的内容并未到此结束,微微一愣。

    “后面还有一页,是写给我的。”苏昊不得不道出实情。

    沈月华只是点点头,又翻到第一页,显然要重看一遍,她没去向儿子索要这封信的最后一页。

    儿子的隐私,她不会去侵犯。

    苏昊暗松一口气。

    一封信,沈月华反复阅读,好在情绪逐渐稳定下来,不像最初那么激动,不再落泪、哽咽。

    “好好保存爸这封信……”

    沈月华说完慢慢折好三页信纸,塞入信封,要把信还给苏昊。

    “妈,还是收着吧。”苏昊深知这信对母亲而言多么重要,可以说这是父亲留给他们母子的唯一物件。

    把信留给母亲,让母亲的思念之情有所寄托。

    “好,我帮收着。”

    沈月华笑了,拿着信,起身回自己的卧房。

    苏昊看着母亲的背影,心情复杂,最终他握拳,坚定了昨晚萌生的那个想法……弄清楚父亲遭遇了什么。

    几分钟后,母子俩再次相对而坐,桌子已被保姆清理过,并摆上了水果,沈月华问儿子“这次回来,打算住多久?”

    “这次回来顺便得处理一些工作上的事情,多久能处理好,现在还说不准。”苏昊所谓的工作上的事,其实是替干姐姐还一个人情。

    他脑海浮现六年前姐弟俩初次相遇的情景。

    当时他在师父隐居的深山中打猎,恰巧碰上发狂的成年黑熊追击干姐姐,若非他及时出手,独自背着行囊游览华夏名山大川的干姐姐必死无疑。

    事后,干姐姐要带他去西方,师父竟点头答应,说师徒缘分已尽,他该走出大山,去看浮华世界,去感受人心险恶。

    他这一走,就是整整六年。

    Hx正版!首$发0=:

    至于这次回来如何还这个人情,干姐姐没说,他也没多问。

    无外乎像以前一样,要么杀人,要么保护人。

    他希望是后者,虽然他是西方黑暗世界里最年轻的杀神,凶名昭著,但也不想滥杀无辜或去残害好人。

    这些年他杀的人,都是该死的人。

    等替干姐姐还完人情,他就去查找关于父亲的蛛丝马迹,既然父亲在这世间出现过,他不信找不到一丁点线索。

    “能多住一些日子就好。”沈月华确定儿子暂时不会离开,很开心。

    就在这时苏昊的手机响了。

    苏昊掏出手机,凝眉审视来电显示。

    京城本地号码。

    莫非这就是干姐姐让他等的电话?

    心有所思的苏昊接通电话。

    “您是苏少吧?”

    苏昊手机传出老人的话音,却对苏昊充满敬意。

    或许老人在畏惧苏昊,或许老人这份敬意源自苏昊的干姐姐赵雨薇以及赵雨薇背后的势力。

    “我是。”

    苏昊不温不火回应对方。

    “久仰久仰……”

    老人假装激动说了一些恭维苏昊的话,之后言归正传。

    苏昊为防母亲听到点什么而为他担心,起身往屋外走。

    沈月华看着儿子谈工作时的认真样子,觉得儿子特有出息,这一生,能有这样一个好儿子,足矣!

    转念想到没能让儿子读大学,沈月华又满心愧疚,自责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