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骄网 > 修真小说 > 最狂弃少 > 第609章 岌岌可危(上)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赵凌峰剑意迸发。

    退出去很远的赵阀子弟仍遭受冲击,骇然失色后退。

    草木纷飞,飞沙走石。

    苏昊一动不动盯着刺来的长剑,长剑威能一触即发,赵凌峰这哪是点到为止,分明是在决生死。

    心口不一。

    虚伪。

    苏昊撇嘴,鄙夷赵凌峰,挥拳砸出去,不偏不倚砸中赵凌峰的长剑。

    轰!

    长剑威能爆发。

    苏昊直面冲击,纹丝不动。

    倒是赵凌峰差点握不住剑,心惊肉跳,被长剑扯着身子踉跄疾退。

    苏昊一步迈出,欺近赵凌峰。

    赵凌峰脸色骤变,运转功法。

    苏昊速度更快,不给赵凌峰自卫的机会,抬脚踹中赵凌峰肚子。

    赵凌峰飞出去,砰地一声,摔在碧寒潭的潭水中。

    旁观的人目瞪口呆。

    赵小胖也惊愕恍惚,没想到这一战这么快结束。

    “……”

    “是不是想说,我很卑鄙,没让发挥出一身修为,就把踹水里了?”

    苏昊盯着水中如同落汤鸡的赵凌峰。

    赵凌峰哑口无言,苏昊的话,确实是他尚未出口的心里话。

    苏昊继续道:“我已经给了先出手的机会,难道还想我让三招或十招八招?”

    “我……”

    赵凌峰无话可说了,身为九阶强者,何尝不知刚一照面尚未完全发挥战力就被打落于水意味着什么。

    “这是取巧……”

    “这不算!”

    “不算!”

    赵阀子弟不服,嚷嚷起来。

    苏昊冷笑环顾这些人。

    “吵吵什么,不觉得丢人吗?!”

    赵凌峰怒喝赵阀子弟,十几人或错愕或尴尬。

    “我输了!”

    赵凌峰认输。

    “还算个爷们儿。”

    苏昊淡淡说了一句。

    “凌峰大哥……”

    “都走!”

    赵凌峰又吼一嗓子。

    十几个赵阀子弟犹犹豫豫离开。

    苏昊、赵小宝走到碧寒潭前。

    一潭碧水就在两人身前,碧水之后是千丈崖壁,绝壁中间的几个石洞,有猿猴探头探脑。

    几声猿啼。

    十几只小猿从绝峰周边的密林中窜出,如履平地快速攀上绝壁,进入距地面三四百米高的石洞。

    五六秒,攀爬三四百米绝壁。

    “这些小猿都成精了。”

    苏昊无视泡在潭水中赵凌峰,仰脸瞧着峭壁上猿猴。

    赵小胖看着争先恐后进洞那十几只小猿,道:“是那几头老猿见有陌生人,就把小猿招回去了,平时我一个人来的时候,小猿都会凑过来,跟我要烤鱼吃。”

    “烤鱼?”

    “这碧寒潭的黑鱼,味美肉嫩,烤熟后,不撒佐料,也能叫流口水。”赵小胖说完,吞咽口水,暴露吃货本质。

    苏昊笑了。

    “居然入碧寒潭捉鱼。”

    赵凌峰瞪着赵小胖。

    “凌峰大哥,误会了,我没违背族规,鱼是我钓的,倒是,泡在里面,若是族老们知道,得气个半死。”

    赵小胖嬉皮笑脸。

    赵凌峰脸色连变,却没有离开碧寒潭的意思。

    “姐夫,要么我钓几条黑鱼烤了,给尝尝鲜?”赵小胖笑着问苏昊。

    “不用。”

    苏昊对吃鱼没兴趣,见赵凌峰落入潭水中不到一分钟头脸结霜,暗暗诧异。

    “这碧寒潭……”

    苏昊皱眉瞧赵小胖。

    赵小胖道:“潭水奇寒,深不见底,越往下,越冷。”

    “有人下去过没?”

    “老祖们曾下去过,但没说发现什么,从那以后立下族规,赵阀子弟禁入碧寒潭。”

    赵小胖这话勾起苏昊的好奇心。

    潭水中,赵凌峰不由自主哆嗦起来。

    苏昊盯着赵凌峰,心想:赵凌峰九阶修为,这么一会儿就扛不住潭水中的寒意,这碧寒潭有点意思。

    “别撑着了,上来吧。”

    苏昊突然开口让赵凌峰上来。

    赵小胖、赵凌峰都颇为意外瞅苏昊。

    “冤家宜解不宜结。”

    苏昊笑意玩味。

    “我赵凌峰说一不二。”

    浑身发抖的赵凌峰仍然硬气。

    “那我就把族老们喊来。”

    苏昊这话逗乐赵小胖,也戳中赵凌峰软肋,族老们来了,赵凌峰不但得上来,还会被重罚。

    赵凌峰从没遇到过苏昊这样不按常理出牌的对手,有点懵。

    苏昊道:“大敌当前,留着力气对付敌人岂不更好。”

    “为什么原谅我?”

    赵凌峰皱眉凝视苏昊。

    “之前不是说了嘛,冤家宜解不宜结。”

    苏昊言罢,转身朝来路走去。

    赵小胖瞅瞅赵凌峰,又瞅瞅苏昊,最终快走几步追上苏昊。

    “姐夫,不只能耐大,心胸也大。”

    赵小胖边说边朝苏昊竖起大拇指。

    “别拍我马屁,凌峰大哥若有个三长两短,这赵阀祖地我还能待下去吗,我可不想出去面对几个圣人。”

    苏昊自嘲一笑,生命可贵,好好活着才能不断变强,才能找回妻子,才能不留遗憾。

    “姐夫不像贪生怕死的人。”

    赵小胖嘀咕。

    “有时候,我也惜命。”

    苏昊此言意味深长。

    如今的他,是为了在意的人,惜自己的命。

    “何况,凌峰大哥虽略微虚伪,但勉强算个爷们儿,我喜欢和爷们儿做朋友而非敌人。”苏昊说完快步前行。

    赵小胖把苏昊送回别院。

    …………………

    三天,过的很快。

    苏昊以养伤为由,独处一室,偶尔到院子里走走,赵小胖没再来,其他赵阀子弟也没再登门。

    苏昊乐得清闲。

    吱扭!

    房门被推开。

    赵婉晴亲自端着早饭走进苏昊所住的屋子。

    “夫君,吃早饭了。”

    蒙着面纱的赵婉晴温言悦耳。

    里屋,苏昊放下《神文注解》,起身走出去,对赵婉晴说了声谢谢,坐在桌边。

    赵婉晴欲言又止。

    这几日,苏昊对她客客气气,她心里很不是滋味,成亲时,她绞尽脑汁琢磨两人如何相敬如宾,而今相敬如宾却令她神伤。

    “忙的,不用陪我。”

    苏昊笑着瞧一眼赵婉晴。

    “夫君……我……”

    “姐夫,不好了,出事儿了!”

    赵小胖的喊声打断赵婉晴。

    苏昊、赵婉晴诧异对视后同时起身往外走。

    赵小胖急道:“婉晴姐,大事不好,敌人要求族老们交出姐夫,不然就祭出镇国神器,毁掉这里。”

    “镇国神器……”

    从正屋走出来的赵钧大惊失色。